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老婆到底为了什么?这个男人说出了答案!

女人怎么瘦下来 2018-08-06 12:35:46

第1章 出卖自己的初夜

帝豪酒店,总统套房。

苏若云坐在巨大的Kingsize床边,手死死捏住裙角,脸色苍白。

突然,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她身子一颤,抬头,就看见房门打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进来。

昏暗的灯光照在男人棱角分明的脸上,刹那间,苏若云如遭雷劈,呆在原地。

“严白,你怎么会在这?”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脱口而出,

她还未从震惊中回过神,就感到下巴一疼,抬眼,就对上严以白冰冷的眸子。

“怎么,看见我很震惊?”严以白死死捏着她的下巴,嘴角是带着笑的,可偏偏声音冷得宛若寒冰,“你一定在想,这个连学费都交不出的穷小子,怎么会有一百万买下你的初夜?”

苏若云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还来不及开口,可这时,一个酒店的服务员推着餐车走进来,恭敬的对严以白说,“严少,这是我们酒店送您的晚餐,希望你用餐愉快。”

严以白仿佛没有听见服务员的话,依旧死死盯着苏若云。

可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却是在刹那间褪去了。

“严少……”她喃喃着开口,下一秒,眼睛瞪得滚圆,“等等,你是严以白?严家的那个严以白?”

整个S市,姓严的人很多,但能被帝豪酒店的人尊称一声严少的人,只有一个——

S市首富严家的独子,严以白。

严以白冷笑一声,一把甩开苏若云,走到餐车旁,拿出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讥讽的开口:“是,我的真名,的确不是严白,而是严以白。”

苏若云脑子里轰的一声。

她的初恋,她这辈子唯一爱过的男人,竟然是堂堂严家的少爷严以白?

可当初他不是告诉她,他是山区来的穷小子么?不是连交学费都困难的贫困生么?

“你骗了我?”苏若云似是反应过来什么,脸色更白。

“不错。”严以白拿着红酒杯摇晃,冷笑着斜眼看着她,“如果我当初不是骗你说我是个穷小子,我怎么能看清你的正面目?”

三年前,父亲为了锻炼他,断了他的财路,让他独自一人去隔市的大学读书。

在学校里,他认识了苏若云。

初识时,他故意说自己是山区来的穷小子,就是想看看,苏若云是否和那些从小就围绕在他身边的女人一样,只是看中他的家世。

可苏若云没有,她还是和“穷小子”的他谈恋爱了。

他曾经以为,她是世界上最单纯的女孩,爱她爱的发狂。可毕业那天,她却突然告诉他,她要分手。

他疯了一样的问她为什么,可她只是丢给他一句话:因为你没有钱啊。

多讽刺啊,她竟然对堂堂严家少爷说,你没有钱?

想到当年的事,严以白眸底再次燃起怒火,他一口饮尽杯里的红酒,将酒杯摔碎在昂贵的地毯上,上前再次捏住苏若云的下巴。

“好了,当年的事,也没什么可说的了。”他神色冷漠地开口,“今天我付了钱,你就要履行你的义务!”

“严以白你……啊!”

苏若云甚至都没有反抗的机会,身上的裙子就被嘶啦一声撕裂!

第2章 她心里的秘密

没有任何的前戏,也没有丝毫的温柔可言,只是粗鲁的占有!

苏若云被压在柔软的被褥之间,撕心裂肺的疼痛传来,她的泪水一颗颗滚下来。

曾经的严以白,就连亲她都会温柔的过问她的意思,可如今,他却将她当做泄愤的工具一样尽情糟蹋……

可她能解释么?

不……

她不能。

一年前分开的时候,她早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将这个秘密埋在心底……

她闭上眼,掩去眼底的绝望。

-

等一切结束的时候,苏若云瘫软在被褥之中,宛若被玩坏的木偶。

严以百毫不眷恋起身,穿上衬衫,神色冷漠地看着床上的苏若云。

目光无意间扫过纯白床单上刺眼的红色,他的墨眸微微一闪。

可不过稍纵即逝,他很快又恢复了冷漠。

系好衬衫最后一颗扣子,他转头就准备走,可这时——

“等下。”

身后传来苏若云虚弱的声音,他回首,就看见她挣扎的坐起来,对着他伸出手。

“你还没有给我钱。”她轻声说。

严以白身子一颤,下一秒,他眼底的怒火爆发!

他真是恨不得上去掐死眼前的这个女人!

钱!

她的心里,难道就只有钱么!

“钱是么?”他怒极反笑,突然拉出旁边的一个袋子,一甩,哗啦啦的,无数粉红的钞票,都落在地上,“要钱,就自己爬起来捡!”

苏若云脸上最后一丝血色褪去。

严以白一定是故意的。

他明明可以准备支票或者转账,可偏偏,他要用现金,还这样扔在地上,就是为了侮辱她。

可就算是侮辱,她也不能不要这笔钱。

于是她挣扎的从床上起来,下半身疼得仿佛都要裂开,可她还是咬牙忍住,裹着被子,将地上散落的钱,一张张捡起来。

看着地上跪着捡钱的女人,严以白的手不自觉地握拳,关节都作响。

为了钱,什么尊严,什么清白,什么良心,她都可以不要了么!

他当初真的是瞎了眼!竟还会觉得这种女人单纯!

严以白现在多看苏若云一眼都觉得恶心,他狠狠踹翻旁边的茶几,头也不回的离开。

听见房门被重重关上的声音,苏若云捡钱的手,才蓦地顿住。

她低着头,泪水一颗颗滴在地毯上,晕开水渍。

他……一定更嫌恶她了吧……

不过,这样也好……

这样,等她走了以后,他也不会难过吧……

苏若云如此想着,突然就觉得胸口一阵血气翻涌。

“咳咳!”她捂着嘴咳嗽起来,等摊开手,就看见手心一滩血红,触目惊心。

苏若云怔怔。

果然……她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么?

-

苏若云将一切收拾完,便匆匆拿着钱来到医院。

“欧阳医生,这是给我妈妈的医药费,一百万,应该够了吧?”她将装着钱的袋子送过去,一脸紧张。

欧阳肃是个年轻人,长得眉清目秀,看着眼前的一大袋钱,他不由呆住了,“若云,这些钱你是哪里来的?”

苏若云身子微微一颤,没答话。

可欧阳肃已经看到她脖子上青紫的痕迹。

他猛地明白过来什么,眼底闪过一丝心痛,捉住苏若云的肩膀,“若云,你这是何必!就算是为了救你妈妈,你也不能这样作践自己啊!”

第3章 还要更多的钱

苏若云苦笑地摇摇头,“我没事……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了。死前,我只希望妈妈能快点好起来。”

欧阳肃看着眼前的女孩,明明这样的纤细柔弱,可眸里的光却那么的坚强。

他是医生,理论上对病人和病人家属不应该有太多的私人感情,可这一年来,他看着苏若云为母亲的医药费奔走,还是忍不住心疼。

他只恨自己不够有钱有实力,不能帮帮这个可怜的女孩。

“医生,你还是帮我看看,这一百万,够给妈妈动手术么?”苏若云又恳切的开口。

欧阳肃回过神,脸色更为不忍,“你妈妈的手术费一百万是够了,但后期的用药,你恐怕还需要再凑20万。”

苏若云脸色更白。

还要20万?

难道她还要再去卖自己一次么?

不……

她真的做不到了……

“好的。”心里虽然一片绝望,但她还是强迫自己振作起来,“我会想办法的。”

苏若云转头看向重症室里的妈妈。

妈妈……我一定会救你的,你等着我……

-

苏若云很快离开医院,在公车站踌躇良久,她还是坐上了前往市中心的车。

事到如今,只能去求父亲了。

二十万而已,他总不会都不愿意给吧?

来到苏家别墅时,已是傍晚,苏若云站在门口正不知道该不该敲门,可这时,一辆豪车突然停在别墅门口,一个中年男人下了车。

看见男人,苏若云眼睛一亮,赶紧走过去,“爸爸。”

苏海天身子一颤,转过头看见苏若云,眼底满是震惊,“你怎么来了?”

“我是想来跟您借钱的。”苏若云鼓足勇气开口,“妈妈病重,还需要20万手术,你能不能先借给我?我有钱了一定还你。”

苏海天脸色顿时尴尬起来。

“那个……若云啊,不是爸爸不想救你妈妈,只是因为爸爸最近手头也很紧,20万真的有点困难……”

他正努力找着借口,可这时,车子后座的门打开,一对漂亮的母女走下来,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购物袋。

苏若云也认识那几个袋子上的品牌,随便一个包都是好几万,这么多个包,加起来也是好几十万了。

苏若云的眼神顿时冷了下来,旁边的苏海天也是一阵尴尬。

他刚才还说没钱,可现在那么多名牌购物袋,简直就是打他的脸。

下车的邱素素,在看见苏若云的刹那,原本的笑脸顿时跨了,尖着嗓子开口:“你来干什么?”

“我来借钱,我妈妈需要医药费。”苏若云面无表情的开口。

“那个狐狸精要死了?”邱素素眼睛一亮,“那太好了!给什么医药费,让她赶紧去死!”

苏若云一直忍着的火气这下终于忍不住爆发。

“什么狐狸精!当初破坏我爸妈婚姻的是你!”她恼火的开口,“你还好意思说我妈妈是狐狸精?”

“若云!你怎么和你邱姨说话的!”苏海天听不下去了,厉声斥责。

邱素素被骂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眼眶直接就红了。

“好,苏海天!你就去管他们母女吧!反正我和可儿都不是你的家人,她们母女才是!你尽管把钱给他们!”

邱素素哭着就跑进屋子了。

第4章 意想不到的客人

苏海天赶紧想追上去,可苏若云拉住他。

“爸爸,妈妈真的需要医药费……”她张嘴想说什么,可苏海天只是不耐烦的抽出一张支票。

“好了好了,这点钱给你,别来打扰我们了!”

说着,他匆匆离开。

苏若云低头一看,支票上是两万块。

这一刹那,她都不知道是应该愤怒还是难过。

妈妈危在旦夕,苏海天连20万都不愿意给,可对他的新任妻子和小女儿,却可以一掷千金?

妈妈也曾经是他的女人,她也是他的女儿,这待遇,怎么可以差那么大?

苏若云捏着支票,心痛的都要窒息,可这时候,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

她抬头,就看见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苏馨儿正一脸心疼的看着自己。

“姐姐,爸爸这也是心情不好,你不要和爸爸生气。”苏馨儿温柔的开口,一边从口袋里也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十万块,是我的零花钱,希望能帮上忙吧。”

苏若云难以置信的看着苏馨儿。

爸妈离婚的早,所以她从小和自己的这个妹妹接触并不多,她真的没想到在自己这样绝望的时候,竟然会是她站出来帮自己。

“谢谢你。”苏若云轻声道,接过了卡。

现在不是自尊心作祟的时候,为了救妈妈,她必须要尽快凑齐20万。

“这样一来,还差8万吧?”苏馨儿还在热心的帮苏如云思考,“可我真的是没钱了,爸爸虽然大方,但也不会给我太多零用钱……这样吧,我有个朋友最近刚开店,在找服务生,给的待遇很好,你要不要去试试?”

苏若云微微犹豫,“工资高的服务生……到底是做什么的?安全么?”

“当然安全。”苏馨儿知道她在担心什么,笑了,“虽然是特色餐厅,但是不会做那种交易的,你别担心。”

苏馨儿给苏若云一张名片,苏若云道了谢,就匆匆离开了。

苏若云走的急,因此都没注意到,她身后的苏馨儿,嘴角扬起的一抹得逞的笑容。

-

当天下午,苏若云就到了苏馨儿说的餐厅。

那是一家Cosplay餐厅,服务员是清一色的美女,会穿上各种特色服装来给客人端菜点单。

如苏馨儿所说,这个餐厅的确是没有什么不干净的交易,但其实说白了,也是出卖美色。

如果是以前的苏若云,肯定是不愿意打这种工的,可此时,想到病床上奄奄一息的母亲,她咬了咬牙,还是换上了总经理给她准备的兔女郎衣服。

“换好衣服后,把这些酒送到302包厢去。”总经理命令。

苏若云不自在的整理了身上短的要命裙子,蹲着盘子走向包厢。

在包厢门口,她深呼吸一口,强迫自己露出一丝职业化的笑容,推开门进去,甜甜的开口:“主人们,你们的酒来啦。”

可当她刚踏入包厢,看清包厢里坐着的人,她的笑容顿时凝固在了嘴角,手一颤,差点将酒都泼了出来。

第5章 他们在一起了

包厢里闪烁的五彩灯,照亮了坐在沙发上最中间的那对男女。

男人五官英俊无比,正神色冷漠的在喝酒,是严以白。

而他的怀里,靠着一个娇媚的女人,正是苏若云的妹妹,苏馨儿。

苏馨儿一看见苏若云,就露出极其震惊的模样,直起身子,“姐姐,你怎么在这?”

那表情,完全让人看不出,介绍苏若云来这里打工的,就是她。

苏若云看见苏馨儿和严以白的刹那,整个人也懵了。

严以白……和苏若云在一起了?

这是怎么回事?

苏若云还来不及震惊,就听见——

“若云?”

她身子一颤,这才注意到这包厢里的其他人,竟然都是熟人。

都是她大学时代和严以白的同学。

严以白刚回国,大家今天其实都是来帮他接风的,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上苏若云。

“若云,你这身打扮……”这时候,在场有几个同学才注意到苏若云身上的衣服和手里端着的酒,眼底震惊更甚。

只见苏若云身上穿着一件兔女郎衣服,整条雪白的大腿都是露在外面的,笔直修长,上半身也是紧身的皮衣材质,包裹出她身体玲珑的曲线,脑袋上还带着一堆兔耳朵,身上融合着性感和可爱的味道。

全场的男生,都看直了眼。

他们中不少人,其实大学时代就暗恋苏若云,只是那时候苏若云有了严以白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可此时看见苏若云这火辣的身材,他们只觉得呼吸都急促起来。

严以白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苏若云,显示愣了一下,但很快,他注意到苏若云身上穿的衣服,他的手不自觉的紧紧捏住了酒杯,关节都开始微微发白,墨眸幽暗。

这个女人!

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还出现在这种地方?

“你在这里干什么!”他不客气的抬头,冷冷地看着苏若云,咬牙切齿的声音中是隐忍的愤怒。

苏若云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能接受来这种地方打工已经是她的底线,但她也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被严以白看见。

这样一来,他肯定会更看不起她了吧……

她还来不及回答,一旁的苏馨儿就已经开口。

“姐姐,你这是何必?”她一脸痛心疾首的样子,“不就是爸爸不愿意给你加零花钱么?你也没必要来这种地方……你……”

苏馨儿这番话好像是在为苏若云考虑,但明里暗里,却是在说苏若云是为了钱,才来这种地方打工。

苏若云看着灯光下苏馨儿的脸,蓦地反应过来什么。

她之前还奇怪苏馨儿为什么会那么好心,给自己找什么打工,搞了老半天,苏馨儿是故意的。

她肯定是知道严以白和自己过去有过什么,所以今天就想让自己来出丑。

苏若云冷冷地看着苏馨儿,但还是没说什么。

又有什么可说的呢?

苏馨儿说的也没错,她的确是为了钱而来。

苏若云的沉默,却是让严以白眸里的怒火更甚。

这个女人,就真的那么在意钱么!

为了钱,她可以出卖身体,出卖色相,什么尊严和脸面都不要么!

想到这,严以白只觉得心里的烦躁更甚。

他一把甩掉手里的酒杯,一把抱住身边的苏馨儿,冷笑的开口:“原来是为了钱啊。苏若云,大家好歹相识一场,既然你那么缺钱,我当然也不能不帮你。”

说着,他突然一把抽出一张支票,草草写了什么,摔在桌上。

“苏若云,这里十万,你现在将衣服脱了,这钱就归你了。”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哦~~~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