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玫瑰花,他送你这些东西都有什么寓意?很多人都不知道!

大厨教会您365道家常菜 2018-10-21 07:13:18

第1章:突然闯入的男人



夜幕降临。

一艘白色的私人豪华游轮,正漂浮于海滩数千米外的浅海区域。

此时这艘价值千万的豪华游轮上,灯火辉煌,笙歌阵阵,一场盛大隆重晚宴,刚刚拉开序幕。

游轮上第三层的某一间奢华典雅的贵宾房内,安晓婧正郁闷的半躺在沙发上,手中轻晃着一杯红酒。

“该死的媛媛,居然又放本小姐的鸽子,说好了十分钟回来,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再看不到人本小姐就不奉陪了!”

说完,安晓婧又抿了一口红酒,很是随意的将双脚翘在沙发头上,换了一个舒适的半躺睡姿。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发出一声轻响,然后便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死媛媛,你终于知道回来啦!让我在这里……”

听到房门轻启的声音,安晓婧以为是闺蜜夏媛媛回来了,激动的坐起身,话刚训斥到一半,便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的黑影朝自己走来。

很明显,不是夏媛媛!

“你……是谁?!”

安晓婧警觉的坐起身,虽然房间里很是昏暗,但借着依稀朦胧的月光,她仍然可以判定进来的是个男人。

男子并没有说话,而是直接走到床前,身子往前一扑整个人便都压在了安晓婧的身上。

“流氓!你干什么?”

感觉到不对劲,安晓婧顿时心慌了,不断的挣扎,但双手却被他死死的擒住扣在头顶。

“一百万一夜,女人,乖乖的满足我!”

男子的声线很有磁性,带着一丝邪恶又霸气的味道,但却是不容拒绝。

“去你大爷的一百万!你敢动我一下,我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的杀了你!”

安晓婧又羞又恼,气得几乎快要哭出来了,从未有过的耻辱感涌上心头。

“呵,真是一只倔强的小野猫!但……没用!”

男子的声音开始变得嘶哑难耐,话音未落,便霸道的狂吻起来。

“你……你干什么,放开我……不要碰我!”

“不要?一会儿我会让你……不停的喊叫……”

安晓婧绝望的瞪大了眼睛,黑暗中她看不清他的模样,却能感受到男子身上那股威慑人心的霸气以及那不容拒绝的冷酷狠绝。

肌肤的接触让她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男子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抚摸着她撩起她的感官部位。

“呵,这么快就有反应了?别紧张,夜还很长……”

他的唇再一次狠狠的咬住了她的嘴,不给她任何闪躲的机会,吻得她几乎快要窒息。

“嘶!该死!女人,不学乖可没有好果子吃!”

“啊……唔……”

紧接着,撕裂般的痛楚让安晓婧惊叫着落下泪来,她本还想要出声大叫,却被一抹狂热霸道的吻给堵上了嘴。

半个小时后……

安晓婧感觉身体像是被抽空了一般虚软,趴在床沿不断的喘着气。

汗水将她的头发打湿,房中还弥漫着一股特殊的气息。

“表现还不错,女人,过来,我们继续!”

男子邪恶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安晓婧一愣,心里恐慌无比。

“你不要碰我!走开!”

“呵,可是我刚刚已经碰了……”

黑暗中,男子的眼眸闪烁着亮光,嘴角微微勾起,耳边隐约还回荡着刚才她那妩媚诱人的声音。

而听着安晓婧此时生气的声音,他觉得有趣极了,有种想要和她继续好好玩下去的冲动。

“只要取悦我,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说着,男子还一点一点的朝安晓婧靠近,话语中满是暧昧的味道。

“你!你最好离我远一点!不然……”

“不然怎么样?”

男子并没有被安晓婧此刻的愤怒和威胁给吓到,反而越发有兴趣的打量着她。

“我会杀了你!”

安晓婧咬牙切齿的说,她的第一次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现在她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杀我?那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了,整个京城,还没有人敢动我!”

男子说完,便一把抓住安晓婧的手腕,想要把她再次拖到他的身下。

安晓婧意识到情况不妙,一口狠狠的咬住男子的手。

“嘶——!”

男子吃疼,立马松开了手。

女人你想找死么?!

安晓婧抓住时机,把裙子捡起来慌乱的裹在身上,头也不回的逃离了房间。

男子跳下床想去追,但却意识到了自身上没穿衣服后,也就停下了。

逃出贵宾房后,安晓婧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把衣服穿好,便坐着小游艇远离了游轮。

今晚的事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不然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人。

……

凌晨两点,一辆普通的宝马车停在一栋豪华别墅内。

安晓婧熄了车灯,平复了一下心情,这才从驾驶座中走了出来,看到三楼的大厅还亮着灯,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犹豫了一会儿,深呼吸一口气后,安晓婧还是走了进去。

从旋转楼梯上到三楼,安晓婧一进屋便看到江梦正坐在沙发上,脸色很是难看。

“知道回来了?”江梦冷哼一声,语气中满是讥讽与不屑。

“梦姨这么晚等我回来,有事?”安晓婧平淡的问,语气不算很好。

江梦是她的后母,以前是她的亲生父亲在外面的女人,后来母亲车祸死后,她就进了门,还带来了一个女儿,叫安夕雅,比安晓婧大一岁。

至于她的父亲,是一家建筑集团的老总,由于经常忙于应酬,所以很少管理这个家,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由江梦说了算。

安晓婧知道江梦并不喜欢她,而她也从来不承认江梦这个后母,所以一直倔强的称呼江梦为梦姨。

“我给你安排了一门婚事,对方是帝国集团的总裁,婚期定在五天后。”

“闭嘴!你有什么资格安排我的婚事?我爸什么时候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利?”

听江梦把话说完,安晓婧顿时火了,怒目圆瞪,只觉得可笑极了,她今年才刚刚20岁,大学都没有毕业呢,就要让她嫁人,而且还是一个陌生人!

绝不可能!

“哼!这事是你爸同意的,难道你连你爸的意思也要违背吗?”

知道安晓婧不会把自己放在眼里,江梦直接把安天熊给抬了出来,脸上还尽是得意之色。

“我不嫁!”

安晓婧语气坚定的拒绝,江梦的心思她怎会看不透?

不管对方身份多么显赫,她绝对不会嫁给一个自己不爱的男人。

“这可由不得你!”


第2章:逼婚,不嫁也得嫁



“我说不嫁就不嫁!明天我就去找我爸把事问清楚!”

知道安晓婧的性子倔,江梦咬了咬牙,脸色阴沉的说:“难道你忘了你哥哥还在美国治疗?想要他能快点好起来,你就必须得嫁!”

“你!你到底把我哥哥怎么了!”

安晓婧气愤的瞪着江梦,她知道,江梦这是在威胁她。

她的哥哥安显炀是一个国际知名刑警,战功累累,因为经常跟犯罪团伙斗智斗勇,有很多仇家,所以上次被人陷害,成为了植物人,至今昏迷不醒。

原本她哥哥应该在国内治疗,可是却被江梦弄到国外藏了起来。

江梦还在她父亲面前冠冕堂皇的说,给哥哥在美国安排了最好的医生。

“你父亲的身体一直不太乐观,要是让他知道你哥哥在美国的医治出了问题,会不会担心的病倒呢?”

江梦并没有回答安晓婧的问题,自顾自的说着,脸上还露出一抹担忧之色。

她很了解安晓婧的性格,虽然倔强,但亲情却是她最大的软肋。

安晓婧咬了咬牙,语气缓和了下来,却仍然倔强道,“为什么不让安夕雅嫁,她比我还大一岁,她都没有嫁人,为什么要安排我嫁人?”

江梦听到这里也是有些郁闷,顿时看安晓婧的眼神更加的凌厉了,不耐烦的说道,“你以为我想选你啊?堂堂帝国集团那么好的大树,我能抱上早就抱了,是人家指定要你的!安晓婧,我可告诉你啊,这次无论如何,你不嫁也得嫁,否则你哥哥以后会怎么样,我可说不准了!”

“你……”安晓婧气急,权衡之下,不得不妥协:“好!我答应你!”

“呵呵,要是你早这样乖乖听话,你哥哥也不会受那么多苦了!”见安晓婧松了口,江梦的脸上满是得意之色,笑得十分狡诈。

看了江梦一眼,安晓婧咬唇,回了房间,在心里苦笑不已,自从她进了门之后,这个家的噩梦便已经开始了。

至于那个帝国集团的总裁为什么非要选她做妻子,她已经懒得去想了!

……

第二天上午十点。

一艘五层高的私人豪华游轮,在阳光海岸停靠。

船顶甲板上,一位穿着贵气的英俊男子,端着一杯高档的法国红酒迎风而立,红酒在高脚杯里摇曳着,血色一样的液体,十分的妖冶。

男子面容俊美,身姿挺拔,五官轮廓格外分明,浑身散发着一股让人敬畏的气息。

“少爷,这就是昨晚暗中在您酒里下药的人。”承风将一个全身五花大绑的男人,推到了冷亦琛的面前。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在我的酒里下药?”声音不是很大,可是却夹杂着一股让人感到惊恐的嗜血的味道,冷亦琛邪魅的就像是来自地狱的撒旦,嗜血的眸子冷厉、阴寒,犹如地狱修罗。

“冷、冷总裁,是……是方氏集团的总裁让我做的,我……我也是被逼的……”男人跪在地上,大声的哀求着。

“呵,十天之内,我要看到方家彻底的从商场上消失!至于他,杀了!”冷亦琛的语气中不带一丝感情,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冷冷的下令。

“是!”

承风颔首,准备退下,却突然被冷亦琛喊住。

“等一下!”

“派人去查一下,一定要把昨晚在306房间中的那个女孩给我找到!”

等冷亦琛吩咐完之后,承风这才如风般的退下了。

冷亦琛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眼角露出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看着海面上的波涛潋滟,昨晚的那个女人……滋味真不错!那柔软和滑腻的触感,现在还令人回味!

想罢,冷亦琛回到房间,走到床前,拿起自己的西装外套就准备离开,却意外的在枕头边上,发现了一条项链,而项链的坠子上刻着一个醒目的英文字母——Y!

“Y……”是她名字的缩写吗?!是姓还是名呢?

Y姓的话有叶、尹……Y名的话有媛、雅……究竟是什么呢?!

冷亦琛的俊脸上升起了一抹诧异,忽而明白了什么,露出了一个如狐狸一般狡黠的笑容,不管你是什么,女人,你都是我的了!

握紧手中的项链,冷亦琛走出了游轮,结果便看到了斜靠在限量版法拉利跑车上的好友南宫寒,他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递到了他的面前,“亦琛,安家的大小姐已经签属了合约,我帮你搞定的,怎么样?”

安晓婧……看着文件下方那娟秀的三个字,冷亦琛眼底层层厌恶的流光跌宕,直接接过文件,丢给了身后的手下。

“寒,谢了!”冷亦琛道,上了他的跑车。

南宫寒瞥到他手里握着的女式项链,突然轻笑了起来,“这个项链……看来昨天晚上你是一夜春风啊?”

“确实很不错!”说到昨晚的女人,冷亦琛一双幽亮沉黑的眼瞳释放出邪魅的光芒,随后又想到了什么,补充道,“对了,方家的人敢给我下药,十天之内,我会毁了方家,不会因为你的那个女人,而对方家有半点的留情。”

冰冷而又冷漠的嗓音,从冷亦琛的唇边划出,他那双危险眯在一起的桃花眼,迸射出阵阵快如闪电般的寒光。

“你说方依依?女人有很多,我从来都不缺,不是吗?”南宫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对于那个主动爬上自己床的方家女人,他已经失去了兴趣。

冷亦琛脸色依旧冷漠,并没有多话,对于好友的风流成性,他一向不予苟同。

“对了,亦琛,安家的那个女人已经同意嫁入冷家了,你有没有考虑举行一个盛大的婚礼?”南宫寒的脸上又恢复了那放荡不羁的笑容。

“呵,婚礼?”

冷亦琛冷哼一声,“贱人的女儿,不配拥有婚礼,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形式,她都不会拥有!”

冷亦琛凌厉的眼神儿犹如一把利刃,让人不寒而栗,毛骨悚然。

“她妈妈确实放荡,勾搭了伯父,害的伯母自杀身亡,可是据我所知,她的女儿还是很清纯的,乖乖女一枚,你确定要以这样的方式对待她吗?”

南宫寒记得自己曾经在一次宴会上,看到过安晓婧,她那盈盈娇柔的小脸儿,清纯如白洁。

“游戏已经开始,就必须由我结束,要怪就怪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活该要为那个女人而付出血的代价。”

冷亦琛冷冷的说道,深谙的眸子里有抹嘲讽的光芒在流转。


第3章:撞见冷亦琛



绯闻酒吧。

水晶吊灯悬挂在天花板上,散发着诱惑的色彩,舞台的中央不少男男女女们跟着音乐尽情的摇摆着身躯,沉醉在这气氛之中。

吧台的中央,安晓婧端着一杯鸡尾酒非常气愤地说道:“死媛媛,那天晚上你跑哪里去了?”

“我的大小姐,你还问我去哪里了?等我回来的时候都没见到你人?我还纳闷着呢?”夏媛媛嘟囔着嘴巴不满地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你说出去十分钟,结果去了多久?本小姐等得不耐烦就先走了。”安晓婧抿了一口手中的鸡尾酒缓缓的说道,并不打算告诉她昨晚她的经历。

夏媛媛突然放下手中的酒杯一把拉住安晓婧的手献媚的说道:“人家本来准备回来的,后来在回来的路上,听说帝国集团的总裁冷亦琛也来了,就是想过去一睹他的风采,才耽误了一点点时间,你就原谅我吧,大不了今天的酒水算我的,好不好?”夏媛媛知道自己不对在先,诚恳地央求道。

安晓婧刚拿起酒杯一口酒喝到口里还来不及吞下去,听见夏媛媛的话语,突然一口酒喷了出来:“你说什么?你刚才说为了一睹谁的风采?”

“冷!亦!琛!”夏媛媛在安晓婧的耳边一字一顿地说道。

“你刚说他是帝国集团的总裁?”安晓婧长大嘴巴惊讶道。

“是啊,你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还不知道,帝国集团的总裁冷亦琛可牛了,黑白两道通吃,在这一带没人不知道他的名号,要是谁敢得罪他,那估计只有死路一条了。他啊,身价数百亿,身材好,样貌冷峻,叱咤风云,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结婚对象,要是我能嫁给他就好了。”

夏媛媛一脸花痴样,说的口水都快流一地了,不过很快眼神暗淡下来,“可惜啊……我那天没有一堵他的芳容,等我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早已不在了。”

“天呐!”安晓婧却忍不住惊呼了出声。

“嗯?”夏媛媛诧异,一脸狐疑的看着安晓婧说道,“晓婧,你怎么反应这么激动啊?”

“我的联姻对象竟然是他?救命,不会吧……那样一个难缠的人物!”此刻安晓婧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回现在换成夏媛媛惊悚了,一口鸡尾酒喷了出来:“什么?联姻?你跟冷亦琛?”

“是啊,都怪我那该死的梦姨,拿我哥哥要挟我,要我答应跟帝国集团总裁联姻,她才会告诉我哥哥的下落。”安晓婧两手握拳气愤地说道。

两人正说着,突然看见门口走进来的一行人,一向八卦的夏媛媛立即惊讶的满眼冒星地说道:“说曹操曹操就到,快看,那个走在最前面的男人就是冷亦琛,是不是很帅啊?”

安晓婧顺着夏媛媛手指的方向一眼看去,只见几个穿着时尚休闲装的公子哥们走了进来,而最前面的那个男人,伴随着忽明忽暗的灯光,安晓婧也看清了他的模样。

这个男人身高可能都足有一米九了,发丝浓密乌黑,额头宽阔,眉毛犹如两道利剑,因为不屑而轻挑着,一双深邃的眼眸,高挺的鼻梁,坚毅的下巴,较好的衬托了他完美的五官。

如果不是被逼婚,她想这样的男人她恐怕是肯定会动心的,可是眼下……她却一点都不想要以联姻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单身生活。

想到这里安晓婧不免伤感起来,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爸爸身体不好,受不了刺激;哥哥不知所踪,还成为了植物人,唉!

而在一旁早已按捺不住的夏媛媛却已经奔跑了过去,俯身在最前面的男子面前说了些什么,突然男子冷厉的眼眸微眯着朝这边看了一眼。

冷亦琛不屑的冷笑了一声,猛然站起身走了过来,他的目光看向了安晓婧,眼前的这个女人皮肤白皙,身材娇小,带着一种清纯诱惑的美,然而这种美却是更让他鄙夷不屑。

有一个破坏别人家庭,当人小三的母亲,生的女儿又能好到那里去!

冷亦琛冷哼了一声后,来到安晓婧的面前,冷笑道:“呵,这不就是安家的大小姐吗?怎么?不回去准备婚礼,跑酒吧里来寻找刺激?”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的人齐刷刷的看向了这边来,纷纷用看好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安晓婧。

安晓婧眉头皱了皱,扫了冷亦琛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是啊,你的未婚妻就是来酒吧寻找刺激的,怎么?你能来,我就不能来吗?冷大少爷,你这是在吃醋吗?”

男子鄙夷的看了安晓婧一眼:“你以为我会在乎?”

“不在乎太好了,那就把婚礼取消好了!”反正我也不想嫁给你!安晓婧不以为然地说道。

“取消婚礼?呵!”冷亦琛的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你以为我会那么便宜了你吗?”

“你想怎么样?”安晓婧烦闷的说道,从刚刚这个男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她就知道他并不喜欢她,只是,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为什么偏偏要选中她呢?

“你觉得我想怎么样?”男子突然笑了起来,眸子里闪过一抹精光,“你取悦了我,我就告诉你!”

安晓婧紧紧的咬住牙关,这个混蛋,她真恨不得给他一脚算了,可是她又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过眼前的这个男人,更何况媛媛方才说的,他有黑道背景。

“你想要我做什么?”安晓婧深呼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道。

冷亦琛挑眉,手指了指酒吧的舞池中央:“去,先给我们来一支舞助助兴吧。”

“什么?跳舞……我不会啊!”安晓婧顿时惊讶,在这种地方跳舞,她又不是舞娘,简直欺人太甚!

“怎么?不愿意?”男子的眸色变了变,语气中透露出不悦。

“不是,只是跳舞,我……真的不会……”安晓婧咬牙道。

“哈哈哈……你不会?这不是你们这种女人最擅长勾搭男人的本事吗?”冷亦琛不屑的笑了起来。

“该死的混蛋!”安晓婧听罢,再也忍不住,上前去对准男子的手就一口咬了下去,转身准备逃跑。

然而,安晓婧脚下刚一有动作,便被男人大臂一伸地搂住了纤腰,冷亦琛稍一使劲,安晓婧便踉跄地跌进了他的怀里。

“啊……”安晓婧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紧张的看着眼前的男人,和她相距只有半米的距离,而她却有种异样的熟悉感觉。

这个男子坚毅的下巴,和菱角分明的嘴唇,以及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古龙水的味道……都好熟悉啊!

好像在哪里遇到过似的?


第4章:提前行驶丈夫的权利



“你竟然还敢咬我?!”冷亦琛的一句话,将安晓婧的思绪拉了回来,然后不等她反应,就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嘶——”安晓婧被推到了地上,手臂蹭破了皮,疼得她直吸气。

冷亦琛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只是邪魅的笑了笑,悠然的端起侍者刚刚递过来的红酒杯,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什么。

随后,只见那侍者点头顺从的拿了八瓶啤酒放在吧台上面,男子浅酌了口端着的红酒,淡淡的酒香顿时在嘴边蔓延,以此同时,他嘴角的笑容更加的鬼魅了起来:“不会跳舞是吧?那就喝酒吧,你把那边的八瓶酒都喝光了,我就答应你。”

安晓婧非常的气愤,恨得牙痒痒,抬起头倔强的说道:“喝酒喝,你最好说话算数。”

安晓婧说罢,一手拿起桌上的啤酒,将冰冷凛冽带着刺鼻酒精味的液体喝了下去,她本能的抵触,可是为了能顺利的取消婚礼却不得不喝。

喝到第四瓶的时候,好朋友夏媛媛来到她的身边,扯了扯她的衣袖说道:“晓婧,算了,还是不要硬撑了。”

安晓婧没有理会她,只是撇过脸,恶狠狠的斜睨着冷亦琛,咕噜咕噜的继续往下灌,瓶中液体的高度一寸寸下降,只要他能够解除婚约,再多的酒她都要喝下去!

当喝到最后一瓶的时候,本能的呕吐反应袭来,安晓婧一下子放下了酒瓶,捂住嘴就冲向了酒吧旁边的洗手间。

安晓婧在洗手池里吐得翻天覆地,几乎连半个胃的胃酸都要吐出来了,一下子喝了这么多酒,只觉得全身痛楚,头晕脑胀,连站都站不稳了。

就在她歪歪斜斜要倒下去的时候,一双有力的手及时扶住了她的手臂,安晓婧抬起头,见是冷亦琛。

这个男人……

冷亦琛一把将她抱起,准备离开,好朋友夏媛媛立即追了过来,却被他们身后两个身穿黑衣的保镖凶狠恶煞的眼神给吓到了,咬着唇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

夜色正浓。

正是夜深时分,京城第一大世家冷家的别墅里,一个酒醉的女人躺在松软的大床上。

长发荡漾,鼻梁俏挺,一副玲珑有致的身材,在房间昏黄灯光的照射下,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的细致无暇,包裹在衣服下面的美好,此刻随着安晓婧鼻息的呼吸,此起此浮……因为喝了太多酒,酒精的作用已经让女子昏昏欲睡。

冷亦琛掐掉了手中的雪茄,冷笑着走了过来,坐在床边,望着躺在床上的安晓婧,这个女人很美,美得让人想要怜惜,手指抚摸着她的发丝……

突然深锁在心底的记忆如泛滥的洪水打开了闸堤,血淋淋的画面,清楚的在冷亦琛的眼前浮现,他无法忘记,妈妈倒在血泊中的画面。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女儿,也许他对她还有些许的怜惜,可是……

“贱人的女儿,注定也是贱人,你再美,也迷惑不了我……”眼中那丝怜惜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仍旧是那双阴冷的眸子。

他的眸子,冷,冷的彻骨,他的笑,邪,邪的阴森,他将女人的裙子猛地一扯,落在了地板上。

冷亦琛嘴角一挑,褪掉了她身上最后一件遮挡物,眼前完美尽显,如玉的双肩狠狠一握,怜惜殆尽,一送……

“啊,唔……”蚀骨的疼让安晓婧咬住了嘴唇,颤动和低吟交错,这让冷酷的男人更加使劲。

“我会让你满足的……”冷亦琛轻蔑地笑着,只是,他突然发现了不对劲!

这竟然不是安晓婧的第一次,冷亦琛仰面狂妄地嗜血冷笑了起来:“果然,贱人就是贱人,清纯都是用来迷惑男人的,都处都不是!无耻!”

冷亦琛愤怒,动作更加的粗暴。

“啊……”安晓婧再次低叫了一声,疼痛让她的意识清醒了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就看到了面前冷亦琛的一张大脸。

天呐,这是什么情况?!

安晓婧顿时被吓了一大跳,身体都颤抖了下,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立即大叫道,“混蛋,冷亦琛你这个混蛋,你放开我!”

“醒了?”冷亦琛的唇角勾着一抹冷笑,“醒了更好,起来取悦我!”

“不可能!我绝对不会取悦你的!你这个混蛋!”安晓婧说着,立即推攘着冷亦琛,试图逃开,却引得他的动作更加的用力。

“想逃?做梦!”冷亦琛不屑道,“取悦我就是你应该做的,我不过是在提前行驶丈夫的权利罢了!”

冷亦琛的话音一落,一个猛地用力便开始行使了自己的主动权,安晓婧全身紧绷猛然弓起身子,随着他迎接着一波又一波粗暴的折磨。

“你这个混蛋!”安晓婧愤怒,泪水喷薄而出,这一瞬间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再也逃不开这个恶魔了!

安晓婧闭起双眼,死死的咬住下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她白皙的脸颊上一串泪珠顺而流下,与他留在她身上的汗水合二为一。

“该死!”见她死咬下唇,冷亦琛低声咒骂,粗暴的咬上她的红唇,霸道的撬开,攻城略地,而他的身体却没有因此停顿下来,反而只想着继续下去……

“嗯……”安晓婧忍受不住,一声接着一声的低吟声抑制不住的从她口中溢出。

冷亦琛低声轻笑,似乎很满意她的声音,加快了动作,一声低吼,结束了这场行动。

他不得不承认,安晓婧在床上给他的感觉是很美好的……就像是那晚的那个女孩一样。

只不过,那晚的女人是干净的,而她……根本就不是!

安晓婧随着他结束的那一刻,猛地全身颤抖,然后昏了过去。

冷亦琛翻身起床,穿上浴袍裹住自己精壮的身躯,看着紧皱着眉头昏过去的安晓婧,只微微蹙了蹙眉头。

如果你不是她的女儿……冷亦琛心底微微说道,随后冷眼看着她,转身走出了房门。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