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心甘情愿为哪3类女人死心塌地,是你吗?

凝香小说网 2018-09-19 12:37:28

第1章 我让你勾引男人

帝豪酒店十八层。

总统套房门外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很快,一阵欢快的铃声响起,打破了十八层原有的宁静。

“喂,妈!”苏易柔一边接起电话,一边打开了1818号房间的门。

电话那头,是她的母亲,易思玲。

“柔柔,妈让你办的事情,到底准备地怎么样了?今天这个事情,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你可别出什么岔子啊!”

“妈,就这点小事,你都嘱咐了我三回了,你好啰嗦!”苏易柔有些不耐烦地撇撇嘴。

拨了拨耳旁的碎发,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轻声说道,“这件事,你就放心吧,我都已经办妥了,苏心妍那个小贱人,很快就要名誉扫地了,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那就好,那你办完事快点回来,妈还有事要跟你说。”

“知道了,妈。”

挂断电话,苏易柔回头看了一眼卧室里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女人,当她看到那张脸和裸露在外的大长腿的时候,心里又是一阵不爽。

论长相,她没苏心妍漂亮;论身高,她又比苏心妍矮;论身材,也是稍逊一筹。

更重要的是,她最爱的男人厉景逸,竟然也爱上了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

除了现在苏家的当家主母是自己的母亲以外,她什么也比不过苏心妍。

这都是凭什么啊?真是气死她了!

“臭丫头,让你长了一张狐媚脸!让你勾引我的男人!”

略带怒意地重新回到卧室里,苏易柔的心里愤愤不平,她朝着床上的人猛地踹了几脚,又弯下腰扇了她一个巴掌,咬牙切齿地说道:“苏心妍,今天的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是你活该!待会,你就等着被人睡吧!”

抬起腿又是一脚,苏易柔这才勉强将怒意全都发泄了出去,想着待会即将发生的事情,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奸笑,然后转身离开。

走出门外,她冷哼了一声,重重地关上了房门。

1818号总统套房里,身体上被折磨了一通的苏心妍渐渐恢复了神智,特别是刚才那记响亮的关门声,更让她清醒了几分。

耳边隐约还回荡着某个女人嫉妒的声音,而这个声音,苏心妍就算是化成灰也不会忘记,不就是她那同父异母的妹妹么!

神智渐渐变得清晰,身体上传来的异样感觉也越来越明显了。

热,浑身燥热!身体里就好像有一把火在烧,让她有了想要扯掉衣服的冲动。

闷,胸口好闷!感觉像是被人剥夺了空气,有一种快要窒息的错觉。

渴,喉咙好渴!就好像是缺了水的鱼,快要干裂死了。

痒,全身都痒!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着自己的肉体,摧毁着自己的意志。

如此百爪挠心般的感受,既痛苦,又亢奋。

该死的苏易柔,居然敢给她下药!看样子,也少不了易思玲在边上出谋划策了。

真是一对狠毒的母女,居然想出下药这么阴毒的招数,亏得她平时一直都忍气吞声的,没想到这对母女还是不放过她,还要把她送到了别的男人的床上,简直是不可饶恕!

这个仇,她苏心妍一定要报!

想要她乖乖就擒?没那么容易!

理智还有一丝尚存,苏心妍好不容易集中了一些精神,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把。眼下,没有什么是比痛感更能让人清醒的了。

她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这里,绝对不能让那对龌蹉的母女得逞。

费了老大的劲,她才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跌跌撞撞地往前走着。

身体上燥热难当,苏心妍伸手扯了扯领口,灌进胸口的凉风让她感受到了一丝舒爽,却也让她分散了注意力,脚下一软,跌倒在地。

还好,地上铺着地毯,并没有感觉到痛楚。

抬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苏心妍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然后再次站了起来。

摇摇晃晃地朝着门口走去,苏心妍只觉得药效越来越猛烈,眼前的视线也变得模糊起来,咬牙又在大腿上掐了一把,这才勉强看清了前面的门把手。

伸手,握住门把手,然后向下按,门把手纹丝不动。苏心妍还以为是自己力气不足,又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眯着眼睛看了好久,这才发现,眼前的门,用的是指纹锁。没有指纹,也没有密码,更没有房卡,她要出去根本是不可能的。

懊恼地捶着门背,苏心妍渐渐变得有气无力,她斜靠在墙上,整张脸因为药力的关系,涨得通红。

一想到待会就会有一个陌生人男人进屋,说不定还是个大腹便便、长得奇丑的老头子,然后还会强迫她做那样的事情,她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难道,自己就真的只能这样任人宰割了么?当然不能!

转头,视线无意间对上了总统套房客厅中间的茶几,上面放着一盆水果,边上还有一把水果刀。

苏心妍扬起嘴角,天无绝人之路!

强打起精神走到茶几边上,拿起水果刀攥在手里,然后又迈着轻飘飘的步子,回到了房门口。

她盘算着,待会无论是谁进来,她都会手起刀落,然后趁机逃出去,绝对不能让那对母女的奸计得逞。

回去之后,她一定会报仇的,至于如何报仇,等回去了有的是时间考虑。

没过多久,“滴滴”两声提示音过后,门从外面被打开。

苏心妍拿着水果刀的手已经悬在空中,就等着那个人从门口进来,然后她就下手。

可是等了好久,那人还是没有进来。

其实,门外的男人本来是要进屋的,可是在开门的一瞬间,他闻到了屋里飘出来的一股淡淡的香气,是原本不该属于这个房间的香气。

这是他的专属总统套房,突然冒出来的香气让他停顿了脚步,直觉告诉他,屋里有人,而且还是个女人。

男人皱眉,他讨厌奇怪的香气,更讨厌送上门的女人!

转身,正欲离开,身后却传来了小小的响动。

第2章 干柴烈火

苏心妍在屋里等得不耐烦了,终于还是忍不住探出了脑袋,眯着眼,她看到了一个男人清冷的背影,似乎正要离开。

可还没等她庆幸终于有了逃走的机会,男人却突然转身,朝她走了过来。

恍惚间,苏心妍似乎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阳光香气,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

就是这股味道,更加刺激着她的味蕾,让她本能地抬起了头。

视线猛地撞上男人如狮王般凌厉的双眸,那深邃的黑眸,像是有一种无形的魔力,苏心妍感觉自己的心跳的极快,分分钟就要跳出嗓子眼了。

“你是谁?”男人深沉的嗓音响起,带着一丝不悦的情绪。

而那冷峻的双眸,已经将苏心妍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了。

男人突然的靠近,让原本不太明显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变得更加浓郁,然而就是这股味道,刺激着苏心妍的身体感官,让她有了接近他的想法。

手中的水果刀不知何时掉在了地上,苏心妍本能地抬起头,寻着香气的来源,朝着眼前的男人踮起脚尖。

“你,好香……”朱唇亲启,呢喃细语。

然后,她猛地一扑,双手不由自主地环上了男人的脖子,双唇覆上了他的唇。

香香的,软软的,好舒服!

洛锦琦身子猛地一僵,不悦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原本俊俏的脸上,升起一抹怒意。

他怎么也没想到,身为堂堂帝豪酒店的掌门人,他居然会在自己的总统套房门口,被一个陌生女人给强吻了!

洛锦琦一把推开了贴上来的女人,如尖刀般凌厉的目光直视着她,冷冷说道:“是谁派你来的?”

突然离开了舒服的根源,苏心妍浑身一颤,身体里的不安定因素加剧沸腾着、叫嚣着,让她想要获取更多。

身体上传来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苏心妍很快就沦陷了,变得意识不清。

舌尖舔着微红的唇沿,她红着脸仰着头,睁着迷蒙的双眼,对上了男人漆黑又深邃的眼眸。略带情欲的沙哑嗓音响起:“你……好香……我还要……”

洛锦琦皱着眉,他明显能看到女人眼里的火热,也知道了,她肯定是被下了药,可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自己的房里?还有那地上的水果刀,她到底是要自卫还是说是冲着他来的?这些,他都有些想不明白。

正当他出神的时候,苏心妍已经再一次地扑进了他的怀里,像是个八爪鱼一般,吸附在他的身上。

然后,猛地咬上他的唇。

洛锦琦再次皱眉,本能地想要推开她,可他的抗拒,得到却是女人更加疯狂的回应。

舌尖闯进了他的嘴里,胡搅蛮缠。

身体,一阵战栗。

洛锦琦不得不承认,他一点也不讨厌她的吻。

这还真的是破天荒头一回,他会对一个女人有了如此强烈的反应,而且还是个不认识的陌生女人。

在药力的作用下,苏心妍胡乱地扯着男人的领带,又抓自己的衣领。

“热……”红唇微张,吐出来的气息带着浓浓的暧昧。

苏心妍就这样缠在洛锦琦的身上,双手不安分地在他的身上来回摸索着,不停地扭动着身子,想要释放掉心底的燥意,却无奈浑身的感觉越来越软,那股燥热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苏心妍的身材十分妖娆,34C的小白兔性感丰满,妩媚的面容在药力的作用下显得更加地娇艳欲滴。

特别是黑色短裙下包裹着的翘臀,一次又一次地蹭过男人的禁区,让他一阵颤栗。

“女人,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嗯?”

看着怀里躁动不安的小妖精,洛锦琦深邃的双眸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光亮,略拉长的尾音,显示着他的忍耐力已经到了极限。

“唔……给我……”苏心妍再一次无意识地扭了下腰,银牙咬了咬下唇,那表情,妩媚至极。

洛锦琦自认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柳下惠,虽然不太喜欢女人,但他好歹是个健康的男人,有着正常的生理需求。

所以,当适合的人出现了,当苏心妍一次一次挑战着他的承受底线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忍不住,抱着怀里不安分的女人,快步走了进总统套房。

将怀里的人一把扔到了kingsize的大床上,洛锦琪俯身靠近,邪魅的笑容挂在唇角:“女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嘻嘻……”银铃般的笑声在耳旁响起,带着丝丝魅惑的感觉。

苏心妍伸手拉住了洛锦琪的领带,然后用力一扯,他便倒在了她的身上。

双唇再度贴上,却在无意中将他腹中那一团小小的火苗撩拨得更加旺了。

洛锦琪感觉整个人像过了电一般,身子底下的欲望更加膨胀了。

“女人,这可是你自找的!”低沉而又暗哑的嗓音想起。

洛锦琪起身,脱掉了身上的所有束缚,然后欺身而上。

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了粗重的喘息声和低吟的娇喘声,还有那身体与身体激烈的碰撞声。

温度渐渐升高,留下一室旖旎。

第二天早上,当洛锦琪醒来的时候,身边空无一人。

屋子里似乎还残留着她的味道,可昨晚的一切,却恍如梦境,那个女人,妖娆又妩媚,热情又奔放,而且还很主动。

最重要的是,他对她有感觉。

如果不是床上那一抹鲜红的颜色作证,那么洛锦琪差点就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了,一个美妙的春梦。

嘴角微微上扬,掀被,起身,露出了健硕的身躯和修长的双腿。

洛锦琪这才发现,卧室里似乎已经被整理过了,他的衣服被整齐地叠好了放在椅子上,而床头还放着一张酒店的信签纸。

拿起信签纸,原本带笑的唇角弧度下滑,眉头隐约拧起。

纸上写着:

男人,你昨天的服务很棒,作为回报,我帮你叠了衣服,收拾了房间,咱们就算是扯平了,再见!哦,不对,是再也不见!

她不光是走了,还要撇清关系?

洛锦琪将手里的信签纸狠狠地揉成一团,发泄着心里的不满。

招惹了他,还想扯平?男人微微挑眉!

在他洛锦琪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扯平这两个字!

摸索着从西裤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洛锦琪拨通了电话。

一分钟后,他挂断了电话,看了一眼床上的那一抹殷红,嘴角再次浮现笑容,然后转身进了浴室。

小丫头,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

第3章 从此以后,恩断义绝

半山湖畔·苏家别墅。

苏心妍是从帝豪酒店走回家的,足足走了她两个小时。

两个小时,穿着个高跟鞋,就这样走着,走到家的时候,脚上已经磨破了皮。

站在别墅门口,苏心妍整理了一下仪容,重新绑了一下脖子上的丝巾,确定没什么问题了,这才按响了门铃。

来开门的,不是苏家的女佣,而是苏易柔。

“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姐姐啊,你可终于舍得回来了,昨晚上去哪了?怎么连个电话都没有,爸妈都急死了,差点就报警了!”

迎接苏心妍的,就是这阴阳怪气的语调。

淡淡地瞥了一眼苏易柔,苏心妍并没有理会,默默地推开她,换了鞋径直进了屋。

客厅里,并没有人,也许是都出去了。

苏易柔没想到苏心妍会是这样的反应,先是一愣,然后立马追了上去,拉住了她的手:“苏心妍,我跟你说话呢,你装什么清高?”

苏心妍转身,一把甩掉了抓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回了一记冷冷的眼神,没好气地说道:“我昨晚去哪了?你跟你妈应该清楚地很。”

“苏心妍,你是来搞笑的么?我跟我妈又不是你的保镖,怎么会知道你去了哪里?”苏易柔抽了抽嘴角,面带讥讽地笑着,“你昨晚一夜未归,该不会是跟哪个野男人幽会去了吧?”

眼光真好飘在她脖子上围着的丝巾上面,苏易柔眼前一亮,昨晚,她好像没有围着丝巾吧?

伸手,突然袭击,去扯她脖子上的丝巾。

苏心妍一个不留意,虽然已经快速后退了,可丝巾还是被扯落在地。

“哦!天哪!”苏易柔大声说着,露出一脸惊讶的模样,脸上却是计谋得逞后掩盖不住的得意,“我说怎么带丝巾呢,原来是欲盖弥彰啊!”

此刻,苏心妍的脖子就露在外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全是吻痕,直至衣领处。

“妍妍,你说,你昨晚到底去了哪里?”身后,传来了低沉的询问声。

苏心妍转身,对上了父亲冰冷的眼神,然后还未等她开口解释,一个巴掌响亮地甩在了她的脸上。

“真不要脸!”苏先民满脸愤怒,因为他也看到了那密密麻麻的吻痕,气不打一处来,“我一直以为你是个乖孩子,也没有多管你,没想到你居然会做出这样败坏门风的事情,妍妍,爸对你很失望!”

苏心妍捂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她都还什么都没有说呢,她的父亲就已经下了定论,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她,她还真的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了。

见到苏心妍被打,苏易柔是止不住地开心,在一旁偷笑着。

站在苏先民身后的易思玲瞪了自己的女儿一眼,示意她收敛一下表情。

才缓缓道:“先民,你先别冲动,听小妍解释!”

然后,走到了苏心妍的身边,假装关切地问道:“小妍,你没事吧?”

伸手想要触碰她的脸,却被苏心妍一把甩开:“假仁假义!别拿你的脏手碰我!”

虽然甩手并不用力,可易思玲却装出了一副被狠狠推开的样子,借势倒退了两步,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

而边上的苏易柔,顺势扶住了她。

“妈,你没事吧?”苏易柔假装紧张地询问着。

见易思玲摇头表示无大碍之后,又愤愤地瞪着苏心妍,怒道,“苏心妍,我看你是故意的吧?”

苏心妍看在眼里,心里冷笑着不出声,还真会演!

“啪!”

猝不及防,又是一个巴掌!

苏先民愤怒的声音响起:“你这是什么态度,怎么跟你妈说话呢?”

“妈?她才不是我妈!”苏心妍捂着脸哼了一声,冷笑道,“我只有一个妈,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被你气死了!”

那微扬的嘴角,带着一丝桀骜,还有浓浓的嘲讽!

哪有亲生父亲会这么打自己的女儿的?还是在二婚老婆和小女儿面前!

不仅如此,连续打了两个耳光,还真不是一般的讽刺!

敢情这个家,只有她苏心妍是外人!

“混账东西!”苏先民气炸了,指着苏心妍的鼻子训斥着,“你说的什么疯话,还不快跟你妈道歉!”

苏心妍扬起下巴,眼睛死死地盯着易思玲,掩盖不住的恨她。

想要她道歉,绝对不可能!

就是这个叫易思玲的女人,做了别人的小三,趁着父亲不在家,殄着脸找上门,害得体弱多病的母亲气的突发心脏衰竭,等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几天之后,母亲终究因为心衰引起的肾衰,最后抢救无效死亡!

可是父亲,却在母亲去世半年后,将易思玲取回了家,同时带来的,还有苏易柔。

那时候,她六岁,苏易柔,五岁!

虽然少不更事,但记忆犹在,随着年龄的增长,苏心妍还是明白了,父亲对母亲的背叛以及他婚内出轨的事实。

只是无奈,生活所迫,只能委曲求全。

本以为等自己再存点钱,就能和他们彻底撇清关系了,谁曾想会发生昨天那样子的事情!

果然是有其母必有其女,易思玲和苏易柔,还真是有够恶毒的!

苏心妍想着反正已经撕破脸皮了,索性就不再示弱和顺从了!

她捡起了地上的丝巾,重新围好,然后看了一眼苏先民,缓缓开口:“我没说错,她本来就不是我妈,之前叫了她十几年的小妈,已经够抬举她了,明天,我就登报脱离父女关系,从今往后,我跟这个家,没有半毛钱关系!”

说着,拿起昨晚就被易思玲偷偷带回家放在茶几上的手包,也不管其他人是什么样的脸色,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只留下一句话,回荡在空旷的客厅里:“苏先生,千万要记得,看明天的早报!”

等苏先民反应过来,苏心妍已经摔门而去了。

第4章 财大气粗的男人

他有些后知后觉,对着门怒骂着:“滚,你给我滚,就当我这二十几年是养了条狗!”

“先民,你别生气了,小心气坏了身子,划不来!”易思玲轻抚着他的背,安慰着。

就算苏心妍走了,她还是不忘扮演好贤惠后妈的角色。

苏先民看着易思玲,心里一阵难受,只道:“思玲,这些年委屈你了!”

易思玲摇了摇头:“都习惯了,先民,我扶你回房休息吧。”

苏先民点点头,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回了房间。

客厅里,只剩下苏易柔一个人,她扬着嘴角,抑制不住的开心。

等苏心妍那个小贱人和这个家彻底断绝关系,那么,这个家,就只属于她一个人的了!

就算苏心妍再怎么优秀,也都没了跟她抢的资格!

半山湖畔别墅区的马路上,苏心妍踩着高跟鞋一个人独自走着。

她此刻的心情,极度的复杂。

昨晚刚刚失身,今天又决定跟家里划清界限,这个世界,还真的是“待她不薄”!

苏心妍有种想哭的冲动,却发现一滴眼泪,都挤不出来。

“你会不会突然地出现,在街角的咖啡店……”

熟悉的铃声响起,苏心妍看也没看,接了起来:“喂?”

电话那头,是一个温柔的女声:“苏心妍小姐,你好,我是GT集团人事部的,恭喜你,已经顺利被我公司录取,请于下周一上午九点,准时到集团十二楼人事部报道,谢谢合作!”

还没等她回答,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果然是GT集团,财大气粗,够拽!

苏心妍看了一眼明亮的手机桌面,自嘲一笑,刚才那句待她不薄,似乎不用加引号了。

毕竟,能进GT集团实习,是每个毕业生的梦想,而她,做到了!

没过几分钟,手机铃声再次响起,电话那头,是闺蜜林夕颜的尖叫声。

“啊啊啊!妍儿宝贝,你知道么,我被GT集团录取了,啊啊啊,我要开心死了!”

苏心妍将手机远离耳朵,等她尖叫完,才开口:“你说完了?那轮到我说了,我也被录取了!”

电话那头,又是一阵尖叫和欢呼,林夕颜一如既往地不淡定:“妍儿宝贝,那以后我们是不是可以一起上下班了,哈哈,那简直太棒了!那什么,你在哪?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出去庆祝一下吧?”

“好,我在半山湖畔大门口等你!”

说完,挂断了电话。

GT集团总部,总裁办公室。

此刻,秘书的手里,正捧着简历。

厚厚的一大叠,正是人事部刚送过来,下周会来实习的人员名单,说是要让总裁过目。

洛锦琦穿着一身意大利高档手工定制西服,优雅地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看着底下的人流。

阳光照射在他的身上,笼罩着他的全身,然后,折射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秘书笔直地站在他的身后,眼光紧盯着手里的资料,并没有因为洛锦琦背对着她,而四处乱瞄。

似乎是看够了,洛锦琦才不紧不慢地开口:“今年的实习生,质素如何?”

秘书深吸了一口气,小心翼翼地回答着:“总体还可以,人事部说一共招了二十个人,一个月实习期过后,优胜劣汰,到时候只会留下三个人。”

洛锦琦“嗯”了一声,便没有再说话,眼睛还是看着窗外。

秘书也不敢多问,只是想起一个小时前权助理离开时的嘱托,便又大着胆子补充了一句:“总裁,面试时候的视频,我已经发你电脑上了。”

“简历放下,然后,你可以出去了。”洛锦琦淡然开口。

秘书像是接到了圣旨一般,赶忙将厚厚的求职简历放在了总裁办公桌上,弯腰示意之后,轻手轻脚退出了总裁办公室,然后关上了门。

站在门外,她终于松了口气。

权助理说,今天总裁心情不好,把她吓个半死,还好,刚才自己没犯错,总裁也没有乱发脾气,顺利渡过难关。

总裁办公室里,洛锦琦已经坐回了自己的大班椅,手里正捧着一个求职者的简历在看。

第一个,女的,长太丑,没往下看,直接PASS!

第二个,还是女的,妆太浓,勉强往下看,英语才四级,果断PASS!

第三个,依旧是女的,照片PS痕迹太过明显,好假,依旧PASS!

……

洛锦琦皱着眉,人事部搞得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堂堂GT集团,怎么就招了这么些实习生,根本没法看!

将简历扔回桌上,他打开了电脑,还是看看面试的情况再说吧,说不定能看到一两个被遮盖了光芒的金子呢!

等到权哲列办完事回来,推门进总裁办公室的时候,洛锦琦刚巧看到林夕颜面试的这一段。

谈吐和表现都还不错,比前面几个人都要好,就是对薪水目标期望值太高了。

洛锦琦喝了口咖啡,点了快进。

“我觉得设计部的工作比较适合我,因为跟我学的专业也对口,而且能在GT集团的设计部实习,是每个踏上设计师道路的初学者的梦想!”

苏心妍甜美的声音,悄然响起。

洛锦琦喝咖啡的动作顿了一下,眼光重新回到电脑屏幕上。

那个女孩,扎着长长的马尾辫,穿着最普通的白色衬衫和浅色牛仔裤,没有化妆,却依旧美丽动人。

这张脸,错不了,就是她!

那个睡了他一夜,还说扯平了的女人!

目光一直定格在女人的脸上,注意着她的言行举止,直到苏心妍面试结束,洛锦琦的才将握着鼠标的手松开。

停在空中许久的杯子,也重新送回嘴边,浅浅地喝了一口咖啡,这才放下。

暂停视频,后面的内容,已经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去看了。

“让你办的事,都办好了么?”洛锦琦抬头,看着刚进来的权哲列。

权哲列微笑以对:“我办事,什么时候让你操心过了?”

他虽然职位是总裁助理,可他和洛锦琦的关系,却是好兄弟。

所以,有时候说话,语气也很随意。

“最好是别让我操心!”洛锦琦说着,将笔记本电脑转向权哲列,“这个女人,让她到总裁办实习,你亲自带!”

这还是他入主GT集团以来,第一次点名要人的!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