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如何做到尽情花钱,男人却不说什么

暖文控 2018-10-06 13:49:14


洁白的病房里,高大帅气的男人正在对病床上的女人嘘寒问暖,而病房外的一个女人紧紧揪着自己的领口,面如菜色,小腹微微隆起。

 

沈安茗深深吸了一口气,才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看着病房里两个人郎情妾意,不由得泪流满面。

 

里面的男人是沈安茗的老公刘奕洺,而坐在病床上一脸笑意的女人,是沈安茗的好友,梁深婉,不用再让沈安茗猜,都知道里面两个人现在是什么关系。

 

三人从小一起长大,沈安茗和刘奕洺结婚的时候,梁深婉还从国外回来当了沈安茗的伴娘,沈安茗有老公的爱护好友的陪伴,一直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可是没想到,在结婚纪念日这天,被自己撞破了老公和好友的奸情。

 

沈安茗想要找梁深婉算账的时候,梁深婉却不小心被车撞伤,一通电话就把自己的老公给叫了过来。

 

沈安茗把手放在肚子上,紧紧咬着牙,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说爱自己一辈子的男人,会这么伤害自己。

 

心里一阵酸痛,沈安茗僵在原地还不知道该怎么办,这时病房里的人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存在,刘奕洺回过头看到沈安茗站在病房门口,神色变得慌张,但一瞬间就消失地无影无踪,嘴唇抿起,皱起眉头,“沈安茗,你到底做了什么?”

 

沈安茗一怔,没想到刘奕洺见到自己没有愧疚感,倒是先来质问自己,这真是自己的好老公啊!

 

沈安茗握紧拳头,三步并两步地走到刘奕洺和梁深婉面前,瞪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刘奕洺!你还来问我!你和她……”

 

接下来的话沈安茗没有说出口,心里还存着一丝希翼,想要刘奕洺告诉自己,他和这个女人一点关系都没有。

 

刘奕洺却露出厌恶的神情,“沈安茗,你看看自己,别在医院里闹。”

 

“我在闹?刘奕洺,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明明是这个女人……”明明是这个女人威胁我在先!现在变成我在闹!

 

酸涩涌上喉咙,沈安茗紧咬着牙咽了回去。

 

刘奕洺懒得和沈安茗再争辩,这里是医院,刘奕洺不想丢脸,拉了沈安茗一把,低声说,“沈安茗,你让人撞伤深婉的事我不和你计较,现在马上给我回去!”

 

沈安茗看着刘奕洺不留情面的脸,心一下子跌进了谷底,这是那个说不会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的男人吗?

 

“我……我让人撞伤梁深婉?”沈安茗颤抖着手指着坐在病床上笑得得意的梁深婉,脑袋晕晕乎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你不就是妒忌深婉吗?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地里搞什么花招,现在我还有点理智,你给我马上滚回去!”刘奕洺阴沉着脸,伸手推了沈安茗一把,沈安茗没有站稳,跌坐在地上,心里冰凉一片。

 

梁深婉脸上的笑收了回去,语气柔弱不堪,“茗茗,这件事我不怪你,是我不该找奕洺的,但是我已经有了奕洺的孩子,所以……”

 

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什么?梁深婉有了刘奕洺的孩子?

 

沈安茗挣扎地从地上站起来,冲着刘奕洺大吼,“刘奕洺!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怎么能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怎么能背叛我!

 

刘奕洺一把握住沈安茗的双手,以免她伤到自己,不耐烦地说,“你到底闹够了没有?还嫌不够丢人吗?沈安茗!你立刻给我滚出去!”

 

“你让我滚?你居然让我滚?刘奕洺,我才是你的老婆,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这个贱女人!”沈安茗不敢置信,心痛得难以复加,奋力挣脱刘奕洺的手,想要上去撕碎刘奕洺身后那个眼中满是嘲讽的女人。

 

“啪”的一声,沈安茗僵住了,脸颊瞬间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脑袋侧过一边,眼泪从通红的眼睛里涌出来,落在地上,刘奕洺收回手,厌恶的眼睛往沈安茗身上扫了一眼,回过身坐到梁深婉的身边,任由梁深婉靠在自己的怀里。

 

沈安茗颤抖着手捂住脸颊,眼睛放大映出难以置信,我的老公,动手打了我!

 

“沈安茗,现在冷静了吗?冷静了就给我滚出去!”刘奕洺没好气地低吼,一刻都不想让沈安茗继续待在这里。

 

“刘奕洺,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沈安茗跌坐在地上,被刘奕洺一巴掌打得的确清醒了不少,心里冰凉刺骨,眼泪源源不断地落了下来。

 

“为什么这么对你?这不是你应得的吗?三年前逼着深婉出国,又让沈家施压让我娶了你,你以为我是真的爱你吗?”刘奕洺连正眼都不给沈安茗,眼中的冷漠让沈安茗苍白了脸。

 

从来没有爱过我?沈家施压让你娶我?那我们这两年的婚姻到底算什么?

 

沈安茗张了张嘴巴想要解释,但是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梁深婉三年前出国明明是她自己求着沈家送她出国的,怎么到刘奕洺的嘴里就变成是自己逼着梁深婉出国了?

 

明明是刘奕洺向自己求婚,满心的爱意如今变成假的了?

 

沈安茗此刻深深地体会到了心痛的滋味,还没说得出什么,刘奕洺又开口了,“沈安茗,我一刻都不想和你生活下去了,我们离婚吧。”

 

离婚?

 

小腹传来一阵刺痛,沈安茗才猛地回过神,捂住微微隆起的肚子,跪着几步上前,硬是扯出一丝强笑,“离婚?刘奕洺你在说什么?我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你怎么能……”

 

“孩子?你这样心机的女人怎么配怀有我的孩子?不过才几个月,打掉吧,这孩子没有生下来的资格。”刘奕洺冷笑地说道,伸手捏住沈安茗瘦削的下巴,晃了晃,然后像垃圾一样丢开。

 

刘奕洺扶着梁深婉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沈安茗,沈安茗还没从刘奕洺的话里回过神,梁深婉还觉得不够,嘴角的讥讽直直刺进沈安茗的心,“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今天你的父亲,也就是沈氏的董事长,已经把百分之30的股份给了奕洺,现在奕洺才是沈氏的董事长,请你马上滚出沈氏。”

 

沈安茗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骗局,发了疯似的从地上爬起来,头发散了下来,活像个索命的女鬼,面目狰狞地冲上前,“我不信!我不相信!”

 

我怎么可能相信,今天是我和刘奕洺的结婚纪念日,但是却告诉我这一切都是骗局,这让我怎么可能相信?

 

刘奕洺厌恶地甩开沈安茗的手,伸手示意站在门外的保镖,沉声说道,“带沈安茗去把孩子拿掉,在明天之前,我希望孩子消失。”

 

刘奕洺说什么?刘奕洺要拿掉孩子?那可是我和他的孩子!他怎么能这么做!

 

沈安茗奋力地挣扎,终于体会到了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受,下一刻,从身后响起一道冷淡的声音,但却着实让沈安茗的心一下子落到了地上。

 

“这里是医院,请各位安静。”熟悉得让沈安茗心悸的声音,刘奕洺和梁深婉看到来人的时候,脸色立刻阴沉了下去。

 

沈安茗猛地回过头,看到一张清冷的脸,奋力睁开保镖的手,崩溃大哭,像从前一样换着眼前人的名字,“秋寒……帮帮我,帮帮我!”

 

黎秋寒穿着白大褂,修长的腿迈开,走到沈安茗面前,伸手把沈安茗从地上扶起来,然后揽到自己的怀里,刘奕洺看到这一动作,眉头拧起来,“黎秋寒,你怎么在这。”

 

沈安茗缩在黎秋寒崩溃大哭,手脚不停地颤抖,若不是黎秋寒,若不是他,自己的孩子恐怕保不住!

 

黎秋寒面无表情,但眼中的寒光让刘奕洺冒出了一丝危急感,“刘奕洺,谁准你动安茗的?”

 

刘奕洺不悦地看了黎秋寒怀里的沈安茗一眼,“沈安茗现在是我老婆,你最好不要碰她。”

 

黎秋寒冷笑了一声,挑衅一样搂紧痛哭的沈安茗,薄薄的嘴唇张开,“老婆?真是笑话,你别忘了,当年你龌龊的手段我可不屑提,但是你最好给我记清楚,沈安茗是我的,一直都是。”

 

提到当年的事,刘奕洺的脸色阴沉难看,一旁的梁深婉看不下去了,“黎秋寒,沈安茗现在还怀着奕洺的孩子,你捡破鞋捡到这个程度么?”

 

闻言,黎秋寒看向梁深婉皱了皱眉,“破鞋?你肚子里的不就是吗?”

 

一句话将梁深婉的话堵回肚子里,梁深婉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刚想发作,刘奕洺冷哼了一声,“哼,沈安茗你爱拿回去就拿,我们走。”

 

说罢,刘奕洺揽着梁深婉走进了电梯,没看到身后黎秋寒眼中的寒光。

 

沈安茗靠在黎秋寒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黎秋寒拍了拍沈安茗的肩膀,轻声道,“茗茗,没事了。”

 

沈安茗渐渐冷静了下来,捂着隆起的小腹,心像冰窖一样冷,眼睛通红一片,又听到刚才刘奕洺和黎秋寒的对话,自己像垃圾一样被丢来丢去,屈辱感和心碎交加,心酸地跌坐在地上。

 

黎秋寒伸出手摸了摸沈安茗的脸颊,拭去沈安茗脸上的泪水,然后把沈安茗从地上抱起来,语气里微不可闻的柔情,“茗茗,和我回去吧。”

 

沈安茗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躺在多年前的初恋情人怀里,吓得马上开始挣扎,黎秋寒好脾气地说,“别动,你刚才这么激动,小心肚子。”

 

一说到肚子,沈安茗立刻就不敢动了,没有人比沈安茗更担心肚子里孩子的安危。

 

因为沈安茗曾经失去过一个孩子,在五年前。

 

沈安茗微微垂着头,不敢直视黎秋寒的脸,刚才因为慌张没有意识到,现在反应过来,黎秋寒这么多年好像一点变化都没有,只是褪去了一些稚气,变得更加成熟,但刚才看向自己的眼睛,还像从前一样那么温柔。

 

自己现在躺在黎秋寒的怀里,好像什么都没有变,但是沈安茗心里清楚,自己和黎秋寒什么都不会再有了。

 

沈安茗还沉浸在刘奕洺和梁深婉的欺骗中没有回过神,心里酸酸涩涩,和黎秋寒相恋三年,黎秋寒不辞而别之后,自己失去了和黎秋寒第一个孩子,也是最后一个,得到医院的通知,说自己这辈子都难有孩子,沈安茗伤心之余,从小一起长大的刘奕洺却向自己展开猛烈的追求,沈安茗等了黎秋寒一年,在沈家的压力之下,嫁给了刘奕洺。

 

沈安茗知道自己怀了刘奕洺的孩子之后是有多么高兴。

 

现在刘奕洺居然要把自己的孩子打掉,这让沈安茗有多难过,有多崩溃。

 

越想,沈安茗的鼻头酸涩不已,眼泪又涌了出来,黎秋寒抱着沈安茗拉开了车门,把沈安茗放下,摸了摸沈安茗的额头,“安茗,没事了,休息一下吧。”

 

沈安茗愣愣地点点头,没有抬头看黎秋寒一眼,黎秋寒也没有生气,坐上驾驶座脱下身上的白大褂,没有说话启动了车子。

 

车子启动,沈安茗才回过神,连忙问,“秋…黎秋寒,你要带我去哪儿?”

 

黎秋寒挑了挑眉,“我家,难道你现在还要地方去吗?”

 

沈安茗一慌,“我不去!我……我去住酒店好了!”

 

黎秋寒叹了一口气,摇摇头,“安茗,你以前不会这么拒绝我的,刘奕洺要和你离婚,你只能依靠我。”

 

一提到以前,沈安茗就愤怒了,夹杂着刚才的屈辱感,沈安茗怒瞪着一双猩红的眼,回头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黎秋寒,“黎秋寒,你不要提起以前的事,我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现在我被刘奕洺这么欺负,我也不会依靠你!”

 

黎秋寒回头看了沈安茗一眼,下意识想要伸出手触碰沈安茗,但是却被沈安茗一手甩开,黎秋寒心里忽然就咯噔一声,闪过一丝异样,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两人陷入沉默之中,过了许久,黎秋寒才开口道,“安茗,我这次回来,你我是不会放手的。”

 

沈安茗冷笑一声,把视线移到车窗外,“我在今天得知我被自己的老公骗了三年,我爸的股份也被骗走了,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只剩肚子里的孩子,我没什么能给你的了。”

 

“只要你回到我身边就够了。”黎秋寒踩下刹车,回过头直勾勾地看着沈安茗。

 

沈安茗一顿,揪紧安全带,身体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沈安茗紧紧咬着牙才不让自己因为这句话而哭出声。

 

若是以前,我一定会因为这句话而马上投入黎秋寒的怀抱,但是现在,太迟了,现在说什么都太迟了。

 

揪得骨节发白的手被握在手心,沈安茗慌张回头一看,撞进黎秋寒充满期待的眼睛里,胸口的心开始不停地砰砰乱跳。

 

“和刘奕洺离婚吧,和我重新在一起。”黎秋寒的声音仿佛有无限的魔力,让沈安茗差一点就失去了理智。

 

沈安茗猛地推开黎秋寒,握住嘴巴颤抖着声音低吼,“黎秋寒!”

 

黎秋寒松开沈安茗的手,坐回驾驶座,等沈安茗平静之后,黎秋寒才开口说道,“安茗,我能帮你。”

 

“什么?”沈安茗一怔,没有反应过来黎秋寒是什么意思。

 

“我能帮你,刘奕洺骗了你三年,还有沈氏,我都能帮你,安茗。”黎秋寒低声说道,低沉的声音传到沈安茗的耳朵里,让沈安茗不由得寒毛直立。

 

但沈安茗直觉就是知道黎秋寒一定能做到,从以前知道,黎秋寒认定的事情没有一件是做不到的,沈安茗一直都知道。

 

“你……你为什么要帮我?”沈安茗不明白,不明白黎秋寒会清楚这么多她的事,不明白黎秋寒为什么会回来,也不明白黎秋寒当年为什么会离开。

 

“当然是为了当年的事,还有,我不允许你受到任何的委屈。”当年刘奕洺对沈安茗做的事,黎秋寒没有告诉沈安茗,虽然黎秋寒的离开是他自己的决定,但是对刘奕洺横插一脚的做法,黎秋寒记仇地表示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刘奕洺。

 

“什么事?”沈安茗下意识地反问。

 

“这件事你就不需要知道了,安茗,我不会让你再收到伤害的,你也不会放过刘奕洺的,对吧。”黎秋寒用的肯定句,他知道沈安茗一定不会原谅刘奕洺的。

 

“当然!”一提到刘奕洺,沈安茗的屈辱感和悲痛就涌了上来,出轨的狗男女,还想要打掉我的孩子,不可原谅!

 

黎秋寒的嘴角露出一丝满意的笑,“我会帮你的,安茗。”

 

此刻,刘奕洺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信息,眉头紧紧拧了起来:刘奕洺,你的一切我都会拿走的。

 

黎秋寒!

 

刘奕洺气得把手机摔在了地上,这一切都是我挣来的,你凭什么?!

 

梁深婉闻声走过来一看,看刘奕洺的脸色就知道刘奕洺在想什么,走到刘奕洺身边柔声说,“奕洺,你不用太担心,现在你手里有沈氏百分之30的股份,你还怕什么?”

 

刘奕洺却没有听进梁深婉的话,“黎秋寒不就是为了沈安茗吗?我把沈安茗给他就是了,但是沈氏我是不会放手的!”

 

梁深婉听了露出得意的笑容,只有沈安茗这个蠢货才认为刘奕洺是真的爱她的,却从来不知道,刘奕洺是为了沈氏才和她结婚。

 

我当然知道你不会放手沈氏,这才是我和你在一起的原因。梁深婉笑得得逞。

 

沈安茗坐在黎秋寒的副驾驶上,用了许久的时间才消化完了这一天受到的刺激,咬着牙把眼泪咽了回去,转过头看着黎秋寒说,“黎秋寒,送我回去吧。”

 

“回去?回去看刘奕洺和梁深婉两个人霸占你的地方吗?”黎秋寒冷哼了一声,目不斜视,但还是一脚踩下了刹车。

 

“你不用管,现在那里还是我的家,我的东西,我不允许任何人拿走。”沈安茗松开安全带,伸出手就要打开车门下去。

 

下一刻,手腕却被握紧,沈安茗吓了一跳,猛地回过头,撞进黎秋寒的视线,一时怔住。

 

黎秋寒直勾勾地盯着沈安茗,修长的手指解开身上的安全带,低下头凑了过去,“安茗,你是我的,不管你现在怀的是谁的孩子,你从以前就是我的,这一次,我不会再放手了。”

 

还没等沈安茗从这番话回过神,黎秋寒就低下了头,把唇印了下来,沈安茗猛地瞪大了眼睛。

 

黎秋寒还嫌不够,手掌扣住沈安茗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渐渐沈安茗胸口中的空气被消耗,沈安茗才反应过来推开黎秋寒。

 

沈安茗涨红了脸,不敢看黎秋寒,但是胸口里那颗不停乱跳的心始终都平复不下来,“你……你干什么?”

 

黎秋寒没有说话,而是把车掉了个头,抿着薄薄的唇,沈安茗低着头,没有看见黎秋寒耳朵上的粉红。

 

两人算是达成了协议,沈安茗下了车,捂着那颗还在乱跳的心走进家门,却看见刘奕洺一脸阴沉地坐在客厅,沈安茗的心沉了下来,怒容满面地冲刘奕洺低吼,“刘奕洺,我不会放过你的!”

 

刘奕洺“噌”地从沙发上站起来,一脸恼怒地走到沈安茗面前,一把掐住沈安茗的脸颊,迫使沈安茗直视自己。

 

“不会放过我?你凭什么,就凭你的初恋情人?你和黎秋寒和好了?真快啊,沈安茗,你真是贱!”刘奕洺满眼的嘲讽刺痛沈安茗的心。

 

见沈安茗不说话,刘奕洺又继续说,“沈安茗,你以为我是爱你才和你结婚的吗?你错了,我从来没有爱过你,连五年前你和黎秋寒分手,都是我一手策划的,就是为了得到你,得到沈氏,现在好了,沈氏我得到了,你可以滚了,你肚子的孩子嘛,打掉或者生下来,都不关我的事。”

 

沈安茗看着刘奕洺满脸不屑说出这么残忍的话,像被一把刀一下又一下插进心里,疼,但是说不出口。

 

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否认自己孩子的存在!就算这三年从来没有爱过我,但是孩子!孩子是他的啊!

 

沈安茗紧咬着牙甩开刘奕洺的手,“连孩子你都能抛弃,刘奕洺,这三年你装得真好,现在怎么不装了?今天我受的苦,我也一定会加倍奉还给你!”

 

“奉还?你没资格了,沈安茗,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拟好了,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刘奕洺像摸到垃圾一样擦拭自己的手,将茶几上的一张纸甩在沈安茗的脸上。

 

沈安茗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这种屈辱,涨红了脸眼泪落下来,却敌不过心中万分之一的疼痛,小腹在这时却传来一阵刺痛……


↓↓↓下面更精彩更精彩!继续阅读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或者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