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快就会回到你的面前了!前生你欠我的种种,我会跟你一笔一笔地算清楚!

看书馆 2018-08-13 14:42:20

点击蓝字

关注我们

1

 “下跪者何人,报上名来!”
  浑浑噩噩之中,端木幽凝原本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轻飘飘的,仿佛脚不点地、御风飞行一般。不知飘了多久,她的身体突然顿住,耳边同时传来一个威严中透着森冷的声音,不由浑身一颤,瞬间清醒了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片昏暗,透着森森的鬼气。烟雾缭绕之中,她本能地转头看了看站在她身侧的两个身影,登时倒抽了一口凉气:黑白无常?!
  再往旁边看去,她的眼睛忍不住睁得更大:牛头马面?!
  脑中顿时一阵昏晕,端木幽凝已经无法思考!想起方才那声音的来源,她不由自主地抬头向上一看,前方高座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子居然是……阎罗王?!就是说如今她已只是个鬼魂?
  端木幽凝刷的瞪大了眼睛,临死之前那一幕瞬间浮现在脑中:自己本是百年世家、同时也是世袭爵位的镇国公嫡女,因与府中侍卫私奔被抓,又不肯承认错误,其父才一怒之下将其沉塘而死。
  如此说来,如今她已过了鬼门关,上了阎罗殿,正等待判官判决?那么依她所做的那些事,应该会下油锅吧?
  见她迟迟不语,阎君很是不满:“下跪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
  端木幽凝恭恭敬敬地跪好,低头回话:“小女端木幽凝。”
  阎君点头:“判官,此女该如何发落?”
  一旁的判官翻开手中的生死簿,低头看了片刻之后说道:“端木氏女端木幽凝,生前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乃是遭人陷害而死,可准其投胎做人。”
  “不,不是的!”端木幽凝闻言立刻开口,“判官大人,我是为了与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因此与人私奔,败坏门风,这才被沉塘而死,并非遭人陷害。如此,我应该留在地狱受罚才是,岂能前往投胎?”
  判官冷冷地看她一眼,好心解释道:“你是沉塘而死不假,但却是遭人陷害,那与你私奔的侍卫郭思康也并非真心喜欢你,而是受了旁人指使,故意将你往死路上带的!不必多说,速速投胎去吧!”
  “不!”端木幽凝闻言如遭五雷轰顶,立刻尖声大叫起来,“不可能!郭哥哥是真心爱我的!他绝不会害我!绝不会!我不要投胎!不要!我们说好了死也要在一起,我要在这里等郭哥哥!”
  阎君见状不由动怒,砰的一拍桌案:“执迷不悟,可笑!判官,告诉她真相!”
  判官应了声是,继而取出一面镜子放在了端木幽凝面前,冷声说道:“仔细看好了!”
  端木幽凝将信将疑,垂首看着镜面。镜中原本只映出了她一个人的脸,然而片刻之后,镜面渐渐变得模糊,里面仿佛有一股龙卷风在飞速地旋转,片刻后,旋转突然停止,一座气势恢宏的府邸瞬间呈现出来,正是镇国公府!
  不等端木幽凝发问,镜中的景象再度发生了变化,各式各样的人来来往往,竟将她被沉塘之前发生的事一一回放了出来!看着看着,端木幽凝浑身剧颤,恨不得将那些人全都拖到地狱里来,将他们投入油锅中炸成黑炭!
  镜中的一切是从端木幽凝出生之日开始显现的。原来自她出生的那一日,她的小姨、父亲的侧室南宫燕便想将她害死,幸亏父亲及时赶到她才逃过一劫!
  随着时间的流逝,端木幽凝出落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可是因为父亲偏爱于她,引起了后母的妒忌,有一对双胞胎儿女的南宫燕便屡次设计,想要将她置于死地,却都在阴差阳错之下以失败告终。虽然如此,南宫燕在人前却一直表现得贤良淑德,没有任何人怀疑那些事与她有关。
  南宫燕见此计不行,便改变了策略,开始拼命地娇宠端木幽凝,将她惯得蛮横跋扈,粗俗不堪,而且针织女红什么都不会,完全没有世家大小姐的气质风范与必备技能!不仅如此,因为妒忌她的美貌,她的几位姐姐联手设计,想要将她烧死。虽然六皇子及时相救,她却还是在大火中烧坏了脸,从此变成了最丑的人!

2

端木幽凝十四岁那年,皇上突然下旨钦点端木幽凝为太子妃,令众姐妹妒忌不已,再加上太子不肯娶丑女为妻,便与她的姐妹设计,联手将她推下了悬崖,想要将她置于死地!
  上天庇佑,端木幽凝居然奇迹般再次死里逃生,重新回到镇国公府时,正是太子与她的姐姐成亲之时!见她生还,太子大怒,狠狠将其羞辱一番,却不得不遵从皇命准备娶她为太子妃。
  然而太子虽然表面答应,却暗中设计,想要派人侮辱端木幽凝。南宫燕知道此事,干脆将计就计,派侍卫郭思康将其救下,并故意要其向端木幽凝表明真心。端木幽凝不知是计,感激之余对郭思康动了真情,再加上她对太子早已死心,便打定主意与郭思康私奔。
  谁知就在他们刚刚离开镇国公府不远,南宫燕便派人将他们抓了回去。铁证如山之下,其父又是恼怒又是失望,见她拒不认错,便将其沉塘而死!
  她的母亲听到这个噩耗,情绪激动之下动了胎气,生她弟弟之时难产而死,临死前将她刚刚出生的弟弟托付给了南宫燕。母亲死后,南宫燕成为正室。
  “原来……”端木幽凝只觉满腔恨意无处发泄,双手更是剧烈地颤抖着,“原来这些人……居然都想……置我于死地……我何曾做过半点……对不起他们的事……判官大人,后来呢?这些人以后将会如何?”
  判官面无表情地指了指镜子:“看下去便知道了。”
  端木幽凝咬紧牙关低头看去。她被沉塘之后,其父悲痛万分,趴在她的棺材上痛哭,说从未想过真的将她杀死,一切都是做给别人看的。可是途中出了意外,才令她意外丧生。
  南宫燕等人自是得意万分,便立刻将目光瞄准了她那个自出生之时便体弱多病的弟弟,借看病之名将他害得不能言不能动,变成了只比死人多一口气的废物!于是,南宫燕的儿子继承了镇国公的爵位,并且代替她的弟弟成为端木世家的继承人,夺走了本该属于她弟弟的一切!
  然后,南宫燕使尽手段,将她生的女儿嫁给了太子,令其成为了太子妃。而她这个正牌太子妃,早已变成了一堆枯骨!
  砰的一声,端木幽凝手中的镜子跌落在地,镜中的一切顿时消失不见!剧烈地颤抖中,她从牙缝中吐出了几个字:“可恶……”
  “如今你可明白了?”判官将镜子收走,淡淡地说着,“你是遭人陷害而死,理应前往投胎,这就走吧!”
  判官手一挥,便有两名鬼差上来驾着端木幽凝便走。端木幽凝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并且尖声大叫:“不!我不要投胎!我要报仇!阎君!求您给我一个机会,我要报仇……”
  然而声音渐渐远去,终于消失不见!
  不久,人界诞生了一个女婴,可是这个女婴自出生之时便只是声嘶力竭地哭叫,一口奶也不肯吃,三天之后便即夭折,重归地府!
  阎君大怒,再次令其投胎,结果依然毫无改变。如此三番之后,端木幽凝的鬼魂再度被带上阎王殿。砰的一拍桌案,阎君怒声责问:“端木幽凝,你究竟意欲何为?!”
  “我要报仇。”端木幽凝狠狠地咬着牙,“求阎君给我个机会,不报此仇,我誓不为人!”
  阎君无奈,转头看向了判官:“判官,如何?”
  判官似乎也很佩服端木幽凝的坚定,低头在账簿中查了半天,终于点头说道:“此女怨气太重,无法投胎做人,若是强行逼迫,无端令不少人白白承受丧女之痛。不如准其重生,了却这段尘缘。”
  阎君闻言只得点头:“好,便是如此!端木幽凝,你若想重生复仇,本君可以给你一个机会,但你必须答应,重生之后不能改变他人生死,不能告诉任何人他的未来,也就是不能泄露天机,听清楚了吗?”
  端木幽凝立刻点头:“是!我明白!阎君放心,我此番重生,只是想找欠了我的人报仇,并偿还我欠下的恩情,绝不会胡乱改变他人生死,逆天改命!”
  要让做了坏事的人付出代价,死并不是唯一的法子,甚至不是最好的法子!因为有很多法子可以让人生不如死!
  见她答应得痛快,阎君反而有些担忧,郑重其事地说道:“泄露天机、逆天改命必遭天谴,切记切记!你若果真因不忍见至亲离去而胡乱改变他人生死,则天谴必定会降临在你身上,切记!去吧!”
  端木幽凝只来得及看到阎君大手一挥,面前便陡然变得一片白茫茫,紧跟着所有的意识瞬间远离……
  南宫燕,我很快就会回到你的面前了!前生你欠我的种种,我会跟你一笔一笔地算清楚!

3

灵渊大陆,自古至今历经数千万年的沧海桑田,更不知经历了多少王朝与帝王的兴衰更替,时至今日已只剩玉麟、天龙、鸣凤三足鼎立。三国之综合国力在伯仲之间,是以三方虽都有灭掉其余两国称霸灵渊大陆的野心,却都因没有绝对的把握而按兵不动,静等机会的降临。
  春末夏初,玉麟国都城帝京。
  痛,无处不在的剧痛,痛得似乎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成了碎片,每一根筋脉都化成了粉末--这是端木幽凝恢复意识之后唯一的感觉。
  无处不在的剧痛令端木幽凝咬牙睁开了眼睛,才发现自己就趴在一条清澈的溪流旁边,水面上映出了一张令人不敢直视的脸!这女子也就十六七岁,一双眼眸倒是美如秋水,可惜左脸上有一道长长的疤痕,从鬓角一直延伸到唇角,令她的整张脸看起来都狰狞可怖,丑陋不堪!
  看到这张脸,端木幽凝的记忆刹那间全部复苏!
  南宫燕的伪善狠毒,几位姐姐的的联手陷害,太子及其他皇子的心狠手辣……
  而此时,正是三年前她被几位姐姐和太子联手设计推下悬崖的时候,换句话说,如今的端木幽凝已经重生,回到了三年之前!
  很好,是上天给了她这个绝佳的机会,好让她去讨还前世旁人欠她的债,去偿还前世她欠旁人的恩!这一世,她发誓再不受任何人的欺骗和欺凌,要彻底将这天下颠覆,看整个玉麟国谁与争锋!
  因为带着记忆重生,端木幽凝知道在这悬崖之底有一个诡异的山洞,山洞最深处有一扇奇怪的石门,上面刻着几道看似完全不通的题目。前世的她就是因为解不开那些题目,无法打开石门,是以不知道里面究竟有什么玄机。
  想到此,端木幽凝咬牙忍着全身的剧痛挣扎着爬起身,拖着一条断腿一步一步地往那个山洞挪去。进了山洞,她直接来到了最深处,再次看到了石门上那些奇怪的题目。
  就在端木幽凝的注意力高度集中的刹那,她突然感到双眼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令她不自觉地闭了闭眼睛。灼热的感觉很快消失,当她再度睁开眼,眸中已经泛起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
  于是,她轻而易举地打开了那扇不知尘封了多久的石门,强忍剧痛挪了进去。在她的身后,石门缓缓地关闭,不知道当她从里面出来的时候,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半年后。
  暮春,郊外,天刚亮。
  路上看不到几个行人,只有几声虫鸣不时响起,越发衬得周围一片寂静,正应了那句“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
  少顷,一阵嘚嘚的马蹄声由远及近,一辆外观毫不起眼的马车不紧不慢地行来。驾车的是个年约十八九岁的白衣少年,生得眉目俊朗,贵气十足,一举一动说不出的优雅。马车内的人身份该是多么尊贵了得,居然用如此世间罕见的美少年为车夫?
  进了帝京城,少年突然一挑唇角,勾出一抹俊美无双的微笑,以传音入密的绝顶功夫说道:“姑娘,后面有人。”
  “嗯。只要他不出手,不必理会。”马车内的女子的答应了一声,声音宛如天籁,只是冰冷如刀锋,“寻欢,快到帝京城了吧?”
  “是。”晏寻欢点头,笑容温润如玉,“姑娘且好好休息吧,我会帮姑娘找一家最好的客栈落脚。”
  车内的人不再做声,晏寻欢也不以为意。很快寻了一家客栈,他停稳马车跳了下来,轻轻打开了车门:“姑娘,下车吧。”
  一只春葱般的玉手自车内伸了出来,搭在了晏寻欢的手上。片刻后,一个一身白衣、白纱蒙面的女子下了马车,瞧那窈窕的身段与绝代的风华,这女子的容貌该是怎样倾国倾城?
  夜色渐渐深沉。
  一道黑色的人影自帝京城中的某客栈内一闪而出,黑色的面纱遮住了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灿若星辰的眼眸,闪烁着冰冷而浓烈的仇恨!
  一路来到玉麟国皇宫之中,黑衣人仗着绝顶的轻功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太子东陵临风的寝宫。
  看到那个正躺在榻上沉睡的男子,黑衣人目光一厉,指缝间已有一道冷芒一闪而逝!然而仅仅刹那之后,他却慢慢收回了手,无声冷笑:东陵临风,若是让你在睡梦中一命呜呼,未免太便宜你了!前生你欠我的种种,我定要让你双倍偿还!

4

压下心中的仇恨暂时离开,黑衣人连续越过几重屋脊,径直往六皇子、同时也是御封的湛王东陵孤云的居所而去。然而就在此时,前面的屋顶上突然多了一道黑色的人影,虽然蒙着脸,在月光下却依然玉树临风,潇洒飘逸。
  面对如此变故,黑衣人却不惊不惧,只是淡淡地开口:“又是你?终于肯现身了?”
  此人的气息对黑衣人而言并不陌生,在郊外之时他便曾跟踪过自己的马车。只不过他从这黑衣人身上感觉不到敌意和杀气,便不曾过多理会,却想不到他会一路追到了此处。
  蒙面人似乎轻声一笑,不答反问:“姑娘,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黑衣人冷冷地看着他:“与你无关。”
  “原本是与我无关。”蒙面人点了点头,“不过……你若是我要找的人,那么你要做什么便与我有关了。”
  他的纠缠令黑衣人有些不耐烦,然而她一眼便看出此人身手卓绝,若果真动起手来,只怕一时难以分出胜负。倘若因此惊动了宫中侍卫,岂不又是一桩麻烦事?
  眸中精光一闪,黑衣人的声音突然变得柔媚入骨:“原来你是来找人的?那你不妨仔细看看,我是不是你要找的人呀?”
  这柔媚的声音听在耳中,蒙面人本已觉得心神一荡,目光立刻被黑衣人那双璀璨如星的眼眸吸引!刹那间,他只觉得这女子的眼眸似乎变成了两汪深潭,潭中的水波正荡漾着一种别样的风情,仿佛要将他的灵魂也吸了去!
  暗道一声糟糕,蒙面人刷的抬起衣袖隔断自己的视线,口中一咬牙说道:“摄魂术?你狠!”
  “居然躲得过我的摄魂术,相好的,你比我狠!”宛如天籁一般的笑声中,黑衣人已经如飞而起,瞬间消失在了苍茫的夜色中,唯有语声还在传来,“不过要让你失望了,因为我不会是你要找的人……”
  一个疏忽间,面前已经失了对方的踪迹。蒙面人却不急不恼,慢慢放下衣袖轻声一笑:“好功夫,居然连我都险些着了道儿!不过你也放心,因为你一定是我要找的人,我知道……”
  被蒙面人这一打岔,黑衣人已经无心再去看望东陵孤云,直接回到了客栈的房间。关好房门点燃灯火,她慢慢将脸上的蒙面巾取下,接着坐在了桌旁,昏黄的烛光立刻映出了一张宛如鬼魅的脸,不是刚刚重生的镇国公府七小姐端木幽凝是谁?!
  轻轻抚摸着脸上的疤痕,端木幽凝早已没有当日那飞扬跋扈的样子,浑身上下萦绕着刀锋一般冰冷锐利的光芒!
  一声冷笑,她取过镜子照了照,接着满意地点头:“很好,这易容术毫无破绽,只怕任谁也想不到丑陋的外表之下,已经……”
  正在此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晏寻欢的声音随即响起:“姑娘,你回来了?”
  “嗯。”端木幽凝答应一声,“我没事,寻欢,你去歇着吧。”
  “是,姑娘!”晏寻欢答应一声,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看着房门的方向,端木幽凝冷厉的眸中浮现出一丝淡淡的温情:在这世上,只有你是真心待我好,只可惜……
  这名叫晏寻欢的少年是端木幽凝自悬崖之底爬上来之后遇到的第一个人。当时他已被毒蛇咬伤,性命垂危。端木幽凝为其解了毒,得知他无家可归之后便收其做了侍从。
  虽然在端木幽凝的记忆中,这晏寻欢并无可疑之处,然凭借着重生之后那双异于常人的眼眸,她还是一眼就看出他眸有华光,气质高贵,出身必定极不简单。
  只不过在跟随端木幽凝的几年时间里,他不但从未有过害人之心,反而对端木幽凝诸多保护,忠心耿耿。此外在阎罗殿上,端木幽凝曾通过那面镜子看到,自己被沉塘而死之后,每年她的祭日晏寻欢都会到她的坟前祭拜一番,足见他才是真心对她好的那个人。
  因此虽然看得出他必定另有身份,端木幽凝却绝不会强行窥探他的来历。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抚摸着脸上的疤痕,端木幽凝冷冷地笑了:东陵临风,南宫燕,我回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
  第二日一早,端木幽凝打开房门,对早已等在门口的晏寻欢淡淡地说道:“寻欢,我们回镇国公府!”
  “是。”晏寻欢挑唇一笑,笑容优雅贵气,“今日可是镇国公府的大喜之日,若是少了姑娘您,这出戏便不精彩了!”
  端木幽凝一声冷笑,什么也没说。

由于篇幅有限,精彩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全文继续阅读


往期精彩

谁告诉她,这夜夜潜入她的闺房化身为狼的那个男人是谁?

为了心中所爱她终于疯狂一次,设计了他和自己的抵死纠缠...

污秽的身体,是不配拥有纯洁的感情;为报复,她心甘情愿用...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