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女孩都有什么共性?

青春说 2018-07-27 09:10:13

西南,榕城,紫荆天府。

一座装饰奢华的别墅内,充斥着刺耳尖利的骂詈,数名仆人站在旁边,大气不敢喘。

“贱种,这些天不要让我看到你,你耳朵是聋了吗?”

黄灵扯着嗓子尖叫,厌恶愤怒地看着眼前垂头的男人。

她本来心情就不好,没想到刚起床就看见面前这死人,忍不住发飙,把身前装满的牛奶摔在地上,溅了那人一身。

对方任由牛奶溅了一腿,没有丝毫动怒,默默拿起扫帚,很认真地将玻璃碎片扫到簸箕里。

黄灵看到这情景,更是气极,走到他跟前,一脚踢飞了刚装好玻璃碎片的簸箕。

玻璃渣,又散了一地,断裂的边缘,闪烁寒光,锋利刺眼。

她指着他的鼻尖,眯眼冷笑:“爸这几天出差,你这套虚伪的把戏给我收起来,恶心到我,让你好看!”

一旁的管家陈伯有些看不下去,劝道:“小姐,这些可是少爷大清早为你准备的。”

他想阻止这句,可已经来不及。

黄灵一愣,斜眼看着陈伯,眼神忽然格外犀利,一字一句道:“你说,这桌子上的,包括我刚才吃的,都是他做的?”

陈伯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看了看他,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好啊,你们胆子越来越大了,竟然敢联合起来骗我!”

黄灵掀起餐布,杯盘蝶碗摔落,满地狼藉。

“你们给我记清楚,我才是这家的主人,不想干就给我早点滚!”

黄灵暴跳如雷,拎起包夺门而出。

她前脚走,后脚佣人便急忙赶来打扫。

方念看了眼满地的狼藉,眉头微皱,随即轻声叹了一下,也出了门。

十年了,这种事情对他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

但他从未责怪。

只因他要报恩!

自从十年前从医院醒来的那刻起,他就选择报恩。

这颗被黄家程捧在手心里的明珠,他已默默守护了十年。

虽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黄灵的座驾是价值千万的兰博基尼,开到了榕城大学,香车美人,总是最能吸引男人的目光。

何况,是她这种盛名在外的女神。

只是她才懒得理会这些粗陋的人影,在她心中,只有那个人才是脚踏七彩祥云配得上娶她的王子。

美女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引起骚动,直到她走了很远。

他一直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走进了教室,他才离去。

黄灵大三,他大二,两人一前一后,都考上了同一所学校。

当然,这都是他故意的。

因为还在上高中的时候,他就救了黄灵好几次。

他已经隐约感受到黄家程似乎得罪了一股很强大的势力,对方派来的杀/手也是越来越强。

努力了好几年,却始终查不到那些杀手究竟是什么人。

“方念,今天不上课?”

忽然,他背后被人猛拍了一下,下意识来了过肩摔。

“疼疼疼,方念,你个混蛋,懂不懂怜香惜玉!”

“莫曦,怎么是你?”

他一看来人,赶紧松手。

莫曦今天没穿制服,一件白色衬衫将她魔鬼般的身材恰到好处的勾勒,只是胸前雪峰太过宏伟,挤爆了两颗扣子,露出小片雪白,加上妖精一样诱人的脸蛋,让不少路过的闷骚男鼻血怒喷。

“身手这么差,还能当警察,真不知道你怎么毕业的?”方念皱眉道。

她一听,有些不高兴:“我在警队可是出名的霸王花,你去打听打听哪个男的敢跟我打,也就你太变态,速度快的不像人!”

“人家那是让你,我说你打扮这么时尚,当警察能赚几个钱,还不如改行模特,绝对大火!”

莫曦顺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顿时尴尬道:“这不能怪我,衣服买小了。”

方念不跟她打趣了,问道:“莫大警官不去维护正义,来找我一个学生干什么?”

莫曦终于正色,严肃道:“南城区出现杀人案,局队长让我来找你!”

“这你怕是找错人了,我只是学生,不是侦探,帮不了你们的忙。”方念摇头,说着就离开。

可莫曦哪能如他意,伸手拦住:“方大侠武功盖世,大名鼎鼎,你要是不行,那没人可以了。”

“大名鼎鼎?”方念眼神一凛,一把抓起她的皓腕,闪进了旁边的巷道里。

一把将她按在墙上,冷声道:“当初你们是怎么答应我的,不准泄露我的信息!”

两人贴的很近,方念的火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脸上,脖子,甚至还有一丝通过被撑裂的缝隙余泄到玉峰上,让她又羞又恼。

关键方念把她的手腕捏的好痛!

她眼光忽变凌厉,右腿猛抬,直攻下三路!可方念动作更快,把她的腿压的很死,让其无法进行任何动作。

“混蛋,放手,我跟你开玩笑的!你的秘密只有我跟局长两个人知道!”

“你发誓?”

“我发誓!”

方念半信半疑地看了她一眼,还是松了手。

莫曦揉着手腕,因为吃疼,嘴唇紧咬显得格外红嫩。

她很是疑惑这世界怎么有如此情商低下的人,连玩笑都不懂,要不是他是队长特别看重的人才,她真想一辈子都不跟这种暴力狂打交道。

“对不起,每个人都有秘密,我帮你们的够多了,再这样下去,我只能选择离开这个城市。”

方念冷冷丢下一句,转身离开。

“这一次你一定有兴趣。”莫曦及时喊道,但方念依旧没有停止脚步。

“这次死的是一个酒吧女老板。”

方念还是没有停。

“凤凰!”

这一次,他终于停了,还差一步便消失在拐角。

两人火速赶到南城区裕兴路,一所名为星月的酒吧前围满了人。

四周拉起了警戒线,莫曦轻车熟路,将方念带到酒吧里面。

“关队,人我给你带来了。”

“哈哈,方老弟,总算是把你这尊大佛给盼来了,还是我们莫大美女有魅力!”

一个身穿夹克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很热情地拍着方念的肩膀,还顺便调侃了一下莫曦。

她白了关晓扬一眼,这关队,说话还是没个把门。

方念客气一番,便俯身走到尸体处。

关晓杨站在一边介绍道:“这女人叫李月,三十五岁,这家酒吧的老板,初步判断死于凌晨三点。”

方念观察到她脖子上的伤口,自左向右一条细缝,很明显是一剑封喉。

再看这女人的手,虽然保养的很好,但指关节上依旧清晰可见,绝对是练家子。

“一剑封喉,江湖人士。”方念沉声道。

关晓杨点点头,严肃道:“不仅如此,房间以及周边地区的监控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只有天穹一扇打开的窗户。”

“窗户起码有十米的高度。”莫曦抬头,惊怔道。

方念又看向尸体,发现了异常。

她的耳后脖颈处,纹着一只鸽子,黑色的,格外刺目。

不禁让他想起十年前那道风华绝代、魅惑苍生的背影。

只是两者相差太多,绝对不是那个人。

方念站起身,斜睨着莫曦:“你最好给我个解释,凤凰怎么变成了鸽子。”

莫曦耸耸肩,只得看向关晓杨。

关晓杨早已把其他人都打发出去,看着方念神秘一笑,道:“你别着急,有个消息我相信你会很感兴趣,听说有个神秘的组织专门窃取各国机密,势力遍布亚非欧,极其庞大,成员清一色的女性,名字就叫黑凤凰。”

“黑凤凰?!”

女性,黑色,凤凰,似乎一切都对的上。

方念瞳孔紧缩,心倏忽噗通噗通地跳。

十年了,他都快要放弃。

纵然内心再激动,表面依旧风轻云淡,皱眉道:“你的意思,这女人属于‘黑凤凰’?”

关晓杨摇头:“这我不确定,局里对黑凤凰了解很少,而且,据说‘天庭’也派了人来榕城。”

“天庭?”

“对,一个和黑凤凰同样神秘的组织,里面全是异想天开的疯子,你知道他们的信仰是什么吗?”

关晓杨卖了个关子,方念摇头,示意他直说。

“他们要创造一个仙境,”关晓杨嘲讽似的冷笑,“洗涤世间所有罪恶,一个充满绝对纯洁智慧高贵血统的世界。”

“关队,你在说什么,怎么听不懂。”莫曦皱眉。

方念语气有些沉重:“这是要把世界来个大清洗啊!”

“所以我说那是一群疯子,无可救药的疯子!”

“有什么需要,我会出手。”

方念当即坚定表态,关晓杨大喜。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还有课。”

“好,一有消息我会立马通知你。”关晓杨道,忽然又叫住即将消失在门口的方念。

“对了,听气象台说,榕市最近要下暴雨,出门注意安全。”

“谢谢。”

方念微微一怔,旋即深深看了一眼关晓杨,快速离去。

莫曦皱着琼鼻道:“麻烦你们下次说话能不能直接点,我听着别扭。”

关晓杨嘿嘿一笑:“哎哟,莫大小姐生气了,罪过。”

这一说,莫曦更不高兴了,环抱双臂,冷声道:“你这队长当的真没脾气,要让别人看见,我以后还怎么在队里混。”

关晓杨瘪瘪嘴:“话是这么说,可我哪敢对你发脾气,我是要养家糊口的,你别难为我。”

莫曦瘪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道:“你之前对他说的黑凤凰组织,有几分是真?”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关晓杨哑然一笑,“七分。”

“还有三分假?你就不怕惹恼了他?”

莫曦皱眉,这里显然指的是方念。

关晓杨冷笑道:“这种人能为我们所用自然是好,如若不能,便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与其丢在人群里担惊受怕,还不如随时利用起来威慑敌人。”

“显然他是个自在惯的人。”

“所以,两败俱伤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莫曦暗叹,关晓杨平日看起来没个正形,可心思却比女人还缜密。毕竟能坐上市刑警大队的位置,果然老奸巨猾。

“你有没有想过控制不了,这颗炸弹在自家门口炸了,后果很严重。”莫曦蹙眉道。

关晓杨不以为然地摇了摇头:“小曦同志,有句老话叫一物降一物,这世界从没一家独大,我们控制不了,自然有人可以。”

莫曦蹙眉:“既然是颗炸弹,那你还让我去接触,我有些生气。”

关晓杨却是不气反笑,很是欣赏地看了她一眼,道:“这就是我最看好你的一点。”

“什么?”

“你看似大大咧咧,却很有分寸,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如果局里有什么人能安插在方念身边,那人只能是你。”

“监视他?”

“国家爱惜人才,这叫争取,你在他身边时刻规劝,免得让他误入歧途,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果然是只老狐狸!”莫曦暗自骂道。

“方念这人,背后牵扯的太深,若是能争取到最好,若是不能——”

关晓杨顿了一下,眼神中忽然释放出一道杀气,虽然转瞬即逝,却足让莫曦惊骇。

“他还只是个学生。”她蹙眉道。

“马蜂虽小,但足以叮死一头成年大象。不要被任何人的表面迷惑,这是我要教给你最重要的一点。”

“关队,我发现我有些看不懂你了。”

“这世界本就是一团迷,活的越久,越是迷糊,你现在又算什么?”关晓杨哂笑道。

竟然扯到人生哲学,莫曦一阵头大,上学那阵最讨厌的就是哲学课,赶紧打岔。

“可是要知道,这几年,他帮你扫了不少黑道势力,甚至可以说内定的局长位置也是他帮你打下来的。”

“小曦同志,作为一个老革命,我要批评你一句,有些话不能乱说,这是要触犯原则的!”

关晓杨忽然厉声正色道,让莫曦不置可否地瘪瘪嘴。

忽然,他话锋又是一转:“心里明白就好。”

两人相识一眼,会心笑了。

“总之,你可是我最得力的一只手,方念那张牌能打成什么样,就看你了。”

莫曦挑眉:“关队也是看得起我。”

“当然,你有这资本。”

关晓杨忽然瞄了眼她的胸口,调皮地眨了眨眼。

她秀脸一黑,果然是个老不正经!

“对了,最近东城区发生了好几起年轻女性失踪案,到现在都没侦破,你一个人住那边,小心点。”

莫曦笑了:“我还巴不得遇见罪犯,直接破案。”

关晓杨哑然失笑:“还是小心点为妙,不然我可没法跟你家那位交代。”

“再提他我可真要生气了。”

“好好。”

看见莫曦脸拉了下来,关晓杨自讨没趣,不再说话,继续勘察现场。

方念回到学校,正好赶上第二节实验课。

他读的是中医专业,对他来说,很是轻松。

正用显微镜观察结核杆菌,忽然胳膊肘被人碰了一下,他抬起头,是周元。

周元这人长得小帅,家境还很富裕,按照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所谓的名门上流。

自然这等身价,一般人他不屑于交流,却唯独喜欢跟不善于交流的方念搭话。

当然不是方念身上独特的气质让他欣赏,只是他不知道从哪里了解到方念和黄灵的关系,千方百计想要从他这条线搭上黄灵。

只可惜,他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黄灵最恨的就是方念。

“方念,听说你姐黄灵谈恋爱了,是真的不?”

方念赶紧把他嘴捂住,一堆人在这里,他可不要全校都知道他和黄灵的关系。

“小声点,你想害死我?”

周元瘪嘴:“真搞不懂天下有这么恶毒的姐姐,果真是个蛇蝎美人,幸好当初没追。”

没追?也不知掉当初是谁在黄灵教室门口哭天喊地非她不娶以死明志的,直到现在还是榕城大学校园论坛十大事件之一。

周元被方念看得心虚,赶紧打岔:“说,到底有没有这回事?”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

方念不以为然地摇头:“怕又是造谣罢了,那些所谓的女神每年不知要传出多少绯闻。”

“黄灵不一样,她极少和男生接触,可就在昨天中午,她竟然和一男人吃饭,吃完还去逛街。”

他做贼心虚地四周望了眼,掏出手机,点开屏幕,翻出一张张照片。

方念吃惊道:“你们成天吃饱了没事干,偷/拍人隐/私?”

周元急忙竖起食指,嘘道:“小声点,这可不是我干的,贴吧里都转疯了你不知道?”

“有吗?”

他挠挠头,自己似乎从来不逛贴吧。

“你看,这些照片,这些亲密的举动,说不是谈恋爱绝对没人信!”

方念看着照片,眉头紧蹙,里面黄灵一手拿着气球,一手挽着男子的胳膊,像一个天真的小女孩,笑的格外幸福。

原来她会笑,笑得如此美丽。

男子身高一米八,身形挺拔,穿着一身修身西装,气质逼人。

方念看完所有照片,都没能看到那男人的正脸,就连最后两人烛光晚餐约会,也恰好被窗框所挡。

饶是如此,从半分侧颜中,也能大致推测出那定是一张俊美无比的脸。

“不知道这是什么人,竟然能俘获灵女神的芳心,身高容貌也没比我强到哪里,真是郁闷。”

周元托腮,一脸生无可恋。

“真好笑,你当初既然能知道我和黄灵的关系,现在还怕查不出这个人?”

“你别激我,三天,最多三天我一定能把那货揪出来!”

周元咬牙切齿,显然是被刺激到了。

方念把手机屏幕竖起,似笑非笑道:“我想,不需要三天了。”

周元定睛一看,自嘲道:“我怎么忘了贴吧的力量?”

手机上,最新一篇文章出炉,标题大字加粗,格外醒目——灵女神终落情网,江大少执酒红颜。

东城区,“一笑倾城”咖啡馆,位于滨江,凭窗眺望,宽敞碧波荡漾的江面一览无遗。

一位身着卡其色风衣的妙龄女子托腮发呆,棕色的波浪长发披肩,侧颜完美如希腊巨匠才能雕刻出来的女神。

不时就有男士去给名片,但都被拒绝。

她似一朵在万丈雪山之巅的莲花,无人能靠近。

除了他。

那个人终于来了。

黄灵俏颜上的寒霜刹那融化。

晚上九点,方念正在网上搜索一切关于那位江大少的信息。

对方竟然榕城最大房地产江氏集团的公子,一个月前留洋回来,准备接手家族产业。

这些天一直登了不少商业报纸封面,让方念有些吃惊。

他很清楚黄灵的脾气,由于她父母的关系,她对她父亲的仇恨已经延及到其他任何男性。

这个江大少才回榕城一个月,怎么就和她认识了?

联想到黄家程似乎得罪了一个不知名的势力,江逸的出现让他隐隐担忧。

此时,门口响起一道刹车声。

方念打开百叶窗,黄灵正和一身着黑色修身西装、相貌俊朗的男子依依不舍,十分钟过后,才进了门。

黄灵心情似乎很好,躺在沙发上大叫了一声陈伯。

“明天一早我要搬出去住,你让司机早点来接。”她淡淡的说道,眼睛弯如月牙,一股难以抑制的幸福荡漾。

夜空下他许下承诺,要为她创造一片仙境,她是里面最美的仙子。

明天,这个承诺就要实现了。

搬出去?!

陈伯震惊,这事老爷绝对不允许啊!

看陈伯迟迟不肯回复,黄灵脸垮了:“跟你说话呢,哑巴了?”

“黄灵!陈伯是长辈,你说话放尊重点!”

方念终于听不下去,从房间出来。

她一看来人,冷笑连连:“一个狗杂种也配对我吆五喝六,哪来的滚回哪儿!”

“你不准搬出去!”方念没理会她的嘲讽,言简意赅地表明自己意见。

“要你管!陈伯,明天一早准备好车,别忘了!”

黄灵白了一眼,直接无视他上了楼,最后还不忘再次嘱咐一下。

“这——”

陈伯无奈,老爷出差联系不上,但他知道小姐搬出去绝无可能,谁的话都不能违背,只能求助地望向方念。

这个在家不受小姐丝毫待见的少爷!

方念皱眉,直接让陈伯不要管。

黄灵正要关上门,却被一只大手挡住。

刹那之际,方念已进入她的房间。

“你进来干什么,给我滚出去!”黄灵歇斯底里的大骂,却被方念一个熊抱扔到床上。

黄灵惊了,方念竟然敢对她动手。

十年了,一直像个软蛋一样被她欺凌的小子,竟然如此粗暴。

想到这里,黄灵没有惊恐,而是更加气愤。

一个没娘养的狗杂种,也敢欺负她!

当即一个巴掌扇过去,她甚至可以想象,方念像条狗一样被她打出去的惨样。

事实让她失望,甚至是震惊。

她还没扇到对方脸上,自己就已经挨了一巴掌。

格外清脆!

“这巴掌,我是替你爸打的,这么大的人还跟三岁小孩一样幼稚,被人卖了都不知道!”方念嘲讽地说,看着她像看白痴。

“你——敢打我!”

黄灵捂着脸,火辣刺痛终于让她反应过来。

“啊!我跟你拼了!”

黄灵大叫,顿时像个泼妇一样,张牙舞爪扑向方念,却被他一把按在床上。

“你是不是交了个男朋友,是不是想和他出去住,我告诉你,不可以!”

他把黄灵紧紧按在身下,热气喷在她的脸上,让她又羞又怒。

但她却怎么也挣不开,可恶!

“你敢调查我,我要告诉爸,让他把你赶出去!”

黄灵恶狠狠地瞪着他,左边雪白的脸颊还留有淡淡的红手印,可见方念那一巴掌力道之大。

“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打你主意,能不能给你爸省点心!”方念无视她的威胁严肃地说。

黄灵愣了,看到一本正经给她讲道理的方念,她忽然发现对方似乎跟以前认识的那个人不一样!

不过惊讶瞬间被愤怒替代,她怒道:“我只知道你在打我主意,你个人渣、杂碎、狗杂种!”

方念呵斥:“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说清楚?”黄灵冷笑,“你偷看我洗澡的事你当我不知道?”

“狗屁!”方念怒了,当即反驳,“你骂我我也忍了,但请你不要污蔑我!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