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那个最幽默的邦德

桃桃淘电影 2019-01-10 17:33:27

本文转自老片痴影症,作者电影筛子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前007的饰演者罗杰·摩尔(Roger Moore)在“与癌症进行了短暂但英勇的搏斗”后,在瑞士去世,终年89岁。有很多年纪大点儿的观众第一次看007电影,看的都是罗杰·摩尔的版本。我也认为他是最好的007,超过康纳利或其他人。我特别找来读过罗杰传记,看过罗杰对007电影评论音轨的电影筛子来写此文。不过在此之前,先给大家分享一则小故事。



罗杰·摩尔的007造型


这个故事是伦敦人马克·海恩斯(Marc Haynes)最近在脸书上分享的,是他在7岁和30岁时遇到摩尔的经历,从中可以观察到摩尔那幽默的性格。


海恩斯回忆……

“大概在1983年,我和祖父坐在尼斯机场的候机大厅里,看到罗杰·摩尔正坐在登机口看报。我告诉祖父,我看到了詹姆斯·邦德,问是否可以过去,这样我就可以得到他的亲笔签名了。祖父不知道詹姆斯·邦德,更不知道罗杰.摩尔是谁,所以我们走过去,他在罗杰·摩尔面前把我叫了过来,‘我的孙子说你很有名,你能给他签个名吗?’


罗杰问我的名字,并适时地在我的机票背面签了名,这是一张充满祝福的签名。我欣喜若狂,但当我们回到座位上时,我瞥了一眼签名。这很难解释,但他签的不是“詹姆斯.邦德”。祖父看着它,说‘罗杰.摩尔’——我完全不知道这是谁,我的心沉了。我告诉祖父,他的签名是错的,他把别人的名字签在了上面,所以祖父又拿着他刚签的那张机票,去找罗杰·摩尔。



我记得我在座位上坐着,祖父对他说:‘他说你签错了名字,他说你的名字叫詹姆斯·邦德。’罗杰·摩尔皱起了眉,他示意我过去。当我走到他膝旁时,他斜着身子,扬起眉毛,小声地对我说:‘我必须签这个名字——罗杰.摩尔,否则……布洛夫(007电影中的经典翻拍——魔鬼党党魁)可能会发现我在这里。’他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刚刚看到过詹姆斯·邦德,他感谢我替他保密。我回到座位上,异常兴奋。我爷爷问我他是否签了‘詹姆斯·邦德’。'不,我说,我弄错了,我现在同詹姆斯·邦德一起工作呢。’


许多年后,当我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工作时,罗杰·摩尔作为亲善大使去工作。他非常可爱,当摄影师们正在准备拍照的时候,我告诉他我们在尼斯机场相遇的故事。他很高兴听到这个消息,咯咯地笑着说:‘嗯,不过我不记得了,但是我很高兴你能见到詹姆斯·邦德,那真太好了。”


然后他去做他的工作,当拍摄结束后,他在走廊上经过我身旁,向他的车走去,但当他走到他的车里时,他停了下来,朝两边看了看,扬起了眉毛,低声对我说:‘当然,我记得我们在尼斯的相遇,但我不能说太多,因为那些摄影师——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可能都是布洛夫的奸细。'


我在30岁时就像在7岁时一样高兴,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个巨人。”





2017年523日,89岁的英国演员罗杰·摩尔离开了这个世界。作为他的影迷,在这个悲伤的日子里,我头脑里所有关于他的回忆却都是快乐的。于是决定以一篇怀念文章的形式,和大家分享罗杰·摩尔曾带给我,以及这个世界的快乐。

 

罗杰·摩尔出演过《侠探西蒙》、《纨绔双侠》、《野鹅敢死队》、《逃亡雅典娜》等众多影视作品,但鉴于篇幅所限,还是让我们从他最著名的角色——詹姆斯·邦德来展开回忆。从1973年到1985年的13年里,他在七部007电影中饰演邦德,是迄今为止出演邦德时间最长、次数最多的演员(注:肖恩·康纳利也是七部,不过其中一部是外传)。摩尔自己对此的解释是——“因为我便宜”,这自然是玩笑话,实际上在1962年的第一部邦德电影开拍前,摩尔就已经进入了选角名单,但机会还是落在了比摩尔小3岁的肖恩康纳利头上。


《野鹅敢死队》和理查德·伯顿(左)、理查德·哈里斯(右)


《逃往雅典娜》


《海狼突击队》和大卫·尼文(中)、格里高利·派克(右)

 

在肖恩·康纳利的六部和乔治·拉赞贝的一部007之后,罗杰·摩尔版詹姆斯·邦德在1973年正式上任。对于自己成为邦德的时机,摩尔认为很是幸运,此时这个系列已经有了固定的观众群,这要感谢前任肖恩·康纳利,让自己像是“走进餐馆直接就得到了最好的位子”。从时代背景来看,此时冷战局势已有所缓和,如果说严肃硬朗的康纳利更适合60年代,那么轻松幽默的摩尔更容易被70年代的观众接受。在拍摄摩尔的第一部007电影《你死我活》时,导演盖·汉密尔顿有意避免让摩尔说出康纳利的标志性台词“邦德,詹姆斯·邦德”,以及“马提尼,摇匀,不要搅拌”。尤其是后一句,摩尔表示他在七部007影片里从未说过这句台词,“但我无论走到世界各地,大家都知道我喜欢喝什么”。


《你死我活》定妆照

 

摩尔自己的总结是——“肖恩是杀手(killer),我是爱人(lover)。”的确,在摩尔的007故事里,有时甚至让你觉得谈情说爱才是他的主要兴趣所在。和康纳利与邦女郎“征服与被征服”的关系不同的是,摩尔和邦女郎时常有些相互挑逗之意。在《你死我活》中,邦德用Q给他的高科技武器——带有强力磁场的手表,解开了连衣裙拉链;在《海底城》中,邦德不小心被苏联女间谍用迷药弄昏,失去了到手的机密材料。摩尔后来录制《金枪人》DVD评论音轨时说的话,最能代表他对邦女郎的态度:当他看到镜头里的自己把邦女郎背身按在床上,压着她的胳膊威胁说“不告诉我,就把你的胳膊弄断”,摩尔说“我觉得这不像邦德,邦德是不会用蛮力对待女性的。我宁愿伤她的心,也不愿伤她的胳膊”。



《金枪人》


虽是凭动作片为世人所知的演员,罗杰·摩尔却从不掩饰对暴力的厌恶。在他看来,华丽壮观的场景、精彩幽默的细节,才是邦德电影的特色所在,观众去看邦德片就像是去会老朋友,不应该被忽然冒出的血腥暴力场面吓一跳,“邦德片应该是有趣的”。摩尔将自己幽默的个性赋予了邦德,不只是随处可见的轻松与活泼,即便是在干掉大反派的那一刻,他对幽默台词的诠释方式,也能够带给观众某种疏离感,将这看作是笑话而非残忍杀戮。比如将大反派推出太空舱时,那句“请为人类迈出一大步”(阿姆斯特朗登月讲话);反派从楼上坠下正掉在钢琴上,那句“再弹一遍,山姆”(《卡萨布兰卡》);还有在大反派充气后爆裂时,那句“他总是有些自我膨胀”。


《太空城》


摩尔的好友,英国著名演员迈克尔·凯恩曾鼓励摩尔观看拳王阿里的比赛,结果摩尔觉得太暴力根本看不下去。摩尔说自己演动作戏的最大感受就是“打人和被打一样疼”,还讲到早年出演古装电影《奇迹》时,因为爆炸时机有误,他骑的马受惊了,他的腿又被马刺严重扎伤,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从失控的马身上摔下来,于是连声呼喊“救命”,而此时远处的导演什么都没听见,只看到他那两排洁白的牙齿,还跟旁边的人说:“你看他多勇敢,还在笑呢。”



虽然不擅长动作戏,但摩尔总能像这样,把拍戏中的每次危险乃至受伤讲成笑话。而拍摄中更常见的,是长时间的艰苦工作。《八爪女》中的邦女郎莫德·亚当斯回忆拍山上营救那场戏,她和摩尔扒在山上足足拍了一天,好几次她都觉得自己到极限了,想放弃,但看到摩尔始终如一毫无怨言,也就跟着坚持了下来。而那些由替身完成的镜头,对摩尔来讲也不轻松。《金枪人》里著名的汽车360度翻转,特技演员一次表演成功,摩尔跑过去和他握手,眼里含着泪水说:“谢谢你成就了我的英勇”。后来回想当时的心情,摩尔说:“如果有人装成你去开车而受了伤,你心里会很难受的。”


《金枪人》


和摩尔合作过《海底城》和《太空城》两部影片的导演路易斯·吉尔伯特说:“多数演员脑海里的自己都比真正的自己要好,而罗杰不是这样。我和他合作的过程就是给他自信,让他更好地展现自己。”《海底城》中邦德被女主角质问是否杀了其男友那一场戏,让吉尔伯特觉得摩尔有着极高的表演才华。罗杰·摩尔说自己在表演时曾有意学贝蒂·戴维斯,“但从评论界的反应来看,不怎么成功”。他还把自己的表情总结为三种——挑左眉,垂左眉,紧闭双唇。结果这几句自嘲的话成了评论界批评他的常用炮弹,甚至还有个卡通片,专门有一段“只会动眉毛的罗杰·摩尔”的表演。摩尔被问起这段卡通时说:“确实挺好玩儿的,只要他们把我名字拼对了,就没问题。”




罗杰·摩尔是不会拒绝那些玩笑的,毕竟他自己就是开玩笑的高手。他在拍摄和Q的对手戏之前,经常偷偷把戴斯蒙德·莱维林的剧本换掉,让本来就被那些高科技台词弄得晕乎乎的老爷子更加摸不着头脑;他还曾在鳄鱼塘拍摄时故意穿鳄鱼皮鞋,激怒了鳄鱼,将自己陷入险境。摩尔的恶作剧简直无处不在,以至于《海底城》的摄像师在摩尔还在潜艇上时坚决不出去拍海下镜头,怕被摩尔关在外面回不来。在2012年接受《帝国》pocast节目采访时,主持人上来叫他“sir”(爵士),他赶忙说“别叫sir,叫我查理就行。”(哪来的查理呀!)

 

回顾自己的演艺生涯,摩尔说99%都是靠运气,而好友迈克尔·凯恩说,如果没有才华的支撑,是很难像罗杰那样在顶尖保持这么多年的。许多人认为他其实还可以再演两到三部007,但用摩尔说:“当他们用尽了老得能被你打败的反派演员,回想你刚开始演邦德时合作的女演员,现在跟你合作的女演员都可以演她们的妈了,你该明白,是时候离开了。”而摩尔赋予邦德的优雅与幽默气质,被日后的邦德电影所长久继承。

 

在离开MI6的岗位后,摩尔出演的作品逐渐减少,一方面由于他不愿演那些和邦德类似的角色,更重要的是,他将自己投入到了另一项事业中——从1991年开始,在奥黛丽·赫本的推荐下,罗杰·摩尔成为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将精力放在了帮助贫困地区儿童的工作上。他多次到非洲了解贫困儿童的生存状况,并通过自己的影响力,使这些孩子们得到更多媒体的关注,从而获得实际的援助。在摩尔心中,在联合国的工作是他人生的最大成就。



从5月23日到今天,我在网上看到许多纪念罗杰·摩尔的视频和文章,重温了不少他的访谈,时常被逗得笑个不停,只有在看到去年一个访谈时心头一沉,当被主持人问如何庆祝明年的90岁生日时,摩尔说“70岁生日时妻子就为我搞了个party,明年应该也会搞吧”。但当我看到另一个回顾视频时,又有些释怀了,摩尔说:“我这一生特别幸运,不知为何能被选上,为人们所喜欢,而我也能够一直有工作,经历了很多很多快乐的时光。”

 

最后,我想以罗杰·摩尔最爱的,也是他在许多场合朗诵过的一首诗——吉卜林的《如果》——中的几句作结:

 

如果所有人都失去理智而向你发难,你仍能保持头脑清醒;

如果所有人都怀疑你,你仍能坚信自己,让所有的怀疑动摇;

……

如果你遇到骄傲和挫折,把两者当骗子看待;

如果你在赢得无数桂冠之后,孤注一掷再搏一次;

……

如果你有一分钟,那就在这六十秒里全力奔跑;

那么,你会像这个世界一样博大,

更重要的是,孩子,你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Thank you,Roger.


《侠探西蒙》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