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票房过亿:其实好的娱乐从没输过,这次互联网也赢了

36氪 2018-07-10 14:11:50

36氪微信号:wow36kr


导语:从网络剧到大电影,《十万个冷笑话》几年来在互联网上积累的势能终于爆发——前两天票房已经过亿。虽然工业水平和故事的细节表演冲突都还有欠缺,但像这样一部脱胎于互联网、内容上有明显的二次元同人作品影子、面向全年龄段的动漫作品能出现在电影院里并排上好档期,并且成为票房黑马还是第一次。


5年前《十冷》只是作者寒舞的练手习作,但现在已是集漫画、网剧、舞台剧、手游和大电影等作品形态的IP。此间阑夕写文称这是娱乐至死的胜利,其实我想说,好的娱乐从来就没输过,这个类型可以有。


动漫的网络之门打开了,是好事。趁着这个机会,36氪电话采访了《十冷》的两位编剧、导演卢恒宇和李姝洁。以下是采访内容:



  • 36氪:首先恭喜下票房过亿,发表一下感言吧?(怎么有种娱记的即视感...)


卢恒宇: 哈哈,不作死就不会死...



  • 36氪: 你们是怎么跟“有妖气”结缘的?


李姝洁:之前我和卢恒宇都在《有妖气》上发过漫画,当时的编辑又刚好是负责《十冷》的编辑,跟他们合作是觉得彼此都有做好漫画的初心,还不是想着先盈利,直到现在我们都是生活中很好的朋友。



  • 36氪:1 个月搞定剧本是什么概念?


卢恒宇:其时自己压抑很久了,之自己写过很多本子,也攒了不少梗,因此在荧幕电影的结构、节奏上把握得还不错,下一次不会这么快了。


李姝洁:我们俩虽学的不是编导专业,但我们优势在于阅片量大,电影的类型、结构总共也不多。



  • 36氪:《十冷》里你最喜欢的梗是?


卢恒宇:我最喜欢的啊,鸟王穿上盔甲变身的那一幕,环太平洋、钢铁侠、变形金刚、战神金刚等六神合体即视感瞬间就有了。


李姝洁:我觉得最爽的是结尾的表现手法,一边演着最后的结果是怎样,一边又是主角在总结一些台词,这本来是我们的诺兰很喜欢用的表现手法。




  • 36氪:能不能做一个马后炮的总结,哪些因素导致了《十冷》在人们眼中是一个现象级动漫电影?


卢恒宇:天时地利人和吧,全占了。中国以前没有这种类型吐槽类型的动漫,固定观众群倒不定有这么大,但很多人都抱着热闹的心情来看了。从第一部网剧出来它就算是现象级的,后来各种机缘巧合周杰伦来配音就更火了,群众基础也在这两年内也在互联网上积累了起来。包括电影上映时也遇到了好档期,同时段内刚巧没有纯喜剧类型的作品,还有一些电影表现没达到预期。


一开始很多人对《十冷》的预期是段子的累积,但我们讲的确是一个完整的故事,很简单很传统的好莱坞三段式叙事结构,只不过中间加入了《十冷》灵魂式的搞笑,再加上万达排片也很给力。


李姝洁:这次我们挺幸运的,不管是遇到有妖气还是万达,都是卯着一股劲儿,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事情做好,而且我们团队也经历了七八年的磨合了。



  • 36氪:作为一部脱胎于网剧的大电影,它身上有什么是跟传统电影一样的,什么是传统电影没有的?


卢恒宇:跟传统电影比,就故事结构、人物动机来讲《十冷》就是一部传统电影, 我们长期在互联网上播,现在的人也都在互联网上,区别就在于敢不敢突破过去的局限,比如我们可以很跳脱,我们最有代表性的还是在最后,主角对着屏幕,也就是观众提出问题,电影本身很接近跟观众互动的行为,以前的电影和观众有一个 16:9 的天然屏障,现在我们想要打破这个屏障。


李姝洁:这也可能是吐槽、弹幕给我们的灵感,跟观众的距离很近。比如前方高能,琢磨最后他发什么大招呢——吐槽太多,仰天长喷直接就吐出弹幕来了,能量球拉开一看写的全的前方高能。


我们这个电影比较实验性在于寒武(原作)的破坏式搞笑,他能把本来挺正经挺认真的玩意儿“得儿”一下破坏成一冷笑话,打破你既有的情感。通常是卢恒宇先写一正经故事,寒舞来各种破坏,然后卢恒宇再顺回来。通过电影把整个世界观揉起来,告诉大家为什么会有十冷的世界观,这中间就有了时光机的想法——我们想的是正经的时光机,到寒舞那里成了“时光鸡”,这也是一个突破。



  • 36氪:为什么鲜有人吐槽《十冷》的原生广告,你们是怎么选择广告合作方的?


李姝洁:我们不太排斥这个东西,只要你舍得死,我就舍得埋,只要你玩得起,我就一定能编个笑料把观众逗乐,而不是硬植入,让观众觉得“又在做广告”,很幸运这次找到十冷的都挺玩得起的比如小米、苏宁啊和招行。


当时卢恒宇在上海,电影中期制作进入了纯工业化制作阶段,很大一部分工作是每天写写修改意见,对一个编剧和导演这过程挺无聊的,有个执行制片人把卢恒宇约出来,准备了一个下午的时间说服他。他本以为导演(还一脸大胡子)会很排斥广告,没想到卢恒宇表现得饥渴难耐——终于可以开脑洞了,差不多 10 几分钟就几个很搞笑的广告方案就定下来了,制片人当时都傻了,原来是这种情况。合作方都挺有娱乐精神的。


卢恒宇:我们最想做的还是娱乐性,不过遗憾的是弹幕场没批下来,因为这个片子就是为吐槽而生的一部电影。




  • 36氪:你们还记得跟自己吃过饭的粉丝么,对他们什么印象?


李姝洁:观众老爷太捧场了。我们当时就问,“你是不是就是妖气的托儿啊”。其实当时众筹的 100 多万在成本里并不占多大比重,但如果没有这些,后面“有妖气”在跟万达谈时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咖,说明是有观众基础。



  • 36氪:目前国内的动漫网剧处于什么样一种行业状态?


卢恒宇:还处在一个初期阶段吧,大家都感到一阵妖风吹起来了,以前没片子做现在有活儿做了,不过每个人都还在找自己的方向,甚至是内容的方向,类型片还少,接下来应该开拓更多不同固定类型的故事,把观众分流,找到自己的观众群。


李姝洁:吐槽类因为搞笑逗乐比较受欢迎,市场需要在搅和得活一点,还处在抛物线往上走阶段。现在有一些动画过于看重数据,想要快速火起来,用了一些不舒服的博眼球的方式,比如卖肉。十冷一直都在抖节操,但从来不去毁三观,我们一直在正经得讲故事,虽然人物很荒诞(就是一本正经得胡说八道...)。我们片里的亲情、友情、爱情大家都是可以 get 到的。



  • 36氪:你们正在改编的《尸兄》算是另一种类型么?


李姝洁:《尸兄》的状态现在有点拧,因为毕竟是改编,我们的理念是一直是尊重原作的内核,但这部作品价值我们不是特别认可。第 1 季时我们想改编的东西还挺多的,到第 2 季给人看出来了,就被说了,但不改的话我们又觉得不是自己所相信的好故事,所以有些僵持。


卢恒宇:接的时候就考虑的是市场需要各种类型片,这种恐怖的也是需要的,《行尸走肉》什么的大家也挺喜欢的。但做影视的人特别在乎故事结构,《尸兄》这部漫画它不埋包袱,不考虑背景,往往为追求一个效果就让一个角色就出来了,然后过两集死掉了,这些都导致作品逻辑性不强。



  • 36氪:《十冷 2》今年能上么?


李姝洁:比较悬,不过已经在聊了。说实话,国内动画的工业级别整体来说确实很落后,第一部大家都报着包容心态,不会过多挑刺儿,不过画面质量和表演的细节冲突确实赶不上,接下来要出《2》《3》压力还挺大的,尽力先把自己做好吧。



  • 36氪:你们现在多少人,喜欢招什么样的人?


卢、李:电影刚开始时团队刚开始 6 个人,现在有 20 个人,想专心做动画的,有匠心的,有爱的,能像工匠一样琢磨画面,表演的。



--------



氪星人出书啦——《“我”——移动互联网创业的未来》



通过一本书,作为移动互联网原住民的我们帮你看清创业的未来:一个人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志创造的世界,一个以“我”为中心的世界。


一趟有《“我”》陪伴,通向未来的梦幻之旅就要启航了。点击“阅读原文”进入微店了解更多详情及预购吧。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