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在外面花天酒地,还死活不肯离婚的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太原有料 2018-08-12 10:50:01


第1章 乱七八糟的世界


入夜,黑暗笼罩在这所小城,没有华灯初上的繁华感,街道两边小商贩的争吵声音倒是不小,穿杂着不堪入耳的咒骂声。

芮昕连眼皮都没抬,直接进了自己家门。

“啊……亲、亲爱的,你轻一点嘛,弄疼人家了。”

“我的小宝贝,这才两次你就不行了?怎么这么弱。”

“不是我弱啦,是你太强了,我才受不了的嘛。”

“哈哈哈,你个小骚货,浪死你得了!”

芮昕眼皮跳了一下,当做没有听到卧室里的声音,转身去拿了瓶水喝。

里面已经结束了,薛睿光着身子走出来,看到芮昕之后,撇了下嘴角,“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芮昕看着这个人,身上一丝不挂,不算难看的模样,甚至也不算普通,穿上衣服也人模狗样。要是这人不是自己老公的话,她没有任何意见,说不定还赞美一声。

这个人算自己老公吗?

不算,他俩顶多算是彼此的形婚。

薛睿包情人养小三,还把人往家里带,他有过这么多女人,可没人知道,他从来没有碰过芮昕。

做了他五年的老婆芮昕。

而芮昕从也不干涉他的事情。

他们俩的婚姻比形婚还形婚。

“公司还有个饭局,我换身衣服就走。”芮昕说。

薛睿冷哼一声,“你个小破会计,还跟着去应付饭局,不是要去找野男人吧?”

芮昕扫了他一眼,“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

“我给你脸了是不是!”薛睿吼了一嗓子。

正好夏程程从卧室出来,裹着浴巾,还瑟瑟发抖,一幅楚楚可怜的样子。

她看了薛睿一眼,又看向芮昕:“芮……芮昕姐,我不知道你回来这么早,不然我一定不会留在这里的。”

芮昕打心底里想冷笑,最后憋住了,“离开的时候记得把床单也带走,怪脏的。”

夏程程脸色一变,而薛睿这边已经骂了起来,“芮昕,你他妈说谁脏呢!”

“没说你,不用往自己身上怼。”芮昕拿了件衣服,一脸冷静地进了洗漱间。

薛睿对着洗漱间破口大骂:“少他妈拐着弯儿骂我!芮昕,咱俩谁脏还不一定呢!你就是个装清高的骚|货,还不知道骨子里是个什么玩意儿呢!就连墨墨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儿呢!”

芮昕瞬间拉开门,脸冰冷,“随便你怎么玩儿,但是别扯墨墨!”

“老子就扯!这个顶着我女儿的孩子,还不知道是谁的种儿呢!老子还不能说了?”

“啪”

芮昕一巴掌打在了薛睿的脸上,薛睿找了这么多女人,在她面前上演动作大片她都没这么激动过。

可是墨墨不行,说什么也不能说她女儿。

“你疯吧芮昕!”

薛睿上去就想要打芮昕,可芮昕快一步,已经退进了洗漱间,把门给关了起来。

任由薛睿在外面咆哮,却碰不到她一根汗毛。

芮昕颓然坐在马桶盖上,紧紧抿着嘴唇,拿出手机,看着屏幕上女孩的脸。

那是一个笑得格外灿烂的女孩,是她的女儿墨墨。

可是却跟薛睿没有血源关系。

芮昕嫁给薛睿的时候就怀了墨墨,她是被自己那个该死的赌徒老爸,逼着嫁给了薛睿。

结婚第一天,薛睿就知道芮昕怀了孩子,当夜就叫了小姐,在她面前上演动作大戏。

从薛睿知道芮昕怀了孕,就没有碰过她。

不碰她,但是也不放她走。

芮昕就没有见过这么神经病的人。

薛睿已经不拍打门了,但是还在大厅里咒骂芮昕。

芮昕换了衣服出来后,薛睿正好看过来。

见芮昕一身胭脂红的长袖裙,虽说把整个人包裹得挺严实,可是雪纺纱制的长裙,随风轻轻飘荡,还是别有一股子风情。尤其配上芮昕白皙的肤色,冷淡中有一股子致命的诱|惑,最让人勾火。

薛睿的气儿一下上来了,“你他妈穿着这个样儿,又想去干什么!?也不怕大秋天的,冻死你个贱人!”

芮昕的头皮一跳一跳的,懒得看他。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芮昕说。

“芮昕,你就是贱人!”

薛睿嚎着就要动手,举起手来就打了芮昕一耳光。刚刚芮昕打他一巴掌,他找不回来不甘心。

芮昕一边捂住脸,一边转头冷冷看了薛睿一眼。

“我真是受够你了!”芮昕咬牙道。

“受够我了?”薛睿瞪着芮昕,“老子还受够你了呢!”

芮昕喊了一嗓子,“既然受够我了那就离婚吧!”

“离婚?”薛睿冷笑两声,“行啊,等你把你爸从我这儿拿走的二十万礼金还回来,老子就跟你离婚。”

“就是少一毛钱,你也别想着摆脱我!”

薛睿啐了一口,冷冷地看着芮昕。

芮昕回头看着这个蛇鼠一样的男人,又看了看依偎在他身边的夏程程,夏程程正得意的扬着头呢。渣男渣女,芮昕都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是怎么挺过来的。

“砰!”

不再看一眼,芮昕拉开房门就走了出去,将这糟糕的一切关在了屋里。

深吸了一口外面清凉的空气,总算透了一口气。

一边往小区门口走,芮昕一边给幼儿园长打了个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电话,“喂,是墨墨妈妈么?”

芮昕:“园长你好,今天很抱歉,我有工作,不能去接墨墨了。”

园长:“嗯,我会照顾墨墨的。”

芮昕:“谢谢你了园长,等下周,我会把墨墨的学费和生活费补齐。”

芮昕想了想又道:“墨墨还好么?有没有闹?”

园长笑了笑,“墨墨是我见过最听话的孩子,没有闹。”

“……谢谢园长。”

芮昕挂上电话,有点想哭,可是想到墨墨的笑脸,她把眼角的泪给擦掉了。

还好有墨墨。

墨墨寄养在幼儿园张园长那里已经大半年了,她要工作,又不放心墨墨在家,只能把她寄养在张园长那里。

下周才有时间去看墨墨。

芮昕咬咬嘴唇,给自己红肿的脸补个妆,保证看不出来才站起身来。

尽管世界乱七八糟,但一想到墨墨在等着她,她就能坚持下去。


第2章 不该出现的人


芮昕到达酒店的时候,正好碰见王经理。

王经理一边跟她打招呼,一边凑过来,”小芮,你知道今儿是什么大人物么?”

芮昕摇摇头,“不太清楚。”

王经理小心翼翼道:“人是从M市过来的,国内五强上市企业的老总,能亲自来咱们这个小城市,可是给足了面子。”

“M市?”

听到这个地方,芮昕勾起了些回忆,她大学就是在那个富丽堂皇的城市上的。

就连墨墨都是那个时候有的。

只是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她大学毕业回家乡也有五年了。

“对!听说还是个年轻男人呢!”

“王经理感兴趣?”芮昕打趣一声。

王经理摇摇头,“我都是三十好几的老妇女了,我感兴趣有个卵用。”

“噗,王姐你……真是实诚。”

王经理也笑了,“年纪大了,就是爱说实话。”

两人说着进了包间,本来大人物谈合作也用不着芮昕,可是酒桌上需要陪客,那小破公司里能拉得出来的美人也就芮昕。芮昕向来讨厌这种场合,可是挨不住王经理拿着红包砸。

芮昕缺钱,这是整个公司都知道的。

生怕王经理把自己往不三不四的人身上推,芮昕自己寻了个角落,坐了进去。

入座才发现,包间里大多是生人,几个油光满面的男人,还一个劲儿往芮昕这边瞧。

恶心。

这是芮昕唯一的感觉。

“王经理,你们公司的员工都是美人么?”一个男人说。

王经理赶紧赔笑,“这位是芮昕,我们公司财务科的会计,可是位地道的美人。”

“小芮,这是赵总。”王经理又对芮昕说。

“赵总好。”芮昕还算礼貌地笑了笑。

赵总却朝芮昕伸出手,“小芮大学刚毕业么?很年轻啊。”

芮昕也只好伸出手,和赵总握了握,“没有,已经毕业五年了。”

“哦,是么?我还以为你是大学生呢,这皮肤跟未成年似的。”

赵总说着另一只手就覆上了芮昕的手背,还在上面来回搓着,那眼睛冒出来的明显欲望,恶心得芮昕想吐。

她赶紧抽回自己的手,不漏痕迹道:“赵总真是爱开玩笑,我都结婚好几年了,女儿都五岁了,怎么可能是大学生呢。”

赵总的笑容果然僵住。

芮昕在心里冷笑一声,这招百试不爽,只要把结婚和孩子往这里一放,这些男人绝对后退几步,最起码不如刚见芮昕时那样肆无忌惮。

这乱七八糟的婚姻,也就只有一个挡烂桃花的作用了。

赵总的面色不好看,王经理赶紧打圆场,“赵总,我敬你一杯,欢迎您来到我们这个小城市,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王经理猛地喝了一杯白干,一点儿没迟疑,赵总的脸色才好看的两分,跟其他人说着客套话。

王经理瞪了芮昕一眼,那意思就是嫌弃她不懂事。

不懂事吗?

可是要怎么懂事?

难道要芮昕朝着那油光满面的中年男人扑上去?

芮昕抿着嘴唇,那她宁愿不懂事。

“芮小姐结婚多少年了?”

包间角落里突然传来一声男音,很有磁性的清朗男声,足够吸引一切女人,只是他声音中夹着一股子冷,又让人不敢靠近。

听到这声音,芮昕身体僵了一下。

她缓缓转过头,不太想去看,可是这声音又有点熟悉,她不得不去确定。

刚刚转过头,就撞上了一双冷厉的眸子。

那人从背光里靠到前面来,露出了那张让芮昕无法忘怀的脸。

“周……周以航……”

芮昕惊愕在原地。

芮昕绝对没有想到,会在这样的场合碰见周以航。

会以这样的方式碰见周以航。

进来包间的时候,她根本就懒得观察,也没有看到周以航会坐在里面。

要是知道他在,她绝对不会这样。

不!要是知道他在,她连来都不会来。

她不想要……不敢面对这个人。

芮昕惊愕的面容全部落在周以航的眼中,而后者却带着两分冷。

“芮小姐,结婚多少年了?”周以航又问了一遍。

“结……结婚五年了……”

“那岂不是毕业回家就结婚了?”

周以航的语气中带着点嘲讽,很轻,但是芮昕能感觉的到。

“……是。”

周以航笑了一声,“那你还是真着急。”

有意无意的一句,其他人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芮昕听得出他话中的话。

只是她该怎么回答他?

她开不了口,也不知道。

整个饭局,芮昕都没有再说过一句话,连应付赵总都懒得应付。

在王经理警告的眼神中,她挨过了半个小时后,就再也挨不住了。

她站起身,默默退出去,尽量不引起旁人的关注。

“王姐,我实在是有点难受,对不起。”芮昕伏在王经理的耳边说。

王经理皱了皱眉头,还是任她去了,“那你回去吧,路上小心。”

“谢谢王姐。”

默默退场,默默离去。

支撑到出了酒店,她在趴在路边绿化带里吐了个干净。

她根本没吃什么,就喝了两杯酒。

可是胃里烧得难受,难受到她不吐出来,就会在身体里爆炸一样。

“咳咳咳咳……咳咳咳……”

她蹲在路边狠狠吐着酸水,伴着剧烈的喘|息,吐到眼泪都流了出来。

一个劲儿的流,止不止不住。

芮昕不知道自己在路边蹲了多久,等她站起身来时,就看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世爵。

最高贵的奢侈品车,配着里面高贵的男人。

车窗开着,里面露出周以航的脸。

“多年不见,好不容易见一面,怎么这么快就跑掉。”

芮昕嗫嚅:“我……我有点不舒服,就提前回家了。”

“为什么不舒服?”周以航冰冷如暗夜的眸子盯着她,“因为做了什么亏欠人的事么?”

“觉得没有脸面,觉得羞耻,或者根本连羞耻心都没有,就只是不敢面对而已?”

周以航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像是一把浸在寒潭多年的鞭子,一下下抽在她身上。

芮昕紧紧攥着手心,让自己尽量平静下来,“我……我先回家了。”

转身,走,立刻。

芮昕一秒钟都待不下去,只想要逃离。

可是她刚刚走出两步,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禁锢住手腕。

芮昕一愣,就被周以航拉住往后退,还没有回过神来,人就被塞进了车里。

周以航下车抓人,又塞人上车的动作太快,半分钟之内就完成所有动作。

而芮昕的眼神还保持着惊愕的模样。

“你……你要带我去哪里?”芮昕后知后觉地问道。

周以航却报以冷笑,“你不需要知道。”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