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之外看乌镇】从BAT到TMD:三张热图背后的互联网江山

曲解直说 2019-10-08 15:56:17

第二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已经圆满落下帷幕,大曲忙碌其中,也是收获满满。

都说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今天大曲就给大家推送一篇旁观者的文章。

本文作者赵治国是大曲的大学四年同学,也是去年的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采访记者,所采写的《互联网江湖的七张面孔》一文影响较广(点击文末“阅读原文”可看)。

今年,他不在乌镇,远在千里之外,写下了这篇观察性文章。选取的角度很独特,但叙述理性平和,点评一针见血。可以说,大家都在看热图的同时,他却奉献出了独到的思考。

从互联网江湖到互联网江山,大曲强力推荐。

赵治国 | 从BAT到TMD:三张热图背后的互联网江山


去年,我以一名记者的身份参加了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

  今年,我以6.67亿分之一的网民身份,借助发达的网络直播,旁观乌镇故事。

  所以,当乌镇重归江南小城的寂静与安逸,选择本届大会三张火爆的热图,试图作为叙述的切口,勾连起这互联网江山的版图与格局。

  

  琅琊榜:BAT的地位与TMD的闯入

  第一张热图当属于开幕日当天习大大与国内外互联网大佬的合影。

  这是基于权力格局的一张站位图,也是互联网江湖的“琅琊榜”。

  这张图里,中国互联网企业家的站位划分为四大区间。

  第一区间还是BAT,马云、李彦宏、马化腾居于除政界高层站位之外的核心位置,说明三大巨头的地位还是牢不可破。

  而从本届大会的表现来看,马云依然保持足够的主场作战的强大气场。当丁磊用自己养的猪肉发起一场“乌镇夜宴”来款待一众大佬的时候,马云已经与俄罗斯总理坐在了一起,大谈跨境电商和在俄投资,次日则缺席两场既定的重要论坛,闭幕式当天发表7分钟演讲,回应外界对阿里的非议,强调互联网的命运共同体,大谈“利他”思想。

  今年没有女粉丝献花抢头条的李彦宏,此番携百度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亮相。作为一名“技术信仰者”,李彦宏未来的发力重点将是人工智能,并时刻准备回归A股市场。但从目前无人驾驶的外观来看,还属于C2C(Copy To China)的草创期,无人驾驶汽车就一定要做得像一辆车吗?

  马化腾则继续低调和专一,既不张扬也不咄咄逼人,不仅对外界的微信封杀淘宝与Uber叫屈,还公开表示要停掉滴滴打车的红包营销。“把朋友搞得多多的,把敌人搞得少少的”。人们难得见识了小马哥的圆滑与谨慎。

  第二区间是联想和小米,柳传志携杨元庆与雷军站在了同一阵营。这是仅次于BAT的次重要位置。值得注意的是雷军,他成功地挤掉了西雅图在这一区间的刘强东,开始紧追第一区间,挑战者的地位突显。有意思的是杨元庆与雷军这对已有点宿敌的味道,杨不仅曾公开批评雷军的互联网思维,就连同台发言时也不忘挤兑一下雷军的超时演讲。“既生杨何生雷”啊。

  第三区间是京东、浪潮、网易、360、新浪、搜狐和富士康。这一区间的巨头们旗鼓相当,而且每家都与BAT有着千丝万缕般的联系。就是不知刘强东对这样的安排是否甘心,毕竟京东是全球互联网企业第十强,但却屈居近年来不会有IPO打算的小米之后。

  第四区间是新生者面孔,两个年轻人和年轻公司,滴滴出行和今日头条。程维和张一鸣,两个80后,最小的不过1983年出生。但两家公司一个在出行服务方面广为人知,一个在信息分发方面覆盖较广。

  二者的地位目前取决于他们的用户规模和市场估值,同时也是2015年互联网资本市场并购潮中的受益者。滴滴与快的合并后,165亿美金的估值让他们充满了发展的强烈不确定性,也令他们有了闯入者的气质。

  但两家新生者目前还是依附于第一阵营。腾讯和阿里的背景,让他们还不能被视为一支完全的挑战者力量。尤其是程维,今年首次在公开场合演讲,与马化腾同台时某种程度还要仰人鼻息。对小马哥停掉红包营销的动议,还由不得他说半个不字。

  但与三个月前的西雅图格局而看,头条(T)、小米(M)和滴滴(D)无意中组成的“TMD”组合,还是让人产生了下一个BAT的期待。

  当然也有人认为TMD是头条、美团和滴滴,但我觉得美团尽管与大众点评结婚,但目前的分量还不够。这样的组合还有人认为是CBD,猎豹(C)、巴士在线(B)、滴滴打车(D)。

  显然,无论哪个版本,滴滴打车都占据一席之地。

  

  血海深仇: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

  TMD里面最有挑战潜力的可能还是小米。

  本年度的最后一场新品发布会上,雷军以《我所有的向往》动人演讲,几乎是洒泪离场。但相比于去年在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的梦想,雷军试图超越苹果的宣言目前被证明是个冷笑话。

  一年过去,小米非但没有赶超上苹果,而在中国,小米手机的地位也遭遇了华为的强力阻击。

  就连与手机业毫不相干的清华控股董事长徐井宏也在论坛上公开表示,华为手机的品质已经超过了小米。

  另一个可佐证的数字是,在今年的“双11”电商大战中,尽管小米还是手机销量冠军,但销售额的冠军却已经让位于华为,后者是天猫双11销售额唯一过10亿的手机品牌。

  前有标兵遥不可及,后有追兵来势汹汹,更可气的是,卧榻之旁竟然还有人酣睡。

  这就有了第二张热图。

  让我们抛弃所有的全民恶搞与狂欢,重新回归照片捕捉到的信息场景。

  在这一刻,雷军眼带杀气,怒视沉睡中的周鸿祎。

  这或许可以有多种解读,如果以非阴谋论而言,这或许是雷对缺乏会场礼仪的周的不满,可是天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对一种搅局者的敌视呢?

  内敛的“雷布斯”对这种走红的爆图未作任何回应,他依然沉浸在9号平衡车被习大大试骑的兴奋中。倒是外向高调的周鸿祎,不断进行“O2O”式的百般解释。

  周不掩饰对阴谋论者的揣测,手机市场已非“红海”,而是“血海”,以后的发展可能就像是滴滴打车、美团等O2O行业的补贴一样,买手机倒贴500元钱。

  从这个意义上看,雷周二人的场景语言,还有点同业竞争“血海深仇”的意味了。

  但是雷军的进取和野心并没有因为华为的崛起而变得沉寂。

  在这次互联网大会,雷军向每位嘉宾赠送了2099元的小米NOTE全网通版手机,用互联网思维常见的免费模式来拉用户。在开幕式当天迎来46岁生日的他,大谈初心,强调自己的内心到底在要什么。

  曾经有五年投资100家企业的计划被外界批评为偏离专注精神,但雷军还是将小米和他这两年所投资的56个创业项目,定义为“生态链”,并上升为打造中国优质产品代名词的“新国货”,效法韩国三星和日本索尼,带动整个中国制造业的进步。

  这或许是雷军想要赶超BAT并接近第一区间的野心。

  周鸿祎说了一句实话,在互联网的这个江山版图上,说不定,“哪一天,睡了一觉,世界就真的变了”。

  

  网红新人类:互联网经济的颠覆与创新

  第三张热图更有意思。这里没有大佬,只有小记者和大妈。

  这是一位新民晚报的记者在乌镇街头赶稿的一幕,被几位大妈围观。

  这位叫萧君玮的记者迅速走红,加入2015年迅速蹿红的一个新人类:“网红”。

  网红一族没有一演成名的影视作品,没有投资什么项目,也不是一个意见领袖或实体生产者,有些人甚至连颜值都没有,但他们就是莫名其妙的因为一个动作,或者一个场景,就红透了江山。

  在阿里巴巴的张勇看来,这是新兴经济力量催生的新物种。“年轻一代对于偶像,对于同好者,对于明星的追逐,产生了新的经济现象,我想这个是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这些网红一族不是大明星,完全是基于互联网草根产生的。”“网红经济”展现了互联网在供需两端形成的裂变效应,网红一族在制造商、设计者、销售者、消费者和服务者之间产生了全新的连接,目前在淘宝平台上,有着数百位网红,拥有超过5000万粉丝。

  可以说,网红正在以一种产业化的趋势在颠覆或重新定义互联网经济。而这正是寻常街头大妈们所好奇和不能理解的。

  一方面是莫名杀出的网红新族群,另一方面是传统企业的互联网转型之路;一方面是新族类靠无底线的娱乐精神狂欢,另一方面则是老一代企业家的睿智与寡淡。

  海尔的张瑞敏此番参加互联网大会,被记者追问到底用不用马化腾推荐给他的微信,他回答说,我用不用微信不重要,关键是企业是否做好了互联网转型。

  在此之前,海尔开始了“拆掉老房子建新房子”的转型改革,张瑞敏退位为内部100个创业团队的股东和风险投资人。他自己视为“自杀”的这条路,到底是新生还是就此沉寂,这位66岁的企业家说,“只要找对路,就不怕路远”。

  无论是三足鼎立的巨头BAT,还是新兴的挑战者TMD、CBD,抑或是昙花一现的网红一族,还有仍在转型路上苦苦探索的传统企业,这互联网的世界,一如千年乌镇的互联互通的发达水系,“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


————————————————————

《曲解直说》(qujiezhishuo)第302——


姓曲言直,一位网络人的正能量传递。


人间诸事,且思且考;是非曲直,且说且解。


在这里,你总能发现阳光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