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寂多年后的勃发 2015年将成国产动画元年

桂宝大电影 2018-08-09 13:12:18


2015年在国产动画电影史上应该是被铭记的一年。年初的时候,《十万个冷笑话》上映,成为元旦档的一批黑马;年中《西游记之大圣归来》上线,一路扶摇直上,绝地逆袭,打破国产动画电影票房纪录;年末,追光历时数年打造的《小门神》将上映。以前,6000万元曾被视为非低幼国产动画电影的一块“天花板”,如今,这块天花板已被打破。长久的被唾弃、辱骂,给观众带来交替的希冀和失望的国产动画,或许终于等来了它的翻身之日。




动画产量世界第一的尴尬


早在2011年的时候,中国的电视动画产量跃居世界第一,远远高于日本。当时的数据显示,2008年至2012年的5年中,制作完成电视动画片达1786部、过百万分钟,产量多年持续增长。一边是高居世界首位的动画产量,一边却是优秀动画作品的严重缺失。“高产”与“低质”对立,国产动画问题到底出在哪儿?


这样的增长背后,有着暧昧不清的原因,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国家以每分钟为单位制定的补贴标准,于是就出了《蓝猫淘气3000问》等数千集的动画。


2004年,在推出相关鼓励政策后,当年国产动画时长就达到了2.18万分钟;到2007年时,国产动画产量达186部,时长达10万分钟;2011年动画片时长达到最高值,为26.12万分钟,成为世界第一动画生产大国。2014年起由于各地政府减少补贴力度,动画片产量急剧下跌。


上海河马动画总裁徐克认为,对国产动画不是不保护,而是要找到有效的保护方式,找到和创造长期有效的档期资源,有效降低动画电影的宣发成本和费用,与影院和院线放映方形成独立的、仅针对于动画电影的保障与分账机制。


“无明星配音、非游戏或动画片改编就是三无产品”


对于普通消费品而言,三无的意思是,无生产日期、无质量合格证以及无生产厂家,而对于动画电影,无明星配音、非游戏或动画片改编就是三无产品,北京其欣然数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桂宝之爆笑闯宇宙》的导演王云飞告诉记者。




长期以来,投资人对于动画电影的认知就在于以上三点,没有明星配音,又不是动画片或游戏改编成的动画电影很难得到投资人青睐,这大大打击了国产动画电影原创的积极性。


《喜羊羊与灰太狼》的成功让投资人看到了电视动画片改编成电影的票房号召力,《赛尔号》让投资人看到了游戏改编动画电影的力量,他们对这类改编动画电影持有更大的信心。其实也不难理解,这些项目如当于成熟的IP,开发难度小,风险低,成功几率高,投资人自然更愿意尝试。


王云飞对此也很无奈,2012年上映的《神秘世界历险记》也是这样一部“三无产品”,虽然在严苛豆瓣上评分也高达7.0,评论里有观众称,“终于看到一部背景、人设、剧情、声优、配乐还算OK的国产动画了”,但当时票房依然差强人意,好在第二部出现了改观,以6201万成为2014年暑期动画电影票房黑马。


这次选择将桂宝改编成大电影,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虽然桂宝并非来源于动画片或游戏,但是也有非常广泛的粉丝基础。




《桂宝之爆笑闯宇宙》改编自著名漫画家阿桂(桂华政)的经典漫画书《疯了!桂宝》,该系列作品2009年1月推出之后,总销量已超过800万册,同名动画片在网络上更是超过7亿人次点击。正是这样的数字给了王云飞信心,也让他带着充足的信心说服了投资人。王云飞表示,选择桂宝改编成动画,并非对唯IP是图现象的屈服,只是因为漫画本身的质量的确不错,有成熟的粉丝的确也会给很多工作降低难度。


“国内动漫市场像一个已经黑了的泥潭,越黑,越有人跳进来搅一搅,于是越黑。它终会变清的。但这需要时间。”王云飞说。


动画电影制作难、营销难


相比真人电影,动画电影制作周期更长,投资额度更高。好莱坞一部动画电影的制作周期一般为四年,这其中一半以上时间会用于前期策划和剧本撰写,皮克斯动画的前期策划和故事的修改甚至能花费整个动画电影制作总时长的四分之三。例如2008年上映的《料理鼠王》的第一个故事版在2002年就完成了。在《勇敢传》说中,仅仅为了让女主角色头发更加自然,就花费了了皮克斯三年的时间,可见一斑。这样漫长的制作周期,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


王云飞表示,出于对动画电影的热爱,他当年曾经自己贴钱做动画,困难的时候,房子和车都抵押给银行依然初心不改。也可以想见,大圣制作的这八年间,田晓鹏曾经经历过多少磨难。


与真人电影不同,动画电影导演既是编剧又是导演这一点王云飞体会颇深,在桂宝大电影中,他也是既做编剧又做导演。“有时候很痛苦,做完了一段后,你又不满意又回去改,反反复复。本来写好的剧本不断在变,最后几乎电影跟剧本一起结束,就差几周。”王云飞嘿嘿一笑,“其实这样不对,下次会这样做了。”


《桂宝之爆笑闯宇宙》整个片子做下来,仅制作团队就200多人,包括近50人的配音团队。




动画电影营销难,这是圈内公认的事实,王云飞也不例外。没有明星,没有新闻点宣传真的难上加难。无论是社交媒体、户外广告还是地铁广告,你很容易就看到最近上映大片的宣传片,但是你几乎从未看过动画电影的海报出现在上述地方,进口动画都很凤毛麟角,遑论国产动画。


此次有妖气在进行他们新的动画作品《雏峰》宣传的时候,首次投了地铁广告,虽然价格不菲,但是希望能打破这样一个窘迫的局面。“大圣的营销一直都没有做起来,从陈洁仪唱的主题曲开始才打破僵局,制造了话题点,才有机会促成后来的口碑引爆”,王云飞说。在桂宝的营销上,他也颇动了一番心思,“我们不想哗众取宠,但是该用的方法,我们也不会落下。”


但这次桂宝非常意外的获得了二十世纪福克斯的青睐,“他们(二十世纪福克斯)看到后说眼前一亮,第一次看到这样讲故事的方法,现在很多海外片方特别希望引入其他国家片子,不同文化背景的东西。也借这个契机,桂宝大电影将会在全球发行,但不会跟国内同步。”


低幼不是贬义词 用分级制度带来百花齐放


长久以来,国产动画都是低幼的代名词,很多人叹气国产动画痛心疾首,大声疾呼要走出低幼泥坑。


2014年10月,国产原创动画《魁拔4》宣布无限期停滞,并表示,中国电影市场只有低幼类型国产动漫能赚钱的局面,让我们已经无法再扛下去了。


平心而论,《魁拔》系列的确算是国产动画的良心之作,只是运气不如大圣好,毕竟大圣也借了国民IP《西游记》的东风,本质上也是个强IP项目。


王云飞没有那么悲观,他认为,低幼不是贬义词,低质才是。“拿桂宝来说,我们除了画面追求高质外,我们内容也会追求高质。像国外的很多优秀动画片一样,增加了很多节奏、情感、语言方面的梗,而不是动作上,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那种梗。但是我们的底线和标准是适合孩子看,不会加一些过激的语言。”


低幼电影可以有,市场够大,各个年龄段的动画作品都应该有,百花齐放才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应有的状态,偏废其一是不对的,“大家都做成年人的动画,那孩子怎么办呢?类似桂宝就是定位在8-12岁为主要观影年龄段的动画电影,这种定位才能让家长放心带孩子来看。故事简单,但并不傻,也不至于让陪孩子观影的父母觉得无聊。我也希望动画电影分级早日出台,这样低幼类动画和成人类动画就可以各居其位。”


事实上,动画分级早已是国际惯例,美国、日本、韩国等国都有成熟的分级标准。如,《蜡笔小新》在日本就属于发售、播出受限制的成人动画,但在中国,《蜡笔小新》的播放却没有任何限制。


不进行分级,无论对低幼还是成人类动画都是不公平的,观众会以成人的标准要求低幼类动画有内涵,有会以给孩子看的为由,要求动画不能太暴力太难懂。进退两难,


无论是有妖气创始人兼副总裁董志凌提出的,“2015年将开始国产动画新纪元”,还是王云飞所说,“2015年将成为中国动画元年”,行业内普遍的乐观态度都代表着国产动画迎来了重要的转折点。


行业内有很多优秀的人在努力,只是他们的成果暂时还没有被关注到。动画是一个耗人的行业,十年磨一剑,中途更是困难无数。《大圣归来》从准备到上映一共花了8年时间,期间数度资金告急,最后才有破石而出的这一刻辉煌;“新视野号”探测器那史无前例的旅程耗费了9年半的时间,飞行了48亿公里才最终拍摄到冥王星的照片。


路漫漫其修远兮,中国动画人,正在求索的路上。


来源 || 艺恩网

作者 || 梦佳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