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儿童文学呼唤真正的校园小说

光明阅读 2018-08-12 12:07:38
点击上方   “ 光明阅读 ”   可以订阅哦!


这里除了干货,什么也没有!

每周二、周五与您相见!

《光明日报》—光明阅读

微信ID:gmreading

【文化评析】


儿童文学呼唤真正的校园小说


撰文|刘绪源


  刚刚落幕的上海国际童书展颁发了“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获奖的有5种中外图画书,5篇中国原创短篇小说,还有4本原创童书。这些作品既有生活气息浓郁的幻想小说,也有直面当下中学生困境的校园题材;既有回忆亲情的长散文,也有虚拟的幻想文学,质量都很高。但在评出原创童书后,评委们却普遍感到不满意,因为在这些作品中居然找不出一本直面当下校园生活的书。


  这话听起来有点奇怪,因为在童书营销上,校园小说一直是大头。在童书销售的黄金十年,有一个阶段,儿童文学就只剩了两个品种,一是校园小说,二是青春文学。但所谓校园小说,其实是校园笑话拼盘,大都以一段段的笑话连缀而成,并没有对校园生活的真正发掘,而青春文学则是雷同的少男少女的准恋爱小说。这种书一时成了书商最为热衷的童书,几乎将真正的儿童文学都挤走了。


  所幸批评的声音很快出现,人们明白商业性强并不等于艺术性强,更不等于教育性强的道理。自那以后,各种题材和形式的儿童文学创作又活跃起来,这才迎来了当下儿童文学创造的蓬勃局面。


  如果说,许多题材的作品大都恢复了创作的活力,那么,至少还有一个品种没有恢复,这就是校园小说。也许是因为所谓黄金十年的惯性太大,以至于一写校园,作家们的笔还是习惯于往搞笑上走,似乎不搞笑,校园生活就没法写。


《宝葫芦的秘密》张天翼


  校园里的现实矛盾那么多,学生所面临的生活、学习和心理困境那么突出,在儿童文学大发展的今天,为什么就没有人把它们表现在作品里呢?过去的老作家们写出过很好的校园文学,像张天翼的《宝葫芦的秘密》也属校园幻想小说,刘厚明、任大霖、任大星等则更是直面校园现实的小说家,为什么今天不再有这样的作家了?将儿童文学局限于校园当然是不对的,但在儿童文学里找不到真正反映校园生活的作品,是一件很令人纳闷的事。


  短篇小说里还是有深刻反映校园生活的作品,为什么在中长篇里却没有呢?原因很简单,短篇创作受当时商业大潮的冲击较小。短篇小说创作主要由几个优秀的少儿文学刊物在组织和推动,童书则更容易考虑到印数和销量。


  当然,描写校园生活的作品并非绝对没有。今年8月,春风文艺出版社出过“小布老虎—好孩子”系列,就是力求正面描写校园生活。去年5月,明天出版社出版的小长篇《向着明亮远方》,则是写“小升初”所引发的现实焦虑。只是这样的作品还太少,还未引起读者注意,更没有形成气候。因此,我们有必要呼唤真正的校园小说。


(作者系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评委、

儿童文学理论学者)

小贴士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

“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以“东方安徒生”陈伯吹的名字命名,前身是设立于1981年的“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是中国目前连续运作时间最长、获奖作家最多的文学奖项之一。2014年,“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正式更名为“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以表彰世界范围内对儿童文学事业做出卓著成绩的儿童文学创作者、儿童文学工作者和相关人士。

THE END

文末可以评论

写出您的观点

好文推荐

【书评】中华先民的诗意生存

 △点击图片图片进入文章

【书评】旷世大儒——朱熹

 △点击图片图片进入文章

【读书会】重温精神的力量      

 △点击图片图片进入文章

内容来源:《光明日报》( 2016年11月29日 02版)儿童文学呼唤真正的校园小说

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期编辑:孙金行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