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2》上映五天票房7822万,能否扛起暑期档动画电影大旗?

娱乐独角兽 2018-12-05 11:42:01


“真的发射了一个栗子啊!”当电影《十万个冷笑话2》(以下简称“十冷2”)里开启时空虫洞的粒子发射器真的发射出一颗“栗子”(形状与栗子相同的炮弹)时,你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非常的“十冷”,无处不在的脑洞与吐槽梗,解构经典之下抖出来的冷幽默与毫不留情的恶搞喜剧——这是国内互联网审美下吐槽文化的狂欢。二次元的表达方式,内底里是清醒的自嘲精神。


然而被国内动漫迷视为继承了日式搞笑风格的“十冷”系列,却未必在主流电影市场中风生水起。猫眼数据显示,8月18日《十冷2》正式开画,首日排片占比9.7%,首日票房1727.5万,上映四天,截至发稿时间票房达到7822万。同档期上映的真人电影《杀破狼·贪狼》、纪录片《二十二》票房均破亿,而之前同为成人动画电影的《大护法》虽票房势头并不凶猛,但口碑持续发酵,舆论话题讨论热度持续攀升,相较之下《十冷2》不管是票房还是口碑都显得不温不火。


 

2015年《十冷1》以1000万的制作成本换回了1.2亿票房,成为动画电影以小博大、票房逆袭的教科书式案例之一,它不仅让公众意识到二次元网络IP已经从边缘走向主流,也让电影行业看见了成人动画电影的潜在市场。虽然电影第一部的成功不乏有档期(《十冷1》处于贺岁档)、市场环境(同类型动画电影稀缺)等因素的影响,但公众依旧期待《十冷2》能扛起今年暑期档动画电影的大旗,但如今《十冷2》温水煮青蛙般的态势不免让人着急。随着之后(8月25日)《星际特工:千星之城》《极盗车神》《赛车总动员3》等好莱坞大片的上映,留给《十冷2》的票房空间并不多。


“退票已经来不及了”,

进来的人都是不愿退票的人

 

电影开场一番天神大战之后,几个穿着斗篷的神秘人走进一家酒馆,BGM响起,画风陡变,斗篷下赫然露出了喜羊羊的脸,它与它的小伙伴对着银幕外的观众说,“现在想退票已经来不及了!”影院里发出一阵细小的闷笑声,带着几分“就知道你会这样”的调侃意味。


观看《十冷2》的影迷从来不要求电影严丝合缝的逻辑性,无厘头的、跳脱常规的、出人意料的才是“十冷”的风格。越熟悉二次元、越适应恶搞文化的人就越能在《十冷2》里获取更多的信息。


 

喜羊羊用手表麻醉羊村长,调侃了一把《名侦探柯南》;漫威里健美威武的雷神托尔变成了一只柴犬;主角小金刚卖出的神灯,召唤出来的精灵是蓝精灵;小金刚被迫与其他几位主角一同出发冒险的时候装作热血沸腾的喊了一句“伙伴们”,顺带恶搞了《海贼王》;而主角之一的河神展现了一身飙神技之后靠着车窗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小时候经常帮我爸送豆腐脑”,又致敬了《头文字D》……这些二次元色彩浓厚的梗能让懂得它文化解码方式的人瞬间开怀大笑,它是一种暗号,密集的充斥在电影的各个部分。而电影本身营造出的喜剧氛围,跳脱欢乐的剧情设置,网络文化与自嘲精神深入沉浸的表达方式,对于成长在互联网环境下的普通观众而言也不至于生涩难懂。


对于“十冷”系列动画的粉丝与二次元受众来讲,这仿佛是一部量身定制的粉丝电影,粉丝能看见导演精心编排的每个笑点,电影团队背后无限大的脑洞与出人意料的包袱,看似粗制滥造其实匠心独运的设计,第一部与第二部与动画系列内容的微妙连接,独特的世界观与价值观,《十冷2》没有辜负粉丝的期待,“比第一部更成熟”是大部分粉丝的感受。


而对于普通观众来讲,在被《战狼2》《建军大业》等主旋律电影主宰了一个月以后,他们需要一个娱乐化、喜剧化的电影清空大脑,这部电影最好有一定的质量保证,商业化与情怀化并存,搞笑却不恶俗,《十冷2》无疑是目前的最佳选择。


1800万成本+1200万宣发,

《十冷2》能否复制《十冷1》的成功?

 

相比起《十冷1》1000万成本,287万的宣传费用撬动1.2票房,《十冷2》的制作宣发成本增加了近2000万,制作周期长达两年。而《十冷2》能否复制《十冷1》同等程度的成功,以小成本撬动大票房,这一点导演卢恒宇显得很谨慎,“我觉得《十冷2》过亿就不算丢人,但上映后的市场表现如何,凭预期猜测是没用的。”


事实上,《十冷2》的制作成本在电影行业中并不算多,2015年《大圣归来》作为3D动画制作成本约为6000万,2016年《大鱼海棠》成本约为3000万,2017年《大护法》成本将近2000万,而今年暑期档上映的3D动画电影《阿唐奇遇》成本达到8500万元,相对而言,有《十冷1》的成绩做保证,《十冷2》制作、宣发水涨船高并不稀奇。


 

但值得注意的是,就《十冷2》电影中粗略统计,一共出现了包括小米手机、穿越火线游戏,欢乐斗地主、微信、QQ、三只松鼠、喜羊羊等7个广告品牌植入,对于被业界公认广告植入能力较差动画电影而言,这个广告植入的数字十分引人注意。有媒体表示,凭借广告植入费用,《十冷2》的制作成本压力会减轻不少,大约能覆盖掉10%-20%的成本。


而卢恒宇则表示广告植入更多是资源互换,“这次商业广告的植入,我们钱要得少,资源要得多,不少广告都是跟合作方互换的,合作方会在《十冷2》上映时有一些配合宣传。”


在电影上映前,有妖气CEO董志凌对媒体表示,如果票房过亿,《十冷2》就可以不亏损,这源自于《十冷2》本身的风险把控十分谨慎。或许比起做出一个爆款电影,《十冷2》背后的团队更希望“十冷”系列能成为一个长线作品,根据《十冷2》的剧情,电影势必还将有第三部。如果系列电影形成品牌,“十冷”系列可盈利的方面就不仅仅是票房,还有广告植入、衍生品市场、泛娱乐链条的发开。


让人欣慰的是,广告植入在恶搞成风的《十冷2》里并不显得突兀,反而切合了电影中密集的笑点,不管是当栗子炮弹从天划过、树丛里蹦出来的三只松鼠,还是天神们联系时掏出来的小米手机,或者众神大战时天神们打开的穿越火线、欢乐斗地主的游戏界面,它们出现时影院里的声音大多是欢笑的,带着一点不得不服的感叹:绝了。


关于“十冷”:IP的璀璨与沉寂

 

或许《十冷2》与《十冷1》最大的不同是在于时机。《十冷1》上映之时,《十万个冷笑话》动画热度正夯,网络上蔓延着“十冷”风格的吐槽与表情包,每一期动画更新都会引起一阵热度,彼时推出电影受众转化率与舆论热度都是最高的,即便不是二次元受众,也一定听过这个名字,番剧与电影互相助力。


而《十冷2》开画之时,《十万个冷笑话》系列动画的热度已经没有了第一季的盛世,“十冷”IP的热潮在一小部分人中继续璀璨着,而在公众认知中,这个IP正在慢慢沉寂,吐槽恶搞的新鲜感在互联网快速更迭的审美情趣下出现疲劳期。


对于这一点《十冷2》背后的制作方并非不了解,卢恒宇说,不能总是玩IP,这样是会产生IP泡沫的。成熟的动画行业具备自己的规则,在规则里形成工业化体系。对于他们而言,《十冷2》像是一次不服输的挑战。


 

《十冷2》另一位导演李姝洁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市场总得验证不同的东西,现在是在验证我们作为导演的创作能力,或者说是在验证《十冷2》在没有番剧作为支撑的情况下,也失去了粉丝光环,还能不能活。很多人都说这样有些冒险,但是我偏不信,我不相信IP能够起决定性作用,我把《十冷2》当成一个全新的电影在做。”


这或许是所有动画电影面临的困境,网络时代公众的喜好日新月异,对品牌的忠诚度在降低,他们忠诚的只有好的内容,所谓的IP概念正在泛滥和模糊。即便是如《大圣归来》动画电影的头部作品,如果现下推出续集电影也恐怕无法估计市场,更无法探知公众的宽容度。这种情势下想要收割更多的市场,能做的只有创新。

 

“梗是所有物质的基础;梗的质量太大,密度太高,就会形成一个质量和密度无限大的——脑洞!脑洞可以扭曲时空,也能吞噬一切……”脑洞,这是《十冷2》中的终极杀器,也是串联《十万个冷笑话》系列动画与第一部电影的线索,或许它也会是接下来所有内容创作者的出路。

 


(本文为娱乐独角兽原创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应聘简历发送邮件:yldjs001@126.com

投稿、商务合作、加群可扫我

微信号:yldjskf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