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高考考官都是“段子手”,他们的批语可以笑一年!

晨读选萃 2018-05-24 12:39:46

文 | 党霄羽


许广平在上大学的时候,曾经写过一个考试作业,名字叫《罗素的话》,交给了她的老师鲁迅先生。




鲁迅审稿后批道:“《罗素的话》拟给九十分,其中给你五分(抄工三分, 末尾的议论二分),其余的八十五分都给罗素。”这句评语的意思是,这篇论文讲罗素讲得太多,而发挥自己观点的地方几乎没有。


不愧是鲁迅,说了八十五分给罗素之后,还要加个括号补刀,把实际得分克扣到只有两分了。或许,这句话的实际意思是说,我给了你八十八分的感情分哦。



/罗素/


自古至今,无论是烂到无敌的试卷,还是妙笔生花的美文,总能激发某些考官的创作欲,让他们写出一些值得一读的有趣评论来。




清朝的时候,诗人张问陶在莱州主持考试,出了个题目让考生写“伯夷叔齐”。有个考生不知道伯夷、叔齐是两个人的名字,把四个字拆开写了篇文章,共分八个自然段。



/张问陶/


张问陶模仿戏文的语气在试卷下面批道:

“孤竹君,哭声悲,叫一声:‘我的儿子呵!我只知你俩在首阳山上,做了饿杀鬼。谁知你俩被一个混帐的东西,做成了一味吃不得的大炸八块。’”

伯夷、叔齐做的油炸单品,原料也是挺珍贵。



/伯夷、叔齐哭晕在厕所/


明代成化年间,陈公甫、庄孔畅、章德懋三个人一起进京参加会试。结果发榜的时候,榜单上却独独没有陈公甫的名字。


大家一起去查卷子,才发现陈的文章开头是这样写的:“人各有其等,圣人等其等。”用古文写文章,生硬的省略容易产生歧义。因此考官在夹批里写道:“若要中进士,还须等一等。”话说得温柔又坚定。




由于文句不通造成考官无法理解意思的情况还不少。


纪晓岚就曾经给难以理解的文章写批语道:“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两个黄鹂鸣翠柳,意思是说文章写的是鸟语,完全不知所云;一行白鹭上青天,意思是不知道你要让我们理解到哪里去,该不是要上天吧?




类似的批语还有“高山滚鼓,扑通扑通”,意思是你让我不懂不懂呀。


据说,徐文长第一次参加乡试的时候,在试卷上只写了四句诗,被考官批“太短”。第二年,徐文长想想男人不能被人说太短,于是把文章写满了整个试卷,还写到了桌子上,对,桌子上...



/徐文长/


康有为曾经受阎锡山之托考县官,题目是“廉吏民表”。有个考生没读过包拯《乞不用赃吏》中的“廉者,民之表也;贪者,民之贼也”这句话,以为这里的表就是类似excel表之类的东西,因此写道:

“盛矣哉,世界之表多也,有摄氏表,有华氏表,如今又有廉吏民表……”



康有为批道:

“题为廉吏民表,尔却扯及摄氏表、华氏表。今若题为《阎锡山论》,尔必曰:‘盛矣哉,山西之山多也,有五台山,有中条山,如今又有阎锡山也……’”

这说明,康有为很懂冷笑话。



/康有为/


还有威胁老师的学生。有的孩子答不出题,就在试卷上题诗一首:

“未曾提笔泪涟涟,苦读寒窗十几年;考官若不把我取,回家一命归黄泉! ”

主考官的回复是:

“未曾提笔泪涟涟——不必;

苦读寒窗十几年——未必;

官若不把我取——势必;

回家一命归黄泉——何必!”



这要是在国外,老师就直接回个“I don’t negotiate with terrorist.”(我不和恐怖分子谈判)


清代的《坚瓠戊集》里记载着一个故事,某次考试题目语出《论语•卫灵公》,要考生围绕“斯民也,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也”写篇文章。


有个秀才写道:“一代一代又一代。”这是地地道道的白话文,形同儿戏了。因此考官李宗师批道“二等二等再二等”,把该考生定为六等。


按照明清的“六等黜陟法”,这秀才回到乡里也当不成秀才了。考试有风险,玩笑须谨慎!




在外国,也有个小孩交期末作业的时候开玩笑,在论述里面写 "Orlando bloom receives blow jobs from hobbits"(奥兰多让霍比特人给他“不可描述”)。


老师批道:"If you think I am not reading things carefully enough, you are wrong. This is very disrespectful and you need to be careful. I am letting this one go, but other TAs may not be that easy going." (如果你认为我没有认真读,那你就错了。这种做法很不恭敬。这次就过去了,但是其他的助教可能没有这么好糊弄。)真是严肃又宽容啊。



 



考官若是觉得一份卷子好,也是不吝笔墨,极力夸赞,完全不顾考生可能会产生骄傲情绪的事实。


比如典雅、精结、精纯、明确、得体、表佳、词确、古健、明净可嘉、明莹老健、文理俱足、典显可录、纯雅切实、词意严整、有用之学……这些词出现在批语里,录取的几率就会大大增加。




康熙年间的李考官赞叹考生的文章“深刺题髓,而出以清俊,正如殿内五龙,每夜欲生风,可见爱极了这篇文章。


顺便说一句,科举考试中并非完全不可能出现传世名作。比如说,“离离原上草”这样的句子就是为考试而写的。




还有的考官在批语里表明,考生之所以能被录取,自己是出过力的。元朝湖广乡试第十三名聂炳的卷子上,考官彭士奇批道:“……同经考者殊不满意, 余见其组织题意已密, 亟从史拔擢, 以备一经之选。”其中也包含着发掘一个人才的欣喜。




一位姓彭的考官夸奖考生的文章写得好,把其他人的文章都比作虫子的嗡嗡声:

“盖腰鼓百面, 以破蟋蟀之鸣、苍蝇之声者也。”

不过这位考生也只得了十八名而已。不知道排在他前面的那些考生看了这句评语该作何感想。


还有更厉害的,梁启超曾经在试卷上收到过著名的情诗评语。梁启超会试的时候,考官李文田很欣赏他,而其他考官不喜欢他。


李文田力争,被其他考官说是“广东人护着广东人”,只好悻悻罢手,在试卷上引用了张籍的“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这句诗作为批语。


要知道,张籍的这首诗以女人自居,是下级说给上级听的,可见李文田对梁启超言辞有多么柔软了。



/梁启超:我是直男噢!/




清朝的时候,阅卷老师特别注重考生的书法。这有现实方面的原因。一位考官批道:“汝文佳而字体模糊,耗我半夜心力始能辨晰,尤赖主司爱才,取墨卷校对,方得入彀。”


龚自珍的字书写潦草,因此只在会试里面取得了三甲十九名的成绩。


龚自珍看到这个分数很生气,就把女儿、老婆、小妾、婢女统统叫来,让她们做一件事——练字!别的字体不准练,就练科举考试用的那种馆阁体!(对于很讨厌练字的我来说,这应该算是一种软家暴吧。)从此之后,只要谈到科举,他就理直气壮地对朋友说:“吾家妇人无一不可入翰林。”



/龚自珍/


这种事情在清朝简直不胜枚举。在乾隆执政的时候,状元毕沅差点因为字丑而失去名次。清末名臣张謇在考试的时候被考官张之万评为“干枯,无福泽,其人必老迈,不宜为多士之魁”。



/张謇/


明朝嘉靖十一年,考生林大钦的文章由于不符合写作规范,引起了考官的争议。都御史汪鈜对这份试卷不甚欣赏,评道:“安有答案无冒语者?”大学士张孚敬却认为,“此卷虽不尽符合格式,然而文字明快,可备皇上御览。”



/林大钦/


明世宗朱厚熜很喜欢这份卷子,当即赐诗一首:“林姓富贵胜中华,三状四眼六探花。五会七解八宰府,九尚十世作行家。”(嗯,你们这些做皇帝的,就喜欢拿一些数字诗来糊弄我们老百姓。)就这样,没听到题目要求的林大钦二十二岁就当上了状元。



/明世宗/


还有的考生给自己写评语,这恐怕是历史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


考官杜黄裳请考生尹枢主持了考试。尹枢选了不少人,考生都心悦诚服。最后,还差一个状元没选。尹枢哈哈一笑,说:“状元非老夫不可。”其他人也都同意。就这样,尹枢成了历史上唯一一个把自己评为状元的考生。这种事也只有唐朝人办得出来。




康熙皇帝对吃货李蟠的评语可谓大度。李蟠在参加会试的时候,怕自己饿坏,带了三十多个馒头,十几个鸡蛋进了考场。


在考试的那一天,他吃掉了这些够普通人吃一个星期的食物。也就是说,别人主要是去答题,他主要是去吃,结果到了考试结束的时间,他题目还没答完。


最后主考官看了考卷,感觉题目答得不错,可惜超时了。多亏康熙皇帝赏识他,下旨道:

“李蟠乃苦心之士,而国家正在用人之际,得一士胜置一军,对其仍按章擢录。”



对于考生来说,任何从考试中得到的反馈都很重要。这些考试评语,或犀利或幽默,或谆谆教导或宽容大度,无论风格如何,总能让考生从中获得一些裨益。




每 周 测 字 活 动 持 续 进 行


最近邀请到台湾著名学者「老猫叔叔」给大家拆字

如果你希望透过一个字来窥探人生

可以发来你的“性别+年龄+要问的事情+要拆的汉字”

比如“男  17岁  问学业  龙 ” 给到文字君后台

每周我们会选择十个字

下周一发出解字文章

以文字探历史源流,以解读博你会心一笑。



微信号:字媒体
一花一世界,一词看天下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