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碰过的墙壁,全都被施了彩色的魔法

歪楼 2018-09-18 16:07:38

地球上有很多座城市,

城市里有很多面墙。

一些墙被推倒了,

一些墙已经站在那好几百年。

没有被推倒的这些墙里,

又有一些格外幸运,

能够遇到这位色彩的巫师,

让它们绚丽重生。


他就是西班牙艺术家Okuda San Miguel

被他施了法的墙壁们,

被收藏于世界各地,

但并不是在画廊里,

而是在街头。


比如在非洲北部的摩洛哥,

有个叫优素菲耶的小城镇,

镇上有这样一座废弃的小教堂。


Okuda来到这,

挥了挥手,

就给了它全新的生命。


有栏杆的铁窗变成了人头


变成皇冠


或者变成小鸟的笼子


随着日出日落,

几面墙壁就像一块有生命的画布,

随着光线的移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本来不起眼的小教堂就这样活了起来

好像被重新唤醒了一般,

这就是Okuda的法术。


同样的魔法也降临在了另一些墙壁上。

这是意大利北部的小城,

阿尔库尼亚诺的一所幼儿园。


窗户这时又变成了眼睛


一只指向天空的彩虹鸟,

和很多根本关不住它的笼子


还有奇怪的连体生物


这难道是猫猪公车吗?


狮子代表着距离这里1小时车程的威尼斯


这么张扬的色彩,

就藏在这么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地方。


这只是Okuda散落在世界各地的画作中的两处。

就是为传统的建筑赋予新生,

让明亮的色彩和古老的墙体产生冲突再达到某种平衡,

这就是让Okuda着迷的事。

这就是他的魔法。


虽然他的画看起来就像来自另一个宇宙,

但他的灵感都源于日常。

就像Okuda这个名字,

其实是来自小时候他看别人玩的一个日本电子游戏。

Okuda的本名其实是Oscar

他出生在西班牙桑坦德,

17岁的时候开始在自己家乡的街头、铁路的墙上涂鸦。


后来他跑到马德里学艺术,

慢慢开始有了一套自己的审美和意象,

几何、动物、自然与人,

还有一堆很超现实的东西。


Okuda说他每天醒来都很高兴,

因为他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到处旅行,画喜欢的壁画,

去世界各地捕捉更多的形状和色彩。


比如印度新德里的“混沌之星

 


摩洛哥的“撒哈拉王子


阿尔卑斯山上的“圣山


香港深水埗的“彩虹大盗


泰国曼谷的“


还有很多很多……

当然,除了在墙壁上作画,

他也做雕塑和装置。


可他的作品本就该属于街头,

画廊和工作室根本就困不住他。


可Okuda最爱的画布,

其实是古典建筑的墙壁。

他最重要的一个作品,

藏在西班牙阿斯图里亚斯的一个教堂里。


这座教堂被改造成了一个室内的滑板公园,

Kaos Temple

在他动手之前,

这里面长这样。


Okuda挥了挥手就变成这样!


还说不是魔法?


这座建于1912年的废弃教堂,

就这么在100年之后,

被Okuda变成了滑手的天堂。


教堂的墙壁和穹顶,

还有彩色玻璃,

是艺术史上最经典的创作媒介。


而Okuda的几何色块和超级饱和的色彩,

似乎也有那么点异端的感觉,

放在这竟然一点都不违和。


宗教,滑板,街头艺术,

这些看起来毫无关联的东西,

就这样在他的喷枪下发生了奇妙的联系。


他觉得自己就像米开朗基罗,

以艺术的名义胡作非为。


而这就是属于他的西斯廷礼拜堂。


让Okuda着迷的,

还有待在高空的感觉。

在乌克兰基辅一座16层高的大楼上,

也有一幅Okuda的作品。


当他独自站在16层高的吊车上,

听着自己喜欢的音乐,

他感觉自己就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


Okuda就是这样一个色彩的巫师。

而他在世界各地的壁画,

就像一个个开在墙上的传送门,

可以通向宇宙和无限,

带你去那些更有想象力的地方。



要转载这篇文章,请先在后台回复「转载」。





歪楼正在招收实习生,请回复【实习】查看详情。


如果懒得查看历史消息,可以试试回复这些关键词:

集体贫乳|权力的游戏|洗剪吹|小黄片|最孤独|中餐外卖|毁灭地球|喷鼻血|粉色蓬蓬裙 | 冷笑话 | 理发店 | 前女友 | 失败者咖啡馆 | 日本车站 | 和果子 | 印度性教育 | 朋友圈 | 啪啪啪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