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在选择对象时,最看重的是什么?这是我听过最好的回答

海燕书社 2018-11-30 17:36:27

点击上面免费订阅

:怎么每天都能免费收到这种好文章呢?

:只需点上边《海燕书社》免费关注


泡在温度适中的浴缸内,叼上一颗烟,绝对是一种享受。

当然了,如果再有个美女来帮着按摩一下就更好了,不管是谁给谁按摩。

男人光着身子想到这种事时,那玩意都会起反应的,这很正常。

“靠,就不能消停会儿,显得多没素质?”

李南方骂了一句,就听外面客厅房门砰地一声大响,接着传来玻璃碎了的声音。

李南方没有动,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睁开,反正这是在酒店,又不是在他自己家里,就算有捣乱分子冲进来,也有酒店保安顶着,他只是个住店的,没必要多管闲事。

不过如果那个捣乱分子再冲进浴室内后,他就不能无动于衷了。

“唉,泡个澡也不安生,这日子还有法过吗?”

李南方叹了口气,这才不情愿的睁开了眼,然后就看到了个金发美女。

很年轻,眉目如画很冷傲的样子,身材高挑,大尖领的白衬衣,黑色OL套裙,一双长腿没穿丝袜白的有些晃眼,踩着细高跟黑色皮凉鞋,可能是跑得有些急了,胸脯急促起伏着,仿佛要把衣服扣子要撑开那样。

忽然有个美女跑进来啥意思?

难道上帝真听到了李南方的心声,派个美女来给他按摩了?

就在李南方考虑是不是该感谢上帝时,美女抬手就把那头金发拽了下来。

原来她只是戴了个发套,下面是一头乌黑的青丝。

这样看上去就顺眼多了。

就在李南方颇为欣慰的点了点头时,美女二话不说,忽然开始脱衣服。

他从没有见过有哪个女人,脱衣服的速度这样快,几乎是一眨眼间就脱光了,接着快步走过来,抬脚迈进了浴缸内。

“呃,小姐,你这是——”

当美女骑跨在李南方肚子上,双手搂住他脖子后,他才想起得问问咋回事,伸手要去推她,左耳下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住了。

根本不用去看,仅仅凭感觉,李南方也能确定那是一把手枪。

果然,美女低声说:“别乱动,要不然一枪打死你。”

李南方不敢动了,弱弱的问道:“那、那你想干啥?”

“有人在追杀我,希望你能配合,帮我躲过去后会给你好处的。”

美女刚说到这儿,李南方就听到外面传来纷沓的脚步声,应该是有很多人闯进来了。

“记住,我们是来美国度假的男女朋友。”

美女话音未落,浴室房门就被人大脚踢开,一个身穿黑西装的男人,右手持枪出现在了门口。

“啊!”

美女马上假装很受惊的尖叫着,身子猛地往下一出溜,俯身趴在了李南方胸膛上,低声说:“快喊,让他们滚——呃!”

美女刚说到这儿,就觉得下面一疼。

水,这东西是有润滑作用的,在力道,角度都很巧合的情况下,就会发生一对男女都意想不到的事情。

靠,这就进去了?

李南方也懵了。

撕裂般的疼痛提醒美女,她苦守二十多年的身子,就这样被李南方夺走了,又痛又急下眼前发黑,银牙紧咬正要开枪崩了他,却又想到当前的情况有多紧急了,只能强忍着疼痛哑声喝道:“快喊!”

“啊!”

李南方这次倒是很快就领悟了美女的意思,大叫一声翻身坐起,顺势把她搂在怀中,满脸都是羞恼成怒的模样,冲门口那个发呆的黑西装吼道:“是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


 

第2章 :动起来!

黑西装这才清醒过来,连声道歉伸手关上了房门:“扫瑞,扫瑞。”

“杰克,怎么回事?”

黑西装的几个同伴,听到李南方的叫骂后都看了过来,杰克满脸玩味的神色,小声说:“一对鸳鸯在里面呢。”

住店的男女在浴室里玩儿鸳鸯浴,这也不是多稀奇的事,大伙着急追杀那金发女人,也没心思去打搅人家的好事,纷纷恍然样子的点了点头,开始搜查卧室。

客厅沙发后,卧室床下,衣柜里都没人。

为首的黑西装冲到窗前,抬手推开被椅子砸碎玻璃的窗户,探头向三楼下面路上扫了几眼,接着挥手喝道:“她跳窗逃跑了,追!”

在他的带领下,几个黑西装纷纷从窗口跳出去,借着外面墙上的空调外机,好像超级玛丽那样,很快就跳到了地上,分头向两个方向狂奔而去。

“那些人,应该走了吧?”

侧耳倾听了片刻,李南方刚说出这句话,怀里的美女就一把掐住他脖子,把他脑袋死死按在了缸沿上,恶狠狠瞪着他的双眸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喂,你——”

李南方刚要挣扎,美女右手抬起,勃朗宁顶在了他眉心。

李南方连忙举手投降,声音发颤:“别、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说尼玛个头!”

美女很没素质的骂着,喀嚓一声打开了保险。

“美女,这事好像不怪我吧?”

李南方眼光一闪,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如果这女人真要开枪,李南方有绝对把握在子弹出膛之前,一拳把她打出去。

他承认,他确实对美女做了什么,但这能怪他吗?

全部责任都在她身上,说起来他才是受害者呢。

听他这样说后,美女明显楞了下,声音沙哑的问道:“那你说,该怎么办?”

李南方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咋办。

其实他倒是想告诉美女:既然生米已经做成熟饭了,那就将错就错先享受一下吧。

美女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枪口*他脑袋:“你想将错就错?”

李南方赶紧狡辩:“这可是你说的。”

美女脸色忽青忽白的过了片刻,才猛地咬牙下定了决心,低声喝道:“动!”

李南方不解:“动什么?”

“动起来!”

美女当然不会多解释什么,只是再次用力点了下枪口。

李南方这才明白了过来,赶紧抗议:“美女,我可不是个随便的人……”

美女双眸眯起,语气阴森的问:“你想死?”

“不想。”

李南方是真不想死,只好赶紧动了起来。

跟那么多美女交往过了,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用手枪顶着脑袋做这种事儿,感觉怪怪的,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更让李南方很没面子的是,他好不容易才找到点感觉,美女忽然哗啦一声从浴缸内站了起来。

“怎么了?”

他连忙问。

“没怎么,原来这种事也没多大意思。”

美女满脸的失望,抬脚迈出浴缸走向衣服那边,脚步有些踉跄。

李南方再次懵逼:“这,这就要走了?”

“怎么,你还想尽兴?”

美女转身抬手,枪口又对准了他。

吓得李南方又举起双手,表示不想尽兴了。

“小子,以后千万别再让我看到你,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美女咬牙冷笑了声,开始穿衣服。

靠,难道这是她的第一次?

当李南方看到水里的有几丝殷红后,觉得自己运气实在特么的好的不行。


 

第3章 :完美逆生长

美女已经走很久了,李南方还迷迷糊糊的,怀疑刚才是在做梦。

再荒诞的小说中,好像也没这种情节吧?

不真实又相当刺激,只是让他不甘的是,刚找到点被动的感觉,美女却觉得没啥意思,爬起来撇下他就走了,一点都不考虑受害者的感受。

幸好还有左手——

点上一颗事后烟后,李南方正要回味刚才的那一幕时,旁边椅子上的手机嗡嗡震动了起来。

“唉。”

伸手拿过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李南方叹了口气接通。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南方,现在做什么呢?”

“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晒太阳呢。”

望着天花板,李南方懒洋洋的回答:“这边美女很多,腿子长,屁股大,你老人家要不要来开开眼界?”

“混账东西,有这样跟师父说话的徒弟吗?”

“少套近乎。有事就说,没事我就挂了,长途很贵的。”

李南方对老头没有一点尊重的意思。

“慢点,当然有事。”

老头沉吟了片刻,才缓缓问道:“你,还记得岳梓童吗?”

岳梓童?

听老头提起这个名字后,李南方心脏猛地一跳,眼里闪过一抹痛苦。

他怎么能不记得岳梓童?

这么多年了,每当他想到这个名字时,内心深处那扇痛苦回忆的大门,就会被开启。

二十四年前,有个婴儿诞生了。

据老头说,婴儿诞生的那个晚上,电闪雷鸣,狂风大作,西北遥远的天际却红的像是有火在燃烧——这,好像很符合某个大人物出生时才会具备的异象,但那个婴儿绝不是什么大人物。

最起码李南方能确定,因为他就是那个生下来后就被抛弃的婴儿。

他被抛弃,并不是因为他是某女未婚先育的产物,而是因为他刚出生就像八十岁老头的那样,皮肤松皱,浑身都长满了老人斑——先天性的早衰症。

到目前为止,科学还无法解开先天性早衰症之谜,只能确定每八百万新生儿中,才有可能会出现一例,这比两块钱买张了彩票,却中了特等奖的概率还要低。

患有早衰症的婴儿,很少有能活过十三岁的。

李南方七岁时,就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

不过,抚养他长大的老头,却信誓旦旦的说,他是老天爷送给世界的救世主,是来消灭邪恶,拯救全人类的……

七岁的孩子总是很好骗,所以李南方就盼着自己快点长大,也好成为救世主。

好像老头与老天爷是亲戚那样,他说李南方能活下来,李南方就真的活了下来。

而且,随着李南方的年龄增长,他身上的老人斑开始慢慢变淡,有牙齿长出来,稀疏的白发开始变密,变成灰白色。

逆生长。

别的早衰症患者,从刚出生就会走向更衰老的死亡,他却从衰老走向了青春。

他平安活到了十四岁,相貌虽说比同龄人还要苍老五十年,但总算能像个正常的——小老头了,唯有那双眼睛越来越清澈深邃,带着少年的纯真。

就是在那一年,他被老头带到了京华岳家,那是师母的娘家。

在岳家,李南方认识了师母最小的妹妹,比他小两岁的岳梓童,按辈分,他得喊她小姨。

就是这个小姨,断送了李南方本来还算幸福的生活——出于对女性的好奇,他偷看了正在洗澡的岳梓童。

发现被大姐带回来的那个怪物偷看后,岳梓童吓得尖声大叫,惊动了所有人。

老头最先拍马赶到,采住李南方头发就是一顿痛扁,要不是疼爱他的师母阻拦,估计得被当场打死。

发生这种事,师母当然没脸再在娘家住下去了,再加上她找的丈夫本来就不被岳家人待见,当晚就带着李南方离开了岳家。

为惩罚李南方的流氓行为,老头不顾师母的强烈反对,把他扔进了境外强盗窝子里,并厉声告诉他:你只是个被人抛弃的怪物,要想出人头地,那么就得吃得苦中苦!

整整十年,李南方历经了各种磨难,最终梅花香自苦寒来,不但完美逆生长,变成一枚标准的小白脸,而且还找到了他活着的价值。

明处,他在纽约是受人尊敬的私家侦探,暗中,他则化身为黑夜幽灵,飘忽出现在那些奸恶之辈的面前,让他们付出早就该付出的代价。


 

第4章 : 师母会哭

李南方怀疑,他这具与众不同的躯体内,可能隐藏着一个可怕的魔鬼,总是奢望跑出来为祸人间。

每当他做点诸如扶着老太太过马路的这种好事时,心里就会无比的烦躁,但当他做坏事——尤其是在杀人时,则会特别的兴奋,有种忍不住想咬住别人脖子,把人鲜血吸光的强烈冲动。

但当这种兴奋过后,他都会感到无比的疲倦,仿佛大病一场,只想倒地不起。

这是他的秘密,谁都不知道,他也没打算告诉任何人。

现在听老头提到岳梓童这个名字后,李南方身体里的那个恶魔,又开始蠢蠢欲动了,像以往那样咆哮着蛊惑他:就是她让我们受了这么多年的苦!去,杀了那个身材好像豆芽般的丑丫头,喝光她的血!

“不行,那是我师母的小妹,我不能伤害她!”

也像往常那样,当李南方感受到躯体内那个魔鬼的咆哮声后,就会眉梢眼角剧烈抖动,呼吸加重的喃喃说道。

手机那边的老头,听到了他的喃喃声,问道:“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李南方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个恶魔压制下去后,淡淡地问:“怎么忽然提起她了?”

老头缓缓回答:“想让你去她身边,保护她——”

“什么,让我去保护她?”

李南方打断了老头的话,嗤笑一声:“哈,你这是开玩笑呢吧?”

老头应该知道,岳梓童给他留下了多么糟糕的印象:当初不就是偷看你洗澡了吗,又不是多大不了的事,也不会少一块肉,至于大惊小怪的,害的老子被揍个半死,吃了那么多年的苦?

他既然知道这些,现在却要让李南方去保护她,这不是开玩笑是什么?

老头反问:“你不干?”

李南方干脆的回答:“不干,死都不干!”

老头也没强迫他,只是说:“那好吧。不过,如果岳梓童有个三长两短的,你师母就会哭。”

李南方宁可去跳火坑,宁可杀尽天下人!也不想师母因为他,再流一滴的泪水,这是他长大后发的毒誓,也是唯一的毒誓。

“靠——那你详细的说说。”

老头抬出师母后,李南方没有丁点的反抗力,唯有认输。

据老头得到的最新消息,有人要伤害他小姨子岳梓童,希望李南方能为她提供贴身保护,一年期限,必须得贴身保护,如果出点差错,把他视为己出的师母,就会哭——

对于黑幽灵来说,要保护某人在一年中不受伤害,这压根不算事,虽说他无比讨厌那个岳梓童,宁肯围着纽约裸奔三圈也不想去干,不过为了不让师母哭泣,他也只能乖乖的照办:“行,什么时候动身?”

“还有两个注意事项。第一,你不能告诉梓童她现在很危险,如果她知道了,就会担惊受怕,漂亮女孩子在担惊受怕时,就会老的格外快——那就不是在保护她了,而是在犯罪。”

“就她,会与漂亮这两个字沾边?”

李南方满脸都是不信的神色,眼前又浮现出十年前看到的岳梓童小模样了,张嘴做了个呕吐的动作。

“哼哼,我老人家的小姨子,会不漂亮?”

老头冷哼几声:“要不要,问问你师母?”

那老家伙又抬出师母,就算岳梓童是个一只眼睛的丑八怪,李南方也得捏着鼻子承认她很漂亮:“行,行,她很漂亮行了吧?赶紧说下一个注意事项。”

“这个呢,很简单,就是你要以什么身份接触她。”

“富家公子怎么样?我觉得我最适合——”

“别做那美梦了。”

“靠,那就留学海归,文质彬彬的那种——”

“你初中毕业了吗?”

老头再次打断了李南方的话,这让他很愤怒:“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的意思呢?”

“刑满释放人员吧。”

老头慢悠悠的说:“这个,很适合你。”


 

第5章 :要嫁给一个怪物

七月一号,华夏青山市。

坐落在天桥街37号的开皇集团总部大楼会议室内,十数名公司分列会议桌两侧正襟危坐,聆听岳总的训话。

作为青山市明星民企的开皇集团,主要业务与女人有关。

这个世道,女人的钱无疑是最好赚的,身上穿的,脸上抹的,手里拿的——只要忽悠的水平够高,价钱高的够人心疼,她们就会哭着喊着的把钱送来,才不在乎老公赚钱赚的有多辛苦。

今天岳梓童召开这个会议,是因为有消费者使用了公司的脱毛膏后,发生了严重的过敏休克现象,幸亏抢救及时才没有出人命。

这可是重大事件了,由不得岳梓童不郑重对待。

负责生产的副总齐红军在会议开始后,额头上的汗水就一直干过,平时就相当冷傲的岳总,今天火气特别大,当着这么多人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甚至说出了‘不行就退位让贤’的狠话。

直到岳总端起水杯喝了口水,拿起香烟点上一颗后,大伙心中总算才松了口气,开始琢磨岳总为啥发这么大火了。

大家伙哪儿知道,岳总发火的真正原因,是上个月她在美国执行最后一次任务时,竟然把黄花身子给不小心弄丢了。

唉,真是倒霉啊,怎么就那么巧呢?

袅袅青烟冒起时,岳梓童又想起了让她无地自容的那一幕,以及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家伙了。

其实当天离开酒店后,她就后悔没开枪把那个男人一枪崩掉了。

不过同时她也有种隐隐的报复快感:第一次送给谁,也比送给那个恶心的怪物要好很多。

十年前,那个怪物竟然敢偷看她洗澡——被发现后,他被家里最没出息的大姐夫揍了个半死时,岳梓童还是有些可怜他的。

可大姐带走那个怪物的当晚,爷爷竟然不顾她的感受,说他俩也算有缘,那就按照岳家的第四条家规,长大后结为夫妻吧。

尽管那年岳梓童才十二岁,可在听爷爷这样说后,还是被吓得当场昏了过去——如果不是为了母亲,岳梓童宁死,也不会嫁给那个怪物的。

为了让出身贫寒且又生性怯懦的母亲,远离勾心斗角的豪门,能够有个幸福的晚年,岳梓童在不吃不喝一整天后,才答应长大后嫁给那个怪物,但前提是不许告诉任何人,而且岳家要给她准备一份丰厚的嫁妆,她要带母亲单独另过。

岳老爷子答应了她的要求,开皇集团就是她的嫁妆。

深感命运不公的岳梓童,为了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在十六岁那年加入了国安,成为了一名光荣的特工。

岳老爷子倒没反对她去干特工,只是给她开出了条件:最晚今年六月底就得退役,准备与李南方完婚。

为确保她能成为一名合格的总裁,早在两年前,岳梓童就正式接手了开皇集团总裁位置,为她的正式退役做准备。

听说那个怪物当初偷看我洗澡后不久,就被大姐夫带去了国外,不知有没有死在外面,这么多年来也没消息。

不过够呛,昨晚爷爷还专门打电话来说,今天那个怪物会来青山找我的,还让我不要害怕,因为他现在已经变成正常人了。

切,就算他成为正常人,也是个恶心的怪物!

想到自己这具娇媚柔嫩的身子,即将被一个恶心的怪物压在身下可劲儿的践踏,岳梓童就想呕吐,就恨得咬牙,嘎崩嘎崩的响。

高管们看到她这样子后,神经再次绷紧,大气也不敢喘一口,生怕会招来岳总的倾盆怒火。

会议室内死一般的沉寂,压抑的让人窒息。

发现下属们被自己吓得够呛后,岳梓童脸色稍稍缓和,淡淡地说:“散会吧。”

众高管这才如蒙大赦,用最快的速度离开了会议室,只留下了岳总的小秘书闵柔。

“岳总,您不要紧吧?”

看出岳总脸色很不对劲后,替她满了点水的闵柔,轻声问道。

“我没事。”

岳梓童摇了摇头,忽然问道:“今天,是不是要有一场特别招聘?”

“是的,这是您上周就吩咐的。”

“嗯,那好。”

岳梓童想了想,才说:“等会儿,如果在参与特别招聘的人中,发现一个叫李南方的人时,先不要声张,把他带来我办公室好了。”

“李南方?”

闵柔稍稍愣了下,点头:“好的,岳总。”


 

第6章 : 刑满释放人员

开皇集团创建后,承诺每年帮助国家解决五个有家庭的下岗职工,三个退伍军人,两个残疾人,一个刑满释放人员的就业问题。

每年的七月一号这天,他们手持相关部门开具的介绍信,来开皇集团参与面试。

其实只要他们愿意,基本都会被招聘的,所谓的面试,无非是主考官要根据他们的表现,来安排适合于他们的工作而已。

招聘工作定于上午十点,大家伙早早就来到了大厅中等候,满脸兴奋的小声议论着,毕竟开皇集团可是青山地区最大的民营企业,福利待遇特棒,一般大学生要想被招聘也很难的。

眼看马上就十点了,十个人议论的焦点,转向了还没露面的最后一个人——刑满释放人员。

毫无疑问,无论吃不上饭的下岗工人,还是身残志不残的残疾人,都对刑满释放人士没多少好感。

在普通人的印象中,蹲过监狱的家伙,就是回炉重新锻造一次的人渣而已——据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哪个人渣能在开皇集团干满一个月。

无他,人渣一般都很反感被纪律约束,而且心比天高。

今年这个好运气的人渣,能不能干满一个月?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谈论的人渣,正摸着青虚虚的脑袋,乘坐公交车向这边赶来,心里还在咒骂着该死的老头。

根据老头的建议,李南方最好以刑满释放人员去就业,毕竟这种人渣无论去了哪家公司,也不敢有人欺生的,可以充分发挥他亡命、不要脸的精神,迅速站稳脚跟。

李南方有些不高兴,就问能不能换一个身份去?

老头问,你是有家庭的下岗职工吗,你是自强不息的残疾人员吗,你有过参军的经历吗?据我老人家所知,你倒是被警察抓过不下十次了,每次都害的你师母哭……你应该最熟悉号子里的那套流程了。我老人家可以负责任的说,开皇集团这个刑满释放人员名额,就是为你准备的!

好吧,好吧,算你老东西说的狠,我就是那刑满释放人员了,反正就是一年期限,也不算事,就当是休假了——李南方又问:那我有什么好处?

老头说,有啊,一张银行卡,里面有十万块钱的零花钱,还有一把黑色军刺,是你在强盗窝子里混时,教给你怎么揍人的高人所留,用来防身最好。

李南方说,军刺不军刺的无所谓,就是钱太少了点吧,才十万块,数目再变变。

老头说好啊好啊,变成五万块了。

李南方大怒,卧槽!

老头说,我听到你骂我了,现在变成三万块了。

李南方说,小心我揍掉你满嘴的牙。

老头说,那样你师母就会哭——

好吧,李南方说,那我该怎么成为一名被驱逐出境后,再回国坐牢的刑满释放人员呢?

老头说这个好办啊,你在美国的绿卡早就失效了,只要去大街上犯罪被警察抓住,马上就能满足你的心愿了。

李南方问,你是让我去找个美女强奸吗?

老头说,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两天在干啥,还不是在暗中调查某个富太太,准备施展你的神棍手段,来坑骗人家钱财?

李南方说,我知道了,你是想在我坑骗成功时,再见义勇为的站出来揭发我,然后警察就会把我抓进警局,遣送回国。

老头说你真聪明,就安心的去吧。记住啊,岳梓童是你小姨,千万不能对她无礼,要像伺候长辈那样的伺候她,要不然你师母就会哭——

李南方也想哭。

本来他是以诈骗罪被遣送回国的,怎么出狱后就变成强奸犯了呢?

需知道,罪犯中也分等级的,等级最高的莫过于一言不合就行凶杀人的,那是大爷,在监狱里也会受到同类的敬畏。

等级最垫底的,就是强奸犯了。

李南方可就纳闷了,大家伙都是犯人,就因为他脑袋上贴了‘我是强奸犯’的字条,怎么是人不是人的,就想把他当做一坨屎踩呢,害的他只能把人满嘴牙打碎后,才改变了这种不公平的待遇。

十点过五分,公交车停在了开皇集团站牌下,李南方看了眼周围那些宁可挤成一团,也得距离他足有半米远的乘客,又对那位在他让座不敢坐,死活被他按在座位上,到现在还在打哆嗦的老奶奶笑了下,才迈步走下了公交车。

他在下车时,明显听到车上的人,都长松一口气。

“嗨,至于嘛,不就是我穿了一身犯人工作服吗?早知道你们这样怕我,真该趁机摸摸那性感少妇的大腿,白花花的总在老子面前晃啊晃的,难受死了。”

李南方轻蔑的笑了下,昂首挺胸大步走向了开皇集团总部大楼。


 

第7章 : 真是有缘啊

哟,这小子很有个性啊,就不怕被当做逃犯再抓进去吗?

看到身穿囚服的李南方走过来后,大厅门口晃荡的几个保安,马上就迎了上来,为首一个眼里带着明显的鄙夷神色:“哥们,是来我们公司参加特别招聘的吧?”

“是。”

李南方递上介绍信,又摸出一盒烟:“来,来来,抽烟。”

“对不起,集团有规定,我们在工作期间,不得接受任何人的贿赂。”

为首保安满脸的严肃神色,抬手挡开了李南方递过来的香烟,心中冷笑:呵呵,开玩笑,哥们啥时候抽过六块钱一盒的红将?没得辱没了身份。

你有狗屁的身份啊,不就是个看家护院的?还好意思说‘贿赂’这个词——李南方暗中撇了撇嘴心想,老子不会是来到装比窝子里了吧?

确定李南方的介绍信真实可靠后,为首保安转身指着大厅:“拿去给前台客服人员看,她们会告诉你去哪儿面试的。”

正如死老头所说的那样,人渣总是让人怕,正在大厅内办理业务的那些人,看到他进来后,还都用好奇的目光盯着他,不过在他看回去后,就赶紧低下了头。

反倒是青春靓丽的客服小妹,露出了他很渴望的亲切微笑:“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我是来贵公司参与特别招聘的,这是我的介绍信,请过目。”

在陌生美女面前,李南方总能保持应有的绅士风度,就是眼珠子不怎么听话,叽里咕噜的在人家脸上,胸上乱转,身躯内那个恶魔又在咆哮:扑上去,办了她!

“李先生,请稍等。”

假装不在意李南方看她的客服小妹,看完介绍信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小声说了几句什么,才抬起头来笑道:“李先生,闵柔闵秘书请您去十二层的总裁办公室,她说岳总要亲自接见您。”

哦,看来那个丑丫头已经知道我今天要来,生怕我会给她丢人,这才特意让我去办公室找她——在来时的路上,李先生就做好要在面试官面前装比的充分准备了,现在却无用武之地,这让他多少有些失望。

“她倒是很会享受啊,走廊内都装潢的这么高档。”

李南方走出电梯,随意打量了下走廊,摇了摇头走向东边的总裁办公室。

快要走到门口时,一个身穿白色职业套裙,黑色细高跟皮鞋的都市女郎,从办公室内走了出来。

咦,是她!?

看到都市女郎后,李南方虎躯一震,差点就惊叫出声。

这个都市女郎不是别人,正是上个月在美国与李南方有过‘上半次情’的美女。

李南方本以为,这辈子他都不会再遇到她了,却没料到俩人才分没多久,就再次相见了,还是在岳梓童的公司内。

真是有缘分啊,难道老天爷故意撮合我们俩,要完成未完成的下半次情?

不过,岳梓童知道这美女其实不是一般人吗?

李南方满脸亲和的笑容,快步向前伸出了右手:“美女,你就是闵秘书吧?”

客服小妹打电话时,李南方可是听得很清楚,是闵秘书让他来这边的。

就凭岳梓童对他的态度,肯定不会亲自迎接他了,那么这只能是那个闵秘书了。

“是,我就是总裁秘书闵柔。”

看到李南方穿着囚服,还是脏兮兮的,冷眼打量他的美女黛眉皱起,正要训斥他怎么不懂规矩时,忽然醒悟过来:他的样子,怎么这么眼熟?

与前些天相比,原本一头‘乌黑秀发’的李南方,现在成了个青虚虚的秃瓢,又穿了一身囚服,美女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出他,也是很正常了。

但她却记住了他的声音,呆愣瞬间后就猛地醒悟,失声叫道:“你——是你!”

“对,对,就是我。”

李南方笑眯眯的点头,低声说:“闵秘书,咱们还真是有缘啊。”

“你,就是李南方!”

岳梓童银牙紧咬,恨不得拿枪问问老天爷:你为什么这样偏袒这个怪物,让我到底没有逃过他的魔爪,早在前些天就夺走了我的第一次?

看到岳梓童小脸发白,全身发抖后,李南方还以为她在害怕自己会拆穿她呢,连忙小声安慰她:“闵秘书,你放心,我是不会把那件事说出来。我是个聪明人,知道唯有守口如瓶才能活得更长久一些的道理。”

闵秘书怎么会在美国被人追杀,她又是什么身份,李南方现在不想去多管,只要她不伤害岳梓童就行。

“好,你最好是别多嘴,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岳梓童接连几个深呼吸后,才慢慢恢复了理智,转身推开了房门:“岳总,找你的那个人来了。

第8: 不要脸的男人

“让他进来。”

一个淡淡地女孩子声音,从办公室内传了出来。

办公室面积很大,装潢更奢华,仿佛不这样就不足以显摆她多有钱那样。

一个身穿黑色套装的女孩子,坐在一张宽大到离谱的老板桌后面,正在埋头拿笔写着什么,看都没看他一眼。

装什么呢,就算对我没什么好感,有必要这样拿捏吗?

李南方知道‘岳梓童’在暗中观察他呢,暗中冷笑着,走到沙发前坐了下来。

坐在白色的布艺沙发上后,李南方故意用力搓了几下,挪动了下位置,他坐过的地方,马上就多了个屁股形的黑印子。

他没猜错,闵柔确实在用眼角余光观察他。

岳总告诉闵柔说,那个叫李南方的刑满释放人员,是来自她老家的远房亲戚,需要特意照顾一下,这才亲自接见他。

谁都可能摊上个不争气的亲朋好友,岳总有个坐过牢的远亲,这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闵柔又不明白,岳总怎么会让她假扮岳总呢,难道李南方不认识岳总?

还没有等闵柔搞清楚这些,李南方就被假装是她的岳总带进了办公室内。

看这家伙眉清目秀的小白脸样子,好好的干嘛犯罪呢——闵柔有些惋惜时,就听岳梓童低声训斥道:“李南方,是谁让你坐下的?”

闵柔只顾着暗中观察李南方了,却没注意到他正在故意弄脏沙发。

李南方不愿意了,翻了个白眼,阴阳怪气的说:“哟,闵秘书,岳总还没有说我什么呢,你就不愿意了。不知道的,肯定以为你才是老总。”

他最反感狐假虎威的人了,哪怕美女的来历很不一般,不过他可不在乎。

“你——哼!”

岳梓童被噎的小脸通红,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冷哼着看向了别处。

李南方却没放过她,手指敲了敲案几,大爷般的语气:“渴了,闵秘书,倒水。”

混蛋,你这是在自己找死,可别怪我!

岳梓童再也受不了了,抬手就伸向腰间。

她在退役之前,都是随身携带枪支的,狂怒之下只想掏枪把这家伙的脑袋打爆。

但她伸手后,才想起她已经失去了配枪的资格。

看到她做出这动作后,李南方目光一闪,故作惊讶状的叫道:“吓,闵秘书,你不会随身携带手枪吧?还是,你那儿有水呀?不过位置好像不对哦。”

“李南方,你还有完没完?”

看到岳总神色很不对劲后,闵柔及时拍案而起,拍完桌子就看向岳总,等候下一步的指示。

我先忍了,混蛋。

岳梓童用力咬了下嘴唇,转身快步走向饮水机前时,给闵柔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先按照商量好的去做。

“完了,完了。就是看你这秘书脾气很大,貌似她才是老总似的,想代你指点她几句最起码的待客之道。”

看向闵柔时,李南方满脸笑容,眼睛好像扫描器那样,在她脸上来回的扫。

“介绍信呢,给我看看。”

闵柔被李南方那邪邪的眼神,看得心里发毛,连忙皱眉问:“怎么穿这身衣服来公司,就不在意自己形象吗?”

“我也想穿的人模狗样儿的啊,可没钱。”

李南方嘻嘻笑道:“当然了,这都是拜岳总您所赐——要不这样吧,你先给个三五百万的,我去买身衣服穿?”

“三、三五百万去买衣服?”

闵柔还真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人,跟女人伸手要钱都不带结巴的,张嘴就是三五百万,好像三五块似的。

“昂。”

李南方点了点头,又说:“我这个人吧,自尊心特别强,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跟女人伸手要钱的。所以呢,你最好先给个三五百万,那样我自己就有钱花了。”

“你、你这是做梦!”

闵柔真气坏了,全然忘记了她是假扮岳总的了,风目圆睁正要训斥什么,正在泡茶的岳梓童,忽然重重咳嗽了一声,又给她使了个眼色。

闵柔立即心领神会,马上冷哼一声:“哼,说话注意点,这可不是在监狱里,你对那些人、那些罪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出去等,我先看看介绍信。”


 

第8章 :叫我小姨

李南方站起来,又在闵柔脸上扫了几眼,邪魅的笑道:“嘿嘿,可别让我久等哦,我这个人的耐心有限。”

如果不是岳总在场,闵柔真想拿起水杯,砸在他那张色眯眯的臭脸上。

李南方刚出去,她就怒冲冲的说道:“岳总,您这个亲戚,也太——”

“我知道。”

岳梓童摆手打断了闵柔,秀眉微微皱起,双手环抱在胸前,原地走动了起来。

岳老爷子早就说过,李南方不再是十年前那副怪模样了,他创造了早衰症病史上的奇迹,开始了逆生长,现在已经变成一个正常人了。

但这又怎么样?

无论李南方‘进化’的有多完美,在她心里,却依旧是那个让她恶心的怪物!

更何况,他竟然还是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男人,要想让她对他有好感,并嫁给他——岳总想到这儿后,就无比的烦躁。

就在这时,正在看资料的闵柔,忽然发出一声低呼:“啊,原来他还是个强、强……”

“强什么?”

岳梓童走过去拿起资料,只看了几眼,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不甘的怒吼:爷爷啊爷爷,你这是可劲的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让我嫁给一个怪物还倒罢了,关键他还是个强、奸犯,这不是在变相的侮辱你自己吗?

虽说岳总有个强奸犯的亲戚,确实让她很没脸,但也不用有这反应吧?

看到岳总全身发抖,脸色灰白,颇有忍不住要大放悲声的趋势,闵柔心中有些奇怪,小声问:“岳总,您没事吧?我觉得,这个李南方不合适在咱们公司工作,要不找个借口让他走?”

我也想让他走,最好是让他去死,可不行啊。

又在心里哭了几声,岳梓童才睁开眼强笑道:“我、我没事的。嗯,那个什么,李南方在来之前,家里人就特意给我打过招呼的,希望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放下资料,岳总咬了下嘴唇:“闵柔,我也不想再瞒你了,其实这个李南方是我的、我的——”

乖乖,您可千万别告诉我说,这个人渣是你的未婚夫!

不知为什么,闵柔忽然有了这念头,接着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吓,我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想法?

“你别胡思乱想.”

好像看出闵柔在想什么了,岳梓童有些羞恼的瞪了她一眼,随即脸色黯然的说:“他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按照辈分,他得管我叫小姨。”

“啊,他是您的外甥?”

闵柔傻掉,接着在心中大骂:谁家的外甥,看小姨时,还用那色眯眯的眼神啊?典型的恶棍,人渣!

她现在肯定在大骂我是个人渣。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还真变漂亮了,好没道理啊。

倚在走廊窗口上的李南方,看着天边远处的浮云,又开始诅咒那个恶作剧的老头子。

吱呀一声,背后有开门声响起,传来小秘书的声音:“李南方,岳总让你进来。”

“唉,让我等这么久,我都说过我耐心有限的了。”

李南方叹了口气,一步三摇的迈着四方步,无视小秘书冷森森的目光,走进办公室内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闵柔的眼神,依旧那样色眯眯的。

闵柔这次没有躲避,与他对视片刻,冷冷说道:“李南方,你如果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小心我告诉大姐,把你的眼珠子抠掉。”

听她提到师母后,李南方马上就老实了,挪开目光讪笑道:“岳、岳总——”

“什么岳总不岳总的?”

闵柔打断了他的话:“岳总也是你叫的?”

李南方有些不解:“那,我叫你什么?”

闵柔淡淡地说:“叫我小姨。”


 

第9章 : 人渣改造计划

“啥,叫你小姨?”

李南方愕然。

“不叫也可以,我会打电话告诉大姐的。”

闵柔慢悠悠的说着,她作势去拿电话。

“别,别打电话,不就是叫你个小姨吗?切,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十年前又不是没叫过。”

李南方赶紧站起来,看了眼旁边的岳梓童,才不情愿的对闵柔叫道:“小姨。”

“没听到。”

闵柔板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还是给大姐打电话吧。”

“小姨好!小姨吉祥,李南方在这给您请安了!”

李南方是真怕她会给师母打电话,连忙大声问好,心中却羞怒异常:老子是来保护你安全的,你反倒是拿捏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哈,老爷子没说错,这个人渣是真怕我大姐啊!

看到李南方乖乖的给闵柔请安,岳梓童心中狂笑:行,只要你有怕的人,我就不信玩不死你!总有一天,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岳总在得意非凡时,闵柔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要说这人渣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他还是很懂孝道的。嗯,这就好,只要花力气好好调教,应该能改造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李南方可不知道,他在外面等待时,他亲亲的小姨,已经与闵柔商量出一个改造人渣的计划了。

“这样才乖,坐下吧。”

眼角余光看到岳总微微颔首后,闵柔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李南方真怕她会向师母告状,重新坐下时,再也不敢像刚才那般吊儿郎当样了,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李南方,至于你为什么来开皇集团找我,你我之间应该心知肚明,我就不多说了。”

对李南方的态度,闵柔很满意:“但有两点,我必须得提前给你说明白,希望你以后能注意。”

什么狗屁的心知肚明?

你知道老头子让我来找你,就是来保护你的吗?

要不是看师母的面子,你拿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会来的——唉,可惜不能说啊。

李南方心中老子老子的骂着,表面上却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诚然,你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但按照辈分来说,你终究是我的外甥,所以以后必须得尊重我。”

闵柔说着,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岳总的杯子:“这一点,相信你应该不会有任何意见吧?”

李南方摇头,很乖巧的回答:“没有。”

“第二点呢,就是有关你的身份。”

闵柔黛眉微微皱起:“你自己也该知道,你是犯什么错误才进监狱的,是强、是相当的不光彩。所以我希望,以后无论在哪儿,在守着有外人的情况下,就不要喊我小姨了。”

“我知道,你这是怕丢人。”

李南方说着,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岳梓童。

“闵秘书是我的嫡系心腹,她知道是不要紧的。”

闵柔看出李南方在想什么了,特意解释了一下时,心中很为顺势再次拉近与岳总的亲密关系而得意。

“好,我知道了。”

李南方点头:“还有吗?”

“暂时没有了。”

闵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哦,对了,你穿着一身囚服算怎么回事?走,我带你去买几身行头,顺便洗个澡,算是洗掉身上的晦气吧。”

坐监出来的人,基本都会洗个澡的,李南方对此倒是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之前他可是多次蹲过局子了,每次回来后,师母都会嘱咐他必须洗澡的。

“那,我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至于你做什么工作,等你明天再来,我会给你安排的。”

闵柔淡淡地说:“你先去下面等,我安排一下工作就过去。”

堂堂岳总要亲自陪同他去买衣服,临出门之前先安排下工作,这是很正常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多想,点了点头后转身走了出去。

“岳总!”

闵柔满脸都是兴奋的神色,还有一些不安。

“别担心,按计划行事。”

岳梓童双手环抱在胸,走到落地窗前,望着下面的停车场冷笑道:“哼哼,对付这样的人渣,就得采取非正常的手段,让他知道厉害后,他才会变老实!”

 由于篇幅限制,本次连载仅到此处,后续更多精彩内容请长按下方二维码继 续阅读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未完待续……微信篇幅有限,点击阅读原文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