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人不知道这是半夜三点钟数千北京年轻人为之疯狂又不愿意分享的场所,鬼市

歪楼 2018-07-20 10:36:30

本文转自:


公路商店

ID:zailushangzazhi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简介:我们探索所有年轻人最野生最自发的尚未被商业力量全面污染的亚文化以及那些美好而操蛋的东西。


公路商店,第一次亲自拍摄并制作了这个视频


周三凌晨4点,喝醉了酒,我不知道约那姑娘去哪儿------看来只有那个神秘的市场了。


天很黑,市场周围很静,丝毫没有一个热闹的鬼市应有的人来人往景象。

我问路边一个早点铺的老板:“老板,鬼市在哪里”?

  “向前二十米,左转就是”。


四下无灯,障碍物遍地。深一脚浅一脚地前行不远,左边一个空场,空场里到处是晃动的手电筒光柱,黑压压的人群不少于数百人。近百个摊位四下散开。鬼市里的交易火爆热烈,却无声。圈外人在百米外不会感到这里是神奇的鬼市。


鬼市,最野生的,最勇猛的杂货市场。这种事儿如今只发生在礼拜三的凌晨。


就在这一天,数千辆车从东五环南五环西五环北五环涌进了平日里村范儿尽显的农贸市场,夜间摇身一变,成为走复古时尚路线的大趴。那个场景,比北京夜晚高架上,满眼的红色刹车灯还要壮观一万倍。


每个人来鬼市的人都是有故事的,这些混迹于鬼市的人各个身怀绝技,嗓门大,发型不堪,不苟言笑,还都很爱抖腿。


凌晨4点,这些抖腿青年,拿着手电蹲在地摊上,都希望从一堆垃圾中淘到只属于自己的时尚。这里基本是一个让你觉得100块钱很禁花的地方,但他们大老远来的却未必有很强的目的性,因为他们要的只是关于时尚的话语权。


无论是买到了古着,双反相机,车载冰箱还是棒球头盔,他们终于得到了他们一直想要的。正如他们在鬼市结束时,在那个破败不堪的驴肉火烧店炫耀自己千辛万苦挑来的垃圾。然后把垃圾放进自己的二手摩托车后座,似乎就进入了某种文化领域,这是一种荣誉。


垃圾经过交易,变成了文明的摆设。正因为有了这些垃圾,无聊的年轻人,终于有了关于时尚的名词,什么是阿美咔叽,什么是机械键盘,什么是川久保玲。

 

商品的使用价值在于使我们对自己产生一种感情或者某些想法。不同时代的玩具都是对成人世界的模仿,但又免除了真实世界的危险与负担,感受到了权利和意义却避免了危险,责任和乏味。

想想,除了这里,还有什么地方能让你甩下一张一百块的纸币,买到心满意足的潮流谈资呢?



关于这个鬼市,我不想告诉你在哪儿。我只知道,在这里的每一个卖货人和买货人都不容小觑。


这个地方只有在每周二后半夜(周三凌晨)才有,真的想去的人自己设法了解一下。也许会碰到我。



要转载这篇文章,请联系原作者





歪楼正在招收实习生,请回复【实习】查看详情。



如果懒得查看历史消息,可以试试回复这些关键词:

权力的游戏|洗剪吹|小黄片|最孤独|中餐外卖|毁灭地球|喷鼻血|丢丢丢|粉色蓬蓬裙 | 冷笑话 | 理发店 | 前女友 | 失败者咖啡馆 | 日本车站 | 和果子 | 印度性教育 | 朋友圈 | 啪啪啪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