【毛泽东风范】每周一故事:毛泽东的幽默与风趣

廉政永和 2018-06-13 10:19:04

毛泽东的幽默与风趣

明 红


毛泽东是伟大领袖,也是幽默大师。他以超常的智慧和卓越的思想,时而以幽默作武器,尖锐辛辣,打击敌人;时而以幽默作调剂,妙语连珠,教育同志;时而以幽默作润滑,谈笑风生,融洽感情。

“三样法宝”


1939年7月7日,华北联合大学举行开学典礼,校长成仿吾请毛泽东给师生作报告。当时,中央决定华北联大迁到抗日根据地去办,出发在即,毛泽东讲话的主要内容是号召大家“深入敌后,动员群众,坚持抗战到底”。演讲过程中,毛泽东很风趣地引用了《封神演义》里的一段故事,他说:“当年姜子牙下昆仑,元始天尊赠了他杏黄旗、四不像和打神鞭三样法宝。现在你们出发上前线,我也赠你们‘三样法宝’,这就是:‘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

“你们不是抬轿子来接我呀?”


1939年初秋,毛泽东应邀去延安马列学院作报告,院党总支书记张启龙、副院长范文澜特意安排教育处长邓力群、教育干事安平生等4人前往杨家岭接毛泽东。他们在半路相遇。毛泽东知其来意后摆摆手说:“一个人作报告要4个人接,要不得!要不得!哦,4个人,轿子呢?你们不是抬轿子来接我呀?……下回呀,跟你们领导说,再加4个人,来个八抬大轿,又体面,又威风。要是还有人,再来几个鸣锣开道的,派几个摇旗呐喊的,你们说好不好?”大家都笑了,他自己也笑了。这时,毛泽东才点到正题:“那才不像话嘛,皇帝出朝,要乘龙车凤辇;官僚出阁,要坐八抬大轿,前簇后拥,浩浩荡荡,摆威风。我们是共产党人……万万不能沾染官僚习气……我们要养成一种新风气,延安风气,我们要用延安作风打败西安作风。”

“是一个反‘手’”


1945年国共和谈期间,陪都重庆各界轮流邀请毛泽东演讲,文艺界知名人士亦筹办了一次讲演会,地点在黄家垭口中苏文化协会内。毛泽东妙语横生,谈了他对国共和谈的看法,激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讲演中间,突然有人向毛泽东提了一个很尖锐而又很不好回答的问题:“假如此次和谈失败,国共再度开战,毛先生有无信心战胜蒋先生?”和谈和谈,顾名思义只能谈“和”,怎么好谈“战”!说不好,会被扣上一顶“破坏和谈”的帽子。毛泽东机智巧妙地在姓氏上做文章:“先生讲的只是一种假设,这个问题不大好说,总之我们也作过最坏打算。至于我和蒋先生嘛!蒋先生的‘蒋’字,乃是将军的‘将’字头上加了一棵草,他不过是一位草头将军而已。”提问者又问:“那么,毛先生的‘毛’字,又该作何解释呢?”毛泽东爽朗答道:“我这个‘毛’字,可不是毛手毛脚的毛,而是一个反‘手’,反手即反掌。意思就是代表大多数中国民众意愿和利益的共产党,要战胜代表少数人利益的国民党,易如反掌!”此言一出,全场掌声雷动。

“我们总得放几枪欢迎他嘛……”


1947年初,党中央、毛泽东审时度势,决定暂时撤离延安,实施战略大转移。要放弃革命圣地延安,不少指战员感情上一时转不过弯来。毛泽东开导大家说:“蒋介石打仗,是为了争地盘,占领延安,他好开大会庆祝。我们就给地盘。我们打仗是要俘虏他的兵员,缴获他的装备,消灭他的有生力量,来壮大自己。这样,他打他的,我打我的好了。等蒋介石算清了这笔账,后悔就迟了。”气氛立即活跃起来,有个战士站起来说:“一枪不放,就把延安让给敌人,真有些不甘心哪。”毛泽东笑着风趣地说:“你完全可以放几枪嘛,‘运输队长’蒋介石要来,我们总得放几枪欢迎他嘛……延安就这么几孔窑洞,还是我们自己动手打的,他也搬不走。要是破坏了,那样也好,将来我们好盖大楼,人民永远是我们的,你们怕什么?”一番话把大家说得心悦诚服。后来,大家提出希望毛主席能早些安全撤离延安,毛泽东幽默地说:“多少年没有见蒋介石的兵了,不知道他们是否有些长进?我要亲自听到他们的枪声。”

“对不住大嫂了”


转战陕北时期,一天夜里,毛泽东与10多个同志一道进入田次湾,又一起挤入一座窑里睡,房东大嫂不安地一再说:“这窑洞太小了,地方太小了,对不住首长了。”毛泽东依着大嫂说话的节律喃喃:“我们队伍太多了,人马太多了,对不住大嫂了。”说得大嫂和同志们哈哈大笑。会心的笑声打消了大嫂的顾虑,融洽了军民关系,驱散了官兵们转战的困意。

“他的‘金刚’不如老百姓的腌菜缸”


沙家店一战,解放军给胡宗南部队以狠狠的打击。胜利时,毛泽东首先不是大笑和欢呼,而是替胡宗南遗憾,他叹息道:“唉,有什么办法呢?我们哪样想,他就哪样办。”接着,毛泽东扳着手指继续说:“青化砭、羊马河、蟠龙镇、沙家店……整个凑起来我们吃掉它六七个旅。胡宗南说他有四大金刚,我看他的‘金刚’不如老百姓的腌菜缸。他们四口‘缸’被我们搬了三口,何奇、刘子奇、李民岗,只剩下一口叫什么……对了,叫三吉,这次没有抓住,再算一吉,第三次就跑不了啦!”

“莫要说我毛泽东‘一毛不拔’呵!”


延安时期,柳亚子等一批知名民主人士从国统区到解放区访问考察。毛泽东热情地接见了他们,与他们坦诚交谈,共同探讨救国救民的方针大略,气氛十分融洽,不知不觉到了用餐的时候。当时,囿于延安的物质条件,没有什么美味佳肴招待客人,作为主人,毛泽东热情地邀请客人在窑洞里一起用餐。客人们见毛泽东工作繁忙,便起身告辞。毛泽东再三挽留,客人们再三推辞。毛泽东风趣地说:“你们要是不肯赏光,回去以后,莫要说我毛泽东‘一毛不拔’呵!”

“坏人也不敢带上武器,整天在大街上和公园里找毛泽东”


1949年5月2日,毛泽东和柳亚子一起游颐和园昆明湖。他们上岸后,一下子就被群众围了起来。有的人高呼“毛主席万岁”,有的人使劲地鼓掌,有的人还抢着和毛泽东握手。到大门口时,人都挤满了,前来维持秩序的解放军组成人墙,毛泽东、柳亚子才走出大门。在返回香山的途中,毛泽东对卫士们说:“今天是咱们第一次游颐和园,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群众游园。柳亚子先生高兴,我也非常高兴。”卫士长接过话茬说:“主席很高兴,我们也高兴,就是担心出事。”毛泽东安慰卫士长:“你们不必担心,今天这么多人,也没有一个坏人……坏人是有的,但是坏人也不敢带上武器,整天在大街上和公园里找毛泽东。”

“你主、主、主什么?”


20世纪50年代初,毛泽东到武汉视察。毛泽东和李达同是党的一大代表,毛泽东字润之,李达字鹤鸣,革命战争年代,两人彼此都以字相称。全国解放后,李达任武汉大学校长。两个老战友在武汉见面时,李达想改称毛泽东为“主席”,但一时又不习惯,一连“毛主”了好几次,“席”字仍然说不出口。毛泽东见李达有些不自在,便替李达解围说:“你主、主、主什么?我从前叫过你李主任(指中共一大中央局宣传主任)吗?现在我叫你李校长好不好?你过去不是叫我润之,我叫你鹤鸣兄?”李达入座后惭愧地说:“我很遗憾,没有同你上井冈山,没有参加二万五千里长征。”毛泽东说:“你遗憾什么?你是黑旋风李逵,但你比他还厉害,他只有两板斧,你有三板斧,你既有李逵的大忠、大义、大勇,还比他多一个大智。你从五四时期,直到全国解放,都是理论界的‘黑旋风’,胡适、梁启超、张东荪、江亢虎这些‘大人物’都挨过你的‘板斧’。你在理论界跟鲁迅一样。”

不开封你就看不见信”


刚分配到毛泽东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拘谨。为了消除对方的紧张心理,毛泽东常常喜欢在对方姓名上做文章。卫士封耀松刚到主席身边工作时,毛泽东就问他:“你叫什么名字?”“封耀松。”“噢,那你是不是河南开封市的那个封字?”“不是的,是一封信两封信的封。”毛泽东大笑:“不管你有几封信。不开封你就看不见信。那是一个字。”毛泽东对封耀松的文化程度没有丝毫嘲笑之意,反而使气氛活跃。有一次,封耀松默写白居易的《卖炭翁》,毛泽东看后指着一行问:“这句怎么念?”“心忧炭贱愿天寒。”“你写的是忧吗?哪里伸出来一只手?你写的是扰,扰乱的扰。怪不得炭贱卖不出价钱,有你扰乱么。”接着主席又问:“这句怎么念?”“晓驾炭车辗冰辙。”“这是辙吗?到处插手,炭还没卖就大撤退,逃跑主义。这是撤退的撤。”

“有件事我想不通”


一次,卫士们想趁主席散步的机会,将他书房里的俄式沙发搬到另一房间,几试不成。毛泽东散步回来,见沙发仍在原处,便问道:“怎么没搬出去哩?”一卫士说:“门太小,出不去。干脆留在屋里吧?”毛泽东看看卫士们,又看看沙发,煞有介事地说:“唉,有件事我想不通。”“什么事啊?主席。”“你们说说,是先盖起这间房子后搬来沙发呢?还是先摆好沙发再盖这所房子?”主席这么一说,卫士们面生愧色。后来,他们终于想办法将沙发搬了出去。

“雷声大,雨点小”


1958年11月,毛泽东到湖北视察。11月14日,专列途经孝感火车站。主席要求专列作短暂停留,他要找当地干部群众座谈农业问题。下午,孝感地委、孝感县委的部分领导登上了专列。孝感县妇女代表晏桃香是参加座谈的人员之一,她当时正患感冒,外加心情格外激动,见到主席时话还没来得及说,就控制不住打了一个大喷嚏。“阿嚏——”一声,唾沫星子喷到了毛泽东脸上……顿时,大家被这“突发事件”惊得目瞪口呆,晏桃香更是不知所措尴尬万分,愣在那里等待主席“雷霆震怒”……然而,毛泽东没有发火,只是若无其事轻轻说了句:“雷声大,雨点小。”说完用手帕轻轻擦拭了被唾沫打湿的脸部,一笑了之。大家听到毛泽东的幽默话语,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下来,尴尬的气氛在笑声中消失。

“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


1961年,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访华。会晤前,蒙哥马利好奇之中有些紧张。须知,当时西方盛传毛泽东是“一个残酷无情的暴君”。当毛泽东的大手紧紧握住蒙哥马利的手时,蒙哥马利分明感到毛泽东的手是温暖的,一双深邃的黑眼睛是和善的,慈祥的脸庞是微笑的。瞬间,蒙哥马利脑海中闪出了印度总理尼赫鲁对毛泽东的评价:“毛泽东的样子像一位和蔼的老伯伯。”“你知道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西方国家把中国抗美援朝污蔑为‘侵略’)谈话吗?你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在联合国我国被扣上这样的称号。你是否在同一个‘侵略者’谈话呢?”毛泽东的第一句话就缩短了两人之间的“东西方距离”。到第二次谈话时,蒙哥马利和毛泽东竟像交往颇久的老朋友那样无拘无束了。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