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钱甩我脸上,叫我做他太太,我冷笑道:好呀!

微语阅读网 2018-09-03 10:33:04

  苏向晚慵懒地靠在吧台前,淡淡地看着坐在不远处地一男一女。

  

  此时,女人正坐在男人的腿上,两人亲密地拥吻着。

  

  “岑枫,你前女友来了!”

  

  不知道是谁朝岑枫喊了一句,他回头一看,站在他身后的正是女朋友苏向晚。

  

  女孩儿一身荷叶袖纯白连衣裙,简单的马尾,明亮有神的眼睛,虽然没有浓妆艳抹,却散发出逼人的青春气息。

  

  场面有些尴尬,在这样的公共场所,等着看热闹的人可不少。

  

  “向晚,你怎么来了?”岑枫干干地笑着。

  

  呵……苏家才刚刚出事没多久,她的男朋友岑枫已经搭上另外的女人了,看样子,两个人早已经滚过床单了,还真是讽刺。

  

  “不是你叫我来的吗?”苏向晚故作疑问,心里却已经了然。

  

  看来,今晚这个局,是专门为她设的。

  

  岑枫看了一眼杨晨晨,有些无奈地道:“向晚,既然你全都知道了,我就直说吧,我们分手!”

  

  “好呀!不过,这句分手呢,得我来说!”苏向晚浅笑。

  

  “像你这样连自己下面都管不住的男人,我真的还得多谢你成全我呢!”

  

  “向晚,”岑枫一脸无辜地道,“咱们也谈了半年了,碰一下手你都要脸红半天,别的就更别说了……你真的觉得自己挺清纯的是吧?你装得太过只会让人觉得索然无味!”

  

  “所以呢?你就跟她滚到一起了是吗?原来在你们男人眼中,女人的清纯都是装出来的啊!”苏向晚实在觉得好笑!

  

  岑枫一时语塞。

  

  “枫,你出去等我,我来跟她说就好。”杨晨晨温柔地说着,不忘在岑枫的脸上亲了一下。岑枫点头,转身向门口走去。

  

  杨晨晨背对着岑枫,脸上已经没了刚刚谄媚的笑容。

  

  她冷冷地推了苏向晚的肩膀一把。

  

  “别给脸不要脸!不妨告诉你,我跟岑枫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了,我能给他的快乐你给不了!”

  

  苏向晚突然就笑了。

  

  酒吧的的灯光打在她微笑的脸上,像一只迷人的小狐狸。

  

  她嘴角一勾,不屑地道:“叫我来酒吧的那条短信,是你拿岑枫的手机偷偷发我的吧?你还真是煞费苦心啊。不过你再宝贝他,他也只是我扔掉的垃圾罢了!而你,充其量就是个捡破烂儿的。”

  

  望着眼前的苏向晚,杨晨晨简直恨得牙痒痒。

  

  面前这个小女孩,长得是整个云城都公认的美。她是苏家的小姐,出身高贵,可如今她家已经面临破产的局面了!居然还这么张扬自信!

  

  杨晨晨忍不住心底的怒火,出口讥笑。

  

  “苏向晚,你以为你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大小姐吗?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贱人!落魄的小贱人!”

  

  说着,杨晨晨整整一杯红酒泼在了苏向晚的脸上!

  

  在她们楼上的正上方,一个衣着贵气,周身散发着强大气场的男人颇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

  

  他头上的帽檐压得很低,手中捏着半杯酒,鹰目紧盯着楼下的情形,淡淡启齿:“那是苏家的小女儿?”

  

  “是。”

  

  “去帮她。”男人的鹰目闪过一丝寒意,唇却勾起一个弧度。

  

  他路丞勋看上的女人,容不得别人欺负。

  

  苏向晚本以为今天要悲催了,可突然,身边来了两个像天兵天将一样的保镖,不光护着她,还替她解了围。

  

  之后,还在云里雾里的她就被带到了这间至尊包厢。

  

  一进门,苏向晚就感觉到了一种很强烈的压迫感——那是这间包厢的主人独有的气场。

  

  男人就坐在烟雾缭绕的角落里抽烟,苏向晚看不清他的长相。

  

  此时她的头发还没有干,白色的连衣裙前襟上沾满了红酒留下的痕迹,实在不能再狼狈了。

  

  肯在这种时候出手相救,又让手下把她带到这样设备齐全的私人包厢来……

  

  苏向晚虽然清纯但不傻,这意图已经十分明确了。

  

  她现在真的想拔腿就跑呀,可想到这个男人可能帮到她,这样的机会她不试试的话实在有些不甘心。

  

  “大哥哥,谢谢你救了我,作为报答,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呢?”

  

  苏向晚藏着小心思,鼓足了勇气朝男人走近,看到茶几上放着的帽子,她一惊。

  

  那个特别的logo她是认识的!

  

  放眼整个云城,恐怕只有路丞勋才会随身携带着这种帽子!

  

  抬眼一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男人额角齐法线处那道深深的疤痕,不禁微怔。

  

  她猜的果然没错,是路丞勋!

  

  “去洗个澡!”路丞勋淡淡地道,声音浑厚中带着几分沙哑的性感。

  

  “在陌生的地方洗澡,我并不是很习惯呢。”苏向晚撒娇似的说着。

  

  “家中败落,前男友霹腿,又被小三泼了一脸的酒,我以为很多事你该学着习惯了。”路丞勋眯眼,望着眼前带着些许小倔强的女孩儿,唇角的弧度又深了几分。

  

  “我懂了。”苏向晚深深吸了口气,“有酒吗?”

  

  男人抬手,示意她随意。

  

  于是,苏向晚拿起了茶几上的半瓶酒,便往自己口中灌。

  

  路丞勋耐心地等着她,看着她脸颊渐渐染上微醺的粉红,不语。

  

  “唔……酒真是个好东西。”苏向晚将空酒瓶丢在一边,头晕晕的还有点儿热,她顺势投入了路丞勋怀里,“大哥哥,你这么帮我,是想泡我吧?”

  

  “喝点儿酒就撒酒疯?”路丞勋蹙眉,感觉怀里女人软作一团,没什么分量,他并没有什么嫌恶感,便没有推开她。

  

  “少来!”酒壮怂人胆,苏向晚伸手便推了路丞勋的脸一把,“天下乌鸦一般黑,你们这些男人的脑子里,不都是在想那种……那种不健康的东西吗?”

  

  “怎么就不健康了?说来听听!”路丞勋玩味地看着怀中的小醉猫,难得的有耐心。

  

  “嗯……就是想要跟我……”苏向晚脑子打结,看着眼前的男人一个劲儿的打转,“你好讨厌!转什么转,要做就做啊,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

  

  说着,苏向晚就笑了起来:“我知道你是谁,我也知道,你心里有喜欢的姑娘。但我还是想求你帮帮我,我会乖乖地听你的话,今天的事情,我一定谁都不说!好不好?”

  

  路丞勋挑眉,眼看着眼前的小女人结开了自己连衣裙的拉链,肩头拉下,露出如凝脂般白皙的肩膀,冷冷地道:“你干什么?”

  

  “大哥哥,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说着,苏向晚伸出藕臂紧紧缠住男人的脖颈,不得要领地啃咬上了男人的脖子。

  

  路丞勋只觉得这小小的一团像是发了疯一样,于是毫不怜惜一把推开了她!

  

  他冷冷地道:“身为苏家的小姐连最起码的矜持都不懂?”

  

  “唔……你不是想要我吗?给你了你又不要,你们男人真虚伪。”苏向晚委屈地有点儿想哭,一直以来压抑着的情绪好像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出来。

  

  她真没用,什么都做不好,这点儿忙都帮不上。

  

  “苏向晚,没有了苏家的权势,你就只剩下这样靠拖衣服取悦男人了吗?你的骄傲呢?”路丞勋胸口起伏,被这个小女人好像气得不轻,但又好像是有些失控,毕竟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如此一副软玉,他会生理反应。

  

  “不然,你帮我是为了什么?要我做什么呢?”苏向晚吸了吸鼻子,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总不会是找我来看雪看月亮聊天吧?”

  

  “我要你做我的太太。”

  

  闻言,苏向晚狠狠地怔住。

  

  “你需要钱,我可以给你,五亿,可以挽救你苏氏集团一半的股权。好好考虑,比起拖衣服卖力表演取悦男人,哪个更容易。”路丞勋淡淡勾唇,他相信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会同意,毕竟,这诱惑足够大。

  

  “可是我们并没有感情呀,况且,传闻你这么多年都在等你的女神嫁给你,娶了我岂不是前功尽弃了吗?我真的可以乖乖的做你的小宠物,一定不会给你惹麻烦,只要你肯帮我,好不好嘛?”苏向晚握着男人的胳膊,诚恳地请求着他。

  

  “既然是传闻,可信度就不高。小丫头,我看上你了,嫁给我。”路丞勋勾起苏向晚的下颌,凑近她的唇。

  

  男性气息突然逼近,苏向晚连忙努力摇了摇头:“不可以。”

  

  “嫁给我很委屈?”男人蹙眉,脸色顿变。

  

  “委屈呀,不能再委屈了呢!”苏向晚垂眸,“大哥哥,谢谢你今天帮了我,豆腐你也吃到了,我们两清了。”

  

  说着,苏向晚起身,摇摇晃晃地想要逃。

  

  突然,她的腰肢被男人的劲臂勾住了,耳畔传来冷冷的话语:“我不喜欢被拒绝。你想好,等你下一次来求我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像现在这样有耐心,小丫头。”

  

  “唔……我只接受做你的情人,或者炮友也可以呀,呵呵,但我一定不会做你的太太。”她才不想一辈子都活在路丞勋心里那个女人的阴影里!不想像她堂姐一样,挣扎了这么久,最终还是输得一败涂地。

  

  “呵……随你。”路丞勋勾起了危险的笑意,瞥了一眼桌上的帽子,随手抄了起来,戴在头上。

  

  这个小女人,有点儿不识抬举呢!

  

  “谢谢你,再见。”说完,苏向晚逃也似的跌跌撞撞地出了门。

  

  很快的,路丞勋的贴身特助高登便走了进来,恭敬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放话出去,苏向晚是我的,谁也不许借钱给她。”路丞勋的声音低沉而阴郁,充斥着整个包厢。

  

  “是!”

▼▼▼▼▼

由于微信篇幅所限,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最下方“阅读原文”,查看后面劲爆内容!!!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