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万个冷笑话破亿了,你怎么看?

资深动画师联盟 2018-06-09 07:26:28


先说明,这不是影评,虽然我特别自豪于曾经写过无数篇国产电影影评文字。


在看《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之前,我完全没看过同名网络动画短片,哪怕是一秒钟片头我都不曾看过,我自然不是这个系列的粉丝,对导演也不熟悉 。

那就只说这部电影本身吧。




看完这电影,我第一次有种感觉:新一拨(不是某一代)中国电影人很可能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貌似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消解权威,表面暂时不被“传统”所接纳,但却命中眼下年轻观众需求的靶心。


这个电影从审美上,无论你是否接受,它是自成体系的。


而且某种程度上,它在解构、后现代表达的基础上,也很是尊重商业电影类型化叙事规律,这也是它必定受到年轻人喜爱的重要原因——大众娱乐,可以有形式上的颠覆,但不能超出“大众审美”范畴。


换句话说,你会发现《十万个冷笑话》大电影的故事,某种程度上跟《银河护卫队》如出一辙:都是一帮不靠谱奇葩猪队友拯救世界的故事。




看之前,我只是看了预告片和海报,注意到了这部电影。

此后几个月,我不断跟身边不少朋友(包括朋友圈)反复说:“这是我整个贺岁档最想看的一部国产电影”。



首映当天,我身边更多是一些跟我年龄相仿三十岁以上的成年人。


整个观影过程,我认为现场反应因为观众群年龄层导致他们的反应偏保守了些,因为居然整个过程中笑次数最多、最大声的居然是我。


我看着挺开心,基本满足了我所有预期,甚至还多给了我一些预期外的联想。



我特别高兴,因为终于出现这样一部年轻人喜欢的主流电影,这样的电影老几代中国电影人完全做不出来,或者说,这样的电影跟过去二三十年中国电影传统完全不在一卦上。


我并没有说未来国产电影都应该是《十万个冷笑话》这样的,电影的发展并不是一味否定过去(应该恰恰相反,批判的继承,但恰恰中国电影过去二三十年是即无批判,又无继承)。




《十万个冷笑话》提供了新的可能性,这个可能性跟我之前提过该如何用电影的宽度审视《一步之遥》完全不同。显然我个人,更认可《十万个冷笑话》这种对电影内容与形式的探索和创新。




最近看完Michael Lewis新书Flash Boys(台湾译名:快闪大对决),其中提到华尔街投行面试时一道题:在一个限定长宽高的虚拟长方体空间里,分别有一只蜘蛛和苍蝇,问蜘蛛抓住苍蝇的最短距离是什么?难道是两者间直线距离最短吗?不尽然。


好吧,让我借用大刘“黑暗森林”理论,让我们从更高维空间来思考这个问题。


首先,“啪!”把这个长方体空间拍扁,直接把三维空间降维到二维,这样蜘蛛和苍蝇同时处于一个平面上,这样的距离就最短了吗?还是不尽然。


甚至你可以继续用高维“上帝”视角,把二维平面空间以两者中点再进行对角折叠(想象一下,如果二维空间可以像一张A4纸一样被折叠),仿佛你制造了一个“虫洞”,然后把蜘蛛和苍蝇两者间的距离缩短到了——零。




好吧,我想说的就是《十万个冷笑话》抛开所谓的“上下、左右、前后、时间”这一系列传统电影坐标,直接用最简单的二维动画“野蛮地”去推动一个“脑洞大开”的叙事,强行让你接受类似“永远被空手接白刃”的神奇设定⋯⋯


由此,碎片本身即是意义所在,“电冰箱问题”就是情节组成的一部分。





《十万个冷笑话》和《一步之遥》有一个共通之处,就是让传统审美,或者具体到“电影审查”,都有种茫然不知所措的感觉。


特别前者地导演英明地“预见”到,没有让白雪公主露出雪花花的胸脯。。。




但不同之处在于,在我看来《十万个冷笑话》是最近国产电影具有相当的“创新意义”。



“创新”和“互联网思维”一样,这些词都被用滥了。直接导致“创新一词用得太频繁,人们甚至忘记了它的真实含义。”




“创新的一步不应是保守或显而易见的,也不应是一大步。创新的一步是一种改变,既不是毫无章法的周转,也不是令人无福消受的粗暴。把一种事物的变体称为创新并不合宜。我们也不能把理论上而非实践中的进步称为创新。需要过分改变他人举止的剧变亦不能称为创新。真正的创新要足够与众不同,同时具有危险性。它可能差一点就会被视为荒唐事。他在灾难的边缘,但不会越界。他可以以任何形态呈现,唯独不会是和谐的。”





上面引用的话,不是我说的,是KK说的,不是今年,也不是2014年说的,而是他在1998年说的。

我认为同样适用于现在的中国电影。




《十万个冷笑话》的创新,就在影片结尾,一个个普通的20岁上下的年轻人,他们青春、快乐、肆无忌惮、张扬自我、自由。。。


这是现代年轻人应该拥有的精神状态,《十万个冷笑话》就是属于他们的电影,而不属于什么第五代、第六代或第几代中国电影人。





另一点感触是最近各种文章提及什么电影市场上的成功与失败,都会归结为这部电影是否具有“互联网思维”,在我看来,这种说法有愈演愈烈的趋势,甚至快偏执了。。。


世界的确在走向互联网化,但互联网本质一部分是“提高信息传输效率”,对于创意文化产业一部分的电影行业来说,原创内容或者创意本身是最核心的,一个精彩的创意故事或剧本是 从“零”迈向“壹”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从无到有”这一步是最核心、最难的,而此后从“壹到壹佰”,就是从拍摄制作到最终上映,影片见到观众,在我看来都是一个系统内自动运转的过程。




而在“从零到壹”的过程中,除非人工智能达到充分模拟人脑的程度,不然电影行业的核心会依然被“人类”牢牢把握而不是什么互联网。




如果一定要用互联网的角度来看待电影行业,应该更多是产品的细分化市场(高度类型化)后的社区化(年轻观众)运营过程(宣传整合营销)中,互联网会发挥巨大的威力,或者说,互联网更多会在“壹到壹佰”这个过程中发挥作用。


所以,无论是《泰囧》《心花路放》《匆匆那年》还是《十万个冷笑话》,内容的归归内容,互联网的归互联网。

24000块银幕的市场,逐步总会走向4万张,甚至5万张。


中国电影市场早晚放弃一部电影通吃男女老少观众的思维,张伟平建立的大片营销时代早就结束了。





互联网能帮到一部电影更有效地跟它的目标观众进行交流,而不能强行把一部电影推销给跟它目标观众不重合的群体,不是互联网办不到,是以往传统媒体也办不到。


所以,未来电影营销,投放在传统硬广上的预算比例,只会越来越少,不是差钱,而是没必要。





说回《十万个冷笑话》,如果一定要从内容角度跟什么互联网思维扯上关系,在我看来就是这部电影精确的展现了互联网“去中心化”的属性,也就是一种导演作为创意主导,整个动画创作团队呈现出一种“蜂群式智慧”的集体创作模式,而这种模式其实也是Pixar早期创作的原始模型。


因为从《十万个冷笑话》电影密集的台词、桥段和信息量来看,从创作规律角度来说,很难是一个导演和编剧独立完成,应该跟多是团队的集体智慧的结果。


而推向市场过程中,所谓的“去中心化”也是因为这部影片除了片名比较出名之外,没有大明星、没有大导演,所以与《小时代》那种定向消费的青春类型电影也很不同。




应该说,这部电影就是属于一批普通网友的,他们或许人数不多,涌进影院,因为影片整体品质过关,他们微博点赞,朋友圈刷屏,豆瓣打分,整个过程,或许这样的年轻观众并不追随某个人,并不痴迷什么,从网络而来,最终回到网络上去,其实整个过程的确更接近日本很多动漫大电影的消费模型。




从评论角度,我也不认为《十万个冷笑话》会树立起什么评论的权威,因为“破除权威”恰恰是影片所要强调的。




最后一点感触,关于文化输出,我倒是觉得《十万个冷笑话》可以向大陆之外输出,不是给外国观众,而是全世界的华人年轻人市场。


因为互联网破除了世界的地理坐标的意义,未来《十万个冷笑话》这种发起于网络的IP内容,更能够迅速与世界各地的华人年轻人建立起情感共鸣。


目前中国电影实在缺乏文化自信力的理由,整个过去十年,中国电影在文化意义上已经跌到了谷底,在我看来是一种从一个高峰奔向另一座高峰过程中历史性的“回退”,但这“回退”得也差不多了吧。




所以,希望所有业内电影公司,在“回退”过程中,更多投资《十万个冷笑话》这种年轻电影人创新的作品,这在历史上出现了很多次,我们专业的电影资本反应还是不够强烈。


虽然我们眼下还没有看到像“新好莱坞时期”,好莱坞片场疯狂版追逐给颠覆性年轻电影人投资的机会的盛况,反倒是国内目前资本市场更青睐去投资一些“壹到壹佰”过程产业链公司。





在我看来,“零到壹”这个过程的创意制片环节,更需要专业资本的支持,所以我还是会说句容易得罪人的话:希望投资人更多投资年轻电影人吧,因为他们才代表着未来。



关注“资深动画师联盟”回复:“薪资”查询中国动画师薪资水平状况!

扫描下发二维码加入“资深动画师联盟”公众号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