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号关注:四川方言搞笑视频笑死人不偿命,不晓得是哪个龟儿子配的音,笑死人!

鬼步舞教学视频群 2019-01-15 12:50:39
订阅号关注:四川方言搞笑视频笑死人不偿命,不晓得是哪个龟儿子配的音,笑死人! 作为东部澶州最大的修真门派,开天剑派一派便占据了横贯澶州的横云山脉其中的十三座连绵山峰。 历经几百年的经营后,现在这十三座山峰上屋瓦连片,楼宇成群,一派繁荣景象。 主峰,也是最高的山峰天剑峰顶起初本最为险峻,寻常人等根本连上去一探究竟都不可得。可是在四百余年前,开天剑派创派祖师开天剑君一眼选定这座山峰作为门派居所,只是一剑下去,整座封顶便被齐齐削去,原本险峻的山峰便只剩下一个极其宽阔平整的平台。 接下来随着开天剑派的不断壮大,已经不再局限于天都峰顶,但无论任何时候,这座山峰都是开天剑派的核心所在。 在峰顶平台之上,有着整个剑派最为高大宏伟的主殿,寻常剑派内各项事宜的安排已经重大决定,大多都出自这里。 而在主殿之后却别有天地。 依靠着主殿之后,悬崖边上,另建有一座独门独户的小院,环境清幽自在,却是历代掌门人的居所。 往日入夜之后,掌门人就会回到这里进行修炼,今夜也不例外。 小院内的布置并不奢华,只不过是简简单单三所小木屋连在一起,除开卧房以及会客厅外,其中一间便是掌门修炼的房间。 小木屋内,开天剑派现任掌门天枢真人缓缓睁开眼睛。 假如现在有外人在这里,当会发现,他的双眼之中星光闪烁,密密麻麻,犹如在他双眼中撒入了两片星海一般。 只片刻后,双眼中繁星齐齐一闪,忽地又汇聚为两团星云,不停旋转。 只是这样转了少些之后,星云便又归为虚无,双眼重新恢复正常。 天枢真人这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放开因为打坐而合拢的双手,略带疑惑地向西南方的天空看了一眼。 “简易这孩子,怎么今天晚上如此急躁?” 想起十几年那个幼童像是抱着宝贝一般捧着那本秘籍的样子,天枢真人微微叹了口气,心中掠过一丝愧疚。 只不过这丝情绪也只是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瞬间便又恢复平静。 天枢真人看了小木屋的木门一眼,开口扬声道:“进来吧。” 木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身穿青灰色道袍,肥肥胖胖,看起来像是一个商人多过像是一名道士,更多过像是一名修真者的开天剑派外事长老天玑真人满脸激动地走了进来。 看了天枢真人一眼后,天玑真人纳头便拜。 “恭喜掌门师兄突破化神境!” 天枢真人淡然一笑:“起来吧,这只是早晚的事情,又何必激动。” 天玑真人抬起头,脸上表情不以为然。 “师兄此言差矣。修真界有言,不入化神,终难成仙,入了化神,成天望仙,唯有破神,终能成仙。虽说入了化神境代表着距离仙人仅仅一步之遥,但能够突破化神境最终成为仙人的,万中无一,师兄又何必过谦。” “师弟可是忘了还有天劫?” 天玑真人哈哈一笑:“师兄你莫非是在打趣师弟我?这修真界别的门派中人怕那天劫,我们开天剑派又何惧之有。”旋即又道:“何况师兄你仅用二百余年就已经突破化神境,虽然比起掌门师祖有所不如,但却已经能够和历代祖师们相提并论,又怎会把那区区天劫放在眼里。” 天枢真人微笑道:“师弟谬赞了。掌门师祖只用时不到两百年就飞升仙界,乃是整个修真界都无人能及的绝世奇才,我自然是及不上的。至于历代祖师,他们早已飞升仙界,我却还早得很,又如何相提并论?”见天玑真人还欲再说,抢先又道:“你深夜前来,总不会是专程来拍我马屁的吧?” 天玑真人怔了一怔,自从天枢师兄坐上掌门之位后,有多久没有像这样和自己开玩笑了? 随即醒悟过来,从怀中掏出一张信笺递给天枢真人。 “这是齐秀阁送过来的消息。” 听到齐秀阁三个字,天枢真人扬了扬眉。“莫不是凌阁主又来讨要我们这天都峰?” “师兄请放心,自从上一次那事过后,凌阁主早已放下芥蒂,不再提及此事。这一次,却是来向我们通报消息的。” “消息?”天枢真人展开信笺,扫了一眼后便放在一旁。“区区妖物罢了,却让凌阁主特意来信通知,看来她的确是已经放下成见。” “师兄所言甚是。”天枢真人接道:“以我所见,凌阁主这次故意示好,想必是希望重修两派之间的关系。” “她有这个意愿,那自然好。我们开天剑派和凌云阁都是澶州修真大派,关系好了,对门下弟子益处良多。”天枢真人沉吟片刻,又道:“既然这样,待会儿我修书一封,表明我派修好之意,你替我递转回去。” “如此甚好。如若两派重新修好,我以后可就轻松多了。”天玑真人大笑点头,再伸手指了指天枢真人手中的信笺问道:“只是这妖物……” “区区妖物而已,派几个内门弟子去查看一番,也算是对他们的历练。”天枢真人淡淡地道。 “是。” ※※※ 刚一点完天赋,还没来得及看个究竟,简易便忽然感觉,有无数信息如奔流般狂涌进大脑。 这些信息量实在太过巨大,简易甚至根本来不及查看里面到底是些什么,只是通过勉强捕捉到的一部分信息发现,这些信息似乎是和法宝有关。 起初简易还心中窃喜,心想以前的那个简易成天宅在屋里研究炼丹,对于其它东西几乎一无所知,想不到现在自己只不过点了两点天赋,就突然多了这么多知识,可以说凭空掉了个宝贝在怀里一般。 可是简易脸上的喜色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便化为了呲牙咧嘴。 原来这信息量实在是巨大得远超简易的想象,喷涌奔发了持续好几分钟,竟然还没有完结的征兆。 虽然据科学研究,人类的大脑所能容纳的信息量可以超过无数台计算机的存储量,但人类的神经承受能力却是有限。 一下子在大脑里注入如此巨量的信息,短时间内还行,可是时间长了,简易便觉得整个脑袋都像是要爆炸一般,整个大脑皮层的神经每一根都胀痛无比,就像是同时被无数根针扎进了脑袋里一般。 起初简易还只是痛苦地哼哼两声,可是信息量还不见停歇,渐渐地,他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到后来更是忍不住抱着脑袋在地上打起滚来。 “我靠!不如让我死了吧!”简易心中此刻哪里还有半分高兴的想法,他只觉得时间放佛被放满了一万倍,每一秒都像是一年般悠长。 “简师兄?”耳旁忽然响起一个熟悉的清脆声音,简易却根本没有闲心去分辨到底是谁。“师兄你怎么了?师兄!不要吓我!” 伴随着逐渐焦急起来的声音,还有一只柔软温和的小手探上了简易的额头。 或许是因为声音的作用,或许是因为手的作用,简易感觉自己的头疼瞬间便好了很多。 片刻之后,刚才还仿佛山洪爆发般奔涌而至的巨大信息量戛然而止。 简易呆了一呆,这才反应过来。 完了? 关注微信公众号:订阅号关注


观看更多《订阅号关注》请长按扫描上方二维码识别关注即可观看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