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因斯坦和他组成了智商最高的CP (couple) 异人录

十五言 2018-08-19 11:58:16
Godel was ...the only one of our colleagues who walked and talked on equal terms with Einstain.
哥德尔是爱因斯坦的唯一良配。

——戴森Freeman Dyson


性别相同,性格相反

年轻时候的哥德尔高高瘦瘦的,一头棕色的浓密头发像茂森的森林,一双湛蓝的眼睛清澈见底,即便是炎热的夏季也穿着干净整洁的西装。如此突出以致他的大学同学发现好多女孩向自己讨教数学问题仅仅是为了接近他。意气风发的哥德尔也从不把追求异性当做什么秘密含蓄羞涩的保留在内心,就像他毫不掩饰自己对数学公理系统的野心。


不过中年之后的他看起来就虚弱极了,因为瘦显得比旁人高,他的房东因此评价说他太弱了,根本造不出人。结果却是他的夫人很是吃醋,因为普林斯顿的教授门前总有很多漂亮的女学生。但实际上哥德尔是个很严谨的人,他和人会面都会很谨慎的保持距离,以防发生身体接触。他不喜欢古典音乐和现代戏剧,特别是现代主义的抽象艺术,但他从不掩饰对单纯童话的喜爱,特别喜欢迪斯尼的动画,是的从他纯净的眼神里人们就能看的出来。当他看到兴起处会咯咯的笑出来,仿佛对这个世界的讽刺与自嘲。


年轻时期的哥德尔意气风发,颇具异性缘


爱因斯坦年轻时就显现出物理方面的天赋,他也喜欢拉小提琴,如果高兴他就拍拍手,跺跺脚,拉拉琴,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笑声,仿佛火山爆发一般。和他天马星空的思想一样,他特别讨厌各种形式化的服饰,在家丢三落四,经常穿着宽松睡袍会客,弄得女性宾客尴尬不已,毕竟他很少系上而里面空无一物。可以想见他在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那谁(他忘了管家名字)我的袜子在哪儿呢。”


他对婚姻的态度和对物理一样,放荡不羁,正如他的相对论不受经典物理框架束缚一样。大概近现代物理学家当中除了薛定谔就属爱因斯坦男女关系最为混乱,弄得后来的史学家也极为八卦地探讨他的私生女到底是谁,是否存活了下来。更有好事者怀疑他可能患上了梅毒,当然这是没有证据的小道消息。



爱因斯坦年轻时候


二战黑夜,双星相逢

如果二战开始意味着最黑暗的午夜,那么爱因斯坦离开德国是在十点,哥德尔离开维也纳则晚于十一点恰好在午夜之前。1933年,爱因斯坦彻底和他的祖国德国决裂,来到大洋彼岸的普林斯顿任职。同年哥德尔首次访问普林斯顿,期间在奥本海默的牵线搭桥下两人不经意间邂逅了。这一年爱因斯坦54岁,哥德尔27岁。万古如长夜的黑暗背景中,两颗闪耀的星星相会了。1942年开始他们正式成为了好朋友,一直持续到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


哥德尔在普林斯顿搬过几次家,后来在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处房屋安定下来,他总是很害怕冰箱和暖气,感觉有什么“坏空气”会冒出来杀死他,这大概是他抑郁症的前兆。同时他很害怕接触人,所以他喜欢用电话和人交流,经常半夜电话响个不停。但是有些人除外,不用说,爱因斯坦就是其中之一。


也不知道哪一天,哥德尔突然想去看迪斯尼了,打了一个电话给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其实特别讨厌迪斯尼的动画,他讨厌一切中产阶级的东西,但是却没有拒绝。后来,人们就发现他们经常一起上下班了。



两人一起散步上下班


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晓,即便哥德尔在爱因斯坦去世后也讳莫如深,他给自己的母亲写信说:“我很满意人们从来不提我和爱因斯坦的关系(对他来说应该也是如此,因为他认为名人也该有自己的生活。)他死后已经有两次人们邀请我谈谈和他的关系,我自然拒绝了。”


但是对自己的母亲他却没有那么保密。他在信中说,每天上午十点到十一点之间,两人会在哥德尔家碰面,然后一起走三十分钟到研究院。下午一两点两人又一起从研究院回家,一路上讨论政治哲学和物理。略微计算就会发现其实他们散步的时间占了他们工作日的三分之一,以致爱因斯坦说自己“去上班不过是为了和哥德尔一起走路回家。”当然和爱因斯坦的名气相比哥德尔就显得有些小透明,以致他给母亲的信中如此委婉地写道:“我目前还不觉得名气给我带来了什么负担,只有像爱因斯坦那样的人连街上的小孩都认识他,才会有这样的问题。”




两家人经常联谊,在节日里互赠礼物。他们就像量子纠缠的两个粒子,认识了一个就等于认识了另一个。比如爱因斯坦支持史蒂文森做美国总统,他会在回家的路上大声嚷嚷:“哥德尔真的疯了,居然投给了艾森豪威尔。”


1947年哥德尔归化为美国公民,请摩尔根斯坦和爱因斯坦做见证。哥德尔曾告诉摩尔根斯坦说自己发现了美国宪法有一处不合理不完备,摩尔根斯坦不敢隐瞒爱因斯坦。爱因斯坦心知不妙,于是在去法院宣誓的路上一直给哥德尔讲冷笑话和过时的趣闻,试图让他分心,不过好像失败了。好在法官没有听哥德尔喋喋不休的分析,按流程快速走完了,大概两年前大法官弗尔曼在面试爱因斯坦时就吃过亏吧,所以看到爱因斯坦陪着一个似乎更不好对付的人来就草草收场了,让他们的新祖国在漏洞百出的法律下自求多福,留下两个孤单的剪影听哥德尔兀自地说着。




伟人故去,友谊长存

1955年,爱因斯坦去世,死前他还要过纸笔要求对统一场论做最后一遍验算。他拒绝动手术,认为不需要浪费不需要强求。


晚年的哥德尔似乎步了爱因斯坦的后尘,功利地看来两人晚年都是只有耕耘没有太多收获。哥德尔的病症越来越明显,老友一个个离去,只有摩尔根斯坦帮忙照顾,他帮哥德尔向普林斯顿要了三次荣誉学位仍没有成功。所以哥德尔在众多要害死他的事物中也加上了普林斯顿,他多次对着摩尔根斯坦叫嚣说如果是真朋友(比如爱因斯坦这样的?)就会给他氰化物让他自我了断。众所周知他的另一个老朋友图灵就是仿照他喜欢的童话《白雪公主》将氰化物注入苹果。当然有时候他也会清醒一会,这时候他的新朋友,来自中国的年轻人王浩就会哄着他让他把自己的哲学思想写下来。



哥德尔


1978年哥德尔离开了人世,那时爱因斯坦已经离开这个喧闹的世界23年。医院下的死亡诊断是“死于人格困扰造成的营养不良和衰竭。”也许缺少了爱因斯坦这样巨大天体的吸引力,他那变异的轨道再也无法回归正途了,不知道他弥留之际是否听见了爱因斯坦那爽朗的笑声。


爱因斯坦不希望自己死后被人供着当偶像被朝圣,所以他的遗体被火化了。哥德尔却不是那么巨大的星体,没有牵动宇宙的变化,被葬在了普林斯顿墓园,两人若知晓必然相视一笑。时间的确是一味解药,也是一味毒药,当他们就时间本质进行讨论时,是否想到了时间终点自己的宿命,是否会想起最初的夜,爱因斯坦哼着歌哥德尔在后面浅浅微笑。



路漫漫其修远兮,上穷碧落下黄泉。


后记:本文所有史料均来自《没有时间的世界》一书,是讲述爱因斯坦和哥德尔学术和友谊的极佳读物。所谓文学形象和历史形象的差别就是你可以在此文读到适当联想后的浓浓基情,沉醉于这段伟大的情谊。当然,两位伟人留下的最宝贵的财富还是学术上的成就,所以真正的猛士应该去阅读他们的论文,他们关于本体论还原论的讨论,他们对宇宙形状的讨论,他们对数学系统和物理实在的讨论......



看过本文你觉得这对“智商最高的CP”名实相副吗?还是你心目中这一称号的归属另有人选?欢迎留下评论。

作者:戴一
“前科幻世界AI,现从事科技史和科学文化研究。”
喜欢文章的,快快长按识别二维码打赏作者吧!

作者往期文章

对着流星许愿?只是传说罢了 | 推敲迷



戳“阅读原文”,有作者更多文章



关于十五言

原创写作者的聚集地,让知识更有文艺范儿。我们爱美好、怪异或独特的东西,爱推敲细节,历史,道理,事物之间的联系,我们欢迎一切拥有同样爱好的人,用文字记录下思想的印迹。


原创作品,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长按关注,畅读知识的文艺范儿。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