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同人文】黄巾剿匪记

QQ三国 2018-11-10 13:43:40
作者:同人团-戒戒
传言

黄巾前峰营中不但有黄巾军普通士兵存在,还有张角用玄术召唤的亡灵和怨灵士兵,甚至原来黄巾军中已死去的将领,也被张角以玄术复活,并且能力大大加强。因此黄巾前峰营里面可谓凶险十分。
【魏,洛阳青龙区】
“小紫,你都25级了,为什么还没把黄巾副本的任务完成?”想杀就杀不解的问。
“唉!别提了,还不是等那个二货升到15级,带他一起去完成。”LOVE紫凌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想杀就杀,阴阳师,团队中的灵魂指挥者,在团战和副本中能够冷静的分析战况,做出最正确的战略,常常出奇制胜。
LOVE紫凌,阴阳师,美女玩家,拥有顶级装备,走位风骚,操作娴熟,团队中的绝对输出,对某个二货异常的疼爱和照顾。同时也是数一数二的纯RMB玩家,当然这只是后话了。
“我说小紫,有我辅助你们,其实我们4个人也能把副本过了。”我心有你知发话了。
“是啊,还有我呢,我的回风技能可以刷连击,很顺利就能过掉的。”娃他娘插嘴道。
我心有你知,仙术士,大叔级玩家,团队的后勤保障,对于治疗和刷BUFF,无怨无悔,性格沉稳,人称“我心大叔”。和想杀就杀是结拜关系。
娃他娘,剑士,沉默少言,腹黑,偶尔会蹦出一个冷笑话,让周围的气氛瞬间降至冰点,和LOVE紫凌是情侣关系。
“还是等等他吧,反正也等了这么久了,不在乎再多等一会,我们各自先去完成日常任务吧。”紫凌默默的走开了。
【魏,洛阳东郊】
“奶奶的,新手城的怪怎么这么厉害,打的老子疼死了。金创药又快没了,看来又得回新手城找新手辅助师那老头聊天恢复状态了。”
“哟~死鱼,人家打怪是为了升级,你打怪是为了自虐啊,你这心理是有多变态,瞧瞧你这一身破烂,是从难民营逃回来的吗?我都不好意思让别人知道我还有你这样一个难民好友,太掉价了!”紫凌调侃着
死鱼,ID贝戈戈,豪杰,又笨又蠢又贪财又胆小又没脑子又是路痴,四肢不发达,头脑更简单,忘恩负义,朝三暮四,见钱眼开,丢人现眼,自以为是,目中无人,无耻赖皮,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此时此刻,任何文字来形容都是苍白无力的。LOVE     紫凌喜欢称呼“死鱼”。他们之间似乎还有另外一层关系。
“大姐姐,你有听过哪位难民是穿金戴银的,反正马上也要升级了,等过了新副本,自然有装备可以穿,现在换装备太浪费了。”贝戈戈嬉笑道。“到时候黑你们的装备还不手到擒来,嘿嘿”想到这,贝戈戈露出猥琐的笑容。
“你快点升级,大家都在等你一起过副本呢,你再不升,就不带你,我们自己去了。”
“别,你带我升级吧,对了,别组队,我打第一下,拉完仇恨你再把怪杀了,这样我获得的经验也多点。”
“这点便宜你也想占,嫌不嫌麻烦,真和你的名字组合起来一样:贱!你爱打不打,姐走了!”
“别,都听你的还不行嘛!”
黄土古道,风沙四起,枯树在风中肆意摇曳,孤零零的草棚静静的坐落在古道一旁,破败不堪的牌匾似乎随时会掉下来。青州兵不停的在巡逻,络腮大胡,满脸凶样,像极了谁欠了他800两银子。
紫凌手起棍落,周围瞬间火光四溅,一只火凤直冲云霄,青州兵一个个应声倒下,好不威风。
“这位大姐,你手中所持之物莫非就是传说中的烧火棍,由摄魂和嗜血珠血炼而成,至阴至邪,你这么漂亮的妹纸总是舞着这玩意儿多不雅观。我乃豪杰,纯阳之体,不如让在下替妹纸代为保管如何?”
“嗯?”紫凌白了贝戈戈一眼。
“哗!”突然,冲上云霄的火凤重重的砸向贝戈戈,只见贝戈戈从纯阳之体变为纯黑之体,头上冒着屡屡黑烟!
在紫凌的陪练下,贝戈戈顺利升到15级。
“走吧,刷副本去,想杀,大叔他们等着你呢!”
【黄巾前峰营】
“杀呀!”贝戈戈举着他的砍柴斧。
一对人很快就把小怪清理的一干二净,来到BOSS何曼面前停下来,发现贝戈戈提着他的破斧子慢慢的走过来。
“贝戈戈,喊的最厉害的是你,怎么没看见你打怪。”我心大叔淡淡的说。
“这等小毛贼没资格让老子出手,老子可是干大事的人!”贝戈戈不屑的说。“靠,让老子打头阵,万一老子挂了,还怎么去黑装备。”
“好了,这就是第一关的boss,贝戈戈,到你发挥的时候了。你这么强力,还需要我来帮你治疗刷BUFF吗?”我心大叔戏虐道。
“让开,老子来拉怪,你们负责输出!”
“何曼偷井盖!!!”
“偷井盖?!”众人脑后一团黑线!
“这是贝戈戈专属的嘲讽方式,据说小时候贝戈戈家门前的井盖被人偷了,他一不留神掉了进去,从此之后,对偷井盖的人恨之入骨,面对偷井盖之人,能激发他最大的仇恨,久而久之,就成了他群嘲的一种方式!”LOVE紫凌无奈的解释。
等众人回过神来,贝戈戈早已经跪在地上了。
“唉,豪杰的职业,却有着仙术师般的防御,贝戈戈一定是投错豪杰胎的仙术士。”娃他娘冷不丁冒出一句。
“死鱼,你装备也不修理一下,耐久都降为0了,终于知道你升级怎么这么慢了,天呐,我怎么就认识了你呢!”
“靠,你们光顾聊天,不管老子死活,有你们这样做队友的吗?”
众人合力,很快就斩落何曼,突然一个黑影闪过,地上的掉落品瞬间消失,不用说,肯定是贝戈戈,只有boss掉的装备和书籍才能让贝戈戈兴奋起来,只要是自己的装备,会毫不犹豫的放进背包,就算不是自己的装备,也会找各种理由黑回来。
我心大叔有点看不下去了,“这手速,也够快的,刚才掉了什么?貌似是一个豪杰的护手。贝戈戈你不吱一声就自己给吞了啊。”“毛,老子的装备,当然我自己用啦,还要和你们汇报吗?”贝戈戈头也不回的进入下一关。
“这一关的boss这么帅气,邓茂,嗯,我喜欢他的两只大锤子,比我的斧子霸气多了,干掉你,这锤子就是我的了,杀啊!!”“邓茂偷井盖!!!”
邓茂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贝戈戈。“我偷井盖?,我偷你个锤子哟!”
一双大锤砸下,贝戈戈,卒。
少顷,贝戈戈从起点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了,“你们站着干嘛,一起上啊,这次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他那双大锤子!”
邓茂很快也被干掉了,贝戈戈围绕邓茂的尸体走了几圈,依然没发现有大锤子掉落。“你TM在逗我,说好的大锤子呢!!”气愤的贝戈戈向邓茂的尸体狠狠的跺了几脚。
“!@#¥%……&*”众人无语。
没几步,又遇到一个boss,张曼城。
“哇塞,肌肉猛男啊,真man,紫姐姐,你会被他迷倒吗?”
“少废话,快去拉怪!”说完,贝戈戈头上多了一个包。
“张曼城偷井盖!”只见张曼城大拳锤地,天崩地裂,众人全力以赴,贝戈戈也集中注意力拉怪。
“出来吧,我的随从!”待张曼城红血,突然召唤出一只蛤蟆。“我靠,居然还有通灵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贝戈戈瞬间回程。
“死鱼,给我回来,不刷就滚蛋!”紫凌怒了。
“额,对不起,条件反射,跑习惯了,紫姐姐别生气,我就回来。”又是一小段漫长的路,贝戈戈慢悠悠的跑回来,不,应该是走回来,因为他那双破鞋连一个风行石都没镶嵌。
“张曼城、波才,你们一起偷井盖!”“白痴!别一起拉怪,把他们两个分开,你去嘲讽青蛙。”想杀沉着的指挥着。
波澜不惊,第二关总算刷过去了,由于刚才紫凌的发火,贝戈戈这次收敛了不少,居然没去黑装备。
黄巾水牢,潮湿的墙壁上长满了青苔,地上堆满了白骨。蟑螂,老鼠乱蹿,空气中弥漫了一股腐臭的尸体味。阴森恐怖的气氛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哎呀,这是水牢的boss吗,原来是一个小胡子,这两把剑比邓茂的更霸气,这身盔甲也挺不错的,一定是用井盖打造的,兄弟们,还等什么,一起干了他!”“余毒偷井盖!”又是熟悉的嘲讽。
一阵刀光剑影,斧钺钩叉,稀里哗啦,余毒阵亡。
“我的锁子甲!”娃他娘叫了一声。话音刚落,一阵风扫过,系统提示:贝戈戈获得道具[锁子甲]。“娃他娘,我记得你已经有了一件了,再拿一件也是浪费,我有收集各种装备的爱好,这件装备我就收藏了,你是紫姐姐的情侣,也就是我的姐夫,如果是紫姐姐,她一定会给我的,我想你也会给我的,对吧。好了,别浪费时间了,继续最后一关。”
“!@#¥¥%……”娃他娘无力反驳,不过心里似乎在算计着什么,嘴角露出阴险的笑容。
贝戈戈,自谋多福吧。
总坛聚义厅。大厅的尽头赫然写着三个字:太平道。Boss张梁来回踱着步子,似乎等贝戈戈很久了。
“这是最后一关的boss了吧,室内装饰搞的这么玄乎,虚有其表而已,赶紧杀了他,我很想知道他会爆什么装备,会不会有我的武器,我这破斧子太不给力了。”贝戈戈跃跃欲试。
“张梁偷井盖!!!!”一声荡气回肠的嘲讽在空荡荡的大厅回荡着。
“就是你这小子,老远就听着你喊偷井盖,头都快炸了,你到这里就是自寻死路,太平玄清道。。。”张梁一下使出大招。
“大叔BUFF刷起来,贝戈戈抗怪,娃刷连击,连击千万不能断,小紫和我心法开启,集中火力。”想杀沉着指挥。“继续输出,不要停,boss快挂了,注意,他要变身了,大叔缚足boss,等缚足状态消失,小紫和我轮流恐惧他。”
“靠,变身一头牛了,谁有红色斗篷。”贝戈戈叫起来。“要红色斗篷干嘛?”小紫不解。“你没看过人家西班牙斗牛士不都是拿一块红布斗牛吗?”“白痴,老老实实的拉怪,如果团灭了,以后都不带你刷副本了。”“知道啦!”
“boss残血了,快,大家顶住,保持输出。漂亮,任务完成。”想杀长舒一口气。
此时,地上出现一本技能书,很快,又被一个黑影捡起。但是,其他的装备却没有跟技能书一起消失。
“靠,背包满了,刷副本之前忘了清理背包了,不过幸好,捡到一本书,让我看看爆了什么技能书,嘿嘿!”贝戈戈翻开背包。“张角的奋斗!谁扔的?谁TM唬老子,站出来!”
“张角的奋斗,黄巾太平道之精髓,望君习之,早日得道升天”娃他娘终于报了锁子甲被抢之仇。
“你给我过来,把话说清楚!”贝戈戈站在大厅中吼着。
众人不再搭理,遂回程。
贝戈戈自觉无趣,也回程了,突然,一个倩影从他眼前闪过,贝戈戈追上去,奈何一双没有镶嵌风行石的破鞋不给力,只能勉强看到是一个衣着清新的妹纸以及一个富有诗意的名字,木槿花西。
“看够了没,走啦,快去交任务!”紫凌拧着贝戈戈的耳朵走向NPC。
黄巾前峰营,对贝戈戈等人来说,只是一个小小的挑战,将来还有更多的挑战等待着他们。

(未完待续......)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