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漫步||田园长篇小说《路》连载 第26期

田园漫步文学社 2018-08-15 08:27:50


特邀主编    今音简介


今音(笔名),原名王荣根,诗人,小说家,实名编剧,评论家。曾获《上海文学》奖项。中国长航作协理事,上海浦东新区作协理事,浦东作协文学理论批评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著有长篇小说十三部,签约影视多部。现居住上海。


特邀主编    吉玉简介




吉玉,原名周国平,安徽望江人。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创作,先后发表诗歌、小说、散文、杂文约70余万字。获得过国家、省市级报刊杂志多种奖项。2005年创作的文学朗诵作品《中国古代四大美女》《邂逅》《永远的嘎达梅林》《炉火》等在网络广为流传。




文||田园


        大队分给学校两块地,让老师和学生自己种,也提倡种十边田,就是开垦荒地,解决住校老师的吃饭问题。春天来了,学校让大家往地里送粪,老师给大家分配了任务,两人一组抬粪,四年级到七年级的同学全部参加劳动,慧琳个子瘦小,老师分配她和姨姐姐一组,慧琳带筐子,姨姐姐带绳子和扁担。老师们拿铁锹给大家装筐,男生力气大,让老师把筐子装得满满的,女生的筐子里都是半筐粪,学校的地在庆坪沟里,一路都是很陡的下坡路,而且山路十八弯,慧琳和姨姐姐把绳子拴成一个圈儿,穿到筐子里面,再穿到扁担上,然后慧琳在前面,姨姐姐在后面,姨姐姐让着慧琳,把筐子朝自己一边拽过去很多,但是下坡的时候,慧琳感觉那粪筐直往前掼,顶得慧琳一个劲跑,那路那么陡,慧琳真怕自己拐弯的时候慢不下来,被顶到沟里去,腿一直在发抖,姨姐姐在后面拽着筐子和绳子,尽力照护着,怕慧琳摔倒,因为慧琳摔倒了,很可能两个人都要倒霉,其他同学都比她俩大,已经抬了好几回了,她们两个小不点才抬了一回,还累得气喘吁吁,男生们看见慧琳腿发抖,都笑话她,班长于水清瞪了那些男生一眼说:“别起哄,慧琳慧萍个子小,咱们加油,多抬几回就行了。”慧琳听了这话,很感动,就对于水清笑笑,于水清也笑着看她,慧琳赶紧捂住嘴巴,跑走了,于水清在后面喊:“慢点,看绊倒!”大家都笑了,因为他们第一次看见慧琳对人笑,慧琳一般不跟别人说话,更不对人笑。其他年级的那些大同学看见他们笑,都莫名其妙地看他们,但是脚下不停,大家干得热火朝天,虽然天气还不太热,但是每个人脸上都红扑扑的,比平时上课高兴多了,慧琳刚才本来想哭,现在又被大家的情绪感染,笑完以后感觉心情好多了,路也不再那么难走了。老师们每次看见同学们送完粪回来,都会鼓励大家加油,同学们干得更带劲了。一个下午,就把冬天攒的一大堆粪都送到了地里,地里的粪一小堆一小堆的,排得整整齐齐,地是开春新耕过的,散发着泥土的清香,地楞地畔褪得干干净净,就等节令一到就可以播种了。慧琳看着大家的劳动成果,心里说不出的高兴。放学的时候,马老师总结了这次劳动,表扬了班里劳动积极的同学,那些男生别看平时学习不怎么样,劳动起来一个顶慧琳好几个,他们得到老师的表扬,一个个都很兴奋,一年到头,也就是劳动的时候,是他们最高兴的时候了。于水清个子也不高,他是男生里面学习最好的,又是书记的儿子,长得也最好看,慧琳平时不注意别人的事情,上学就只管上学,尤其不跟男生多说话,今天班长向着她说话,她才注意到他,班长笑起来更好看,慧琳心里想着。



        老师第二天调了座位,把于水清调到了慧琳和姨姐姐中间的座位上,慧琳不敢看他,就低头读书写字,还是水清先开口问她一道应用题,她也只好给他讲了一遍。放学了,慧琳跟姨姐姐去小姨家玩,于水清也跟着,他家也在新庄住着,就在第一家院子里,他家的大门楼子很高,他爷爷经常坐在大门外面的青石墩墩上捉虱子,见人也不说话,喉咙里经常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脸上皱纹很多,还有那么多黑斑,眼袋很大,村里人都叫他魔二牛。小姨说于水清的爷爷连上闰年闰月早有一百多岁了,其实老人一点都不疯癫,就是人老了耳朵聋了,听不到人们说话,时间长了也就没人跟他说话了。每天在大门洞底或者街道旁边的磨盘上坐着捉虱子,或者打瞌睡,于水清说,他也没见过爷爷说话,打他记事以来,爷爷就那样,没变过。可是慧琳每次看见水清家爷爷的时候都觉得害怕,他不说话,但是会瞪大眼睛看人,眼睛里都是血丝,慧琳不敢看他,每次都是快步跑开。慧琳跟姨姐姐在小姨家院子里玩皮筋,于水清也来了,他手里拿着豌豆绳绳,要跟慧琳她们比赛跳绳,姨姐姐同意了,他们就剪刀石头布,于水清赢了,就先跳,他会很多花样呢,前跳,后跳,挽花跳,弹弹拐拐跳,慧琳开始佩服起水清来,在班里,学习好的除了慧琳和姨姐姐就是水清了,玩也玩得这么好。跳了一会儿,于水清说他口渴了,就跑到他姥爷家喝水,于水清的姥爷就是慧琳的大表伯,就在小姨家院子左边的瓦房子里住,表伯母早就生病去世了,就大表伯和巧珍姐姐住着,巧珍姐姐和水清家的改改姐姐还有五伯家的天生哥考上了高中,每个礼拜都要去王家镇的高中去读书,慧琳经常看到他们相跟着从庆坪坡上跑下去,星期六又从庆坪坡底下回家来。



       大表伯个子很高,虽然老了,还是很精神,拄着棍子,见了慧琳她们,不说话,就对她们笑笑,慧琳觉得很亲切。于水清经常在大表伯家里玩,所以慧琳每次去找姨姐姐都能碰到他,三个人玩得很开心。小姨家左边的窑洞里,住着一个小脚老奶奶,大家都叫她六十八家妈,老奶奶脚小,走路摇摇晃晃,偶尔出来上厕所,半天也走不到前院厕所里去,老奶奶一辈子没见过拖拉机是什么样子,看见慧琳她们在院子里玩,就告诉姨姐姐,如果有拖拉机过来,就喊她,让她看看。慧琳他们三个就跑到外面大门那里,边玩边看着,很多次,他们看见拖拉机从对面的缠窑坡上露头,或者刚能听到拖拉机突突突的声音,就赶紧跑回去叫老奶奶,等慧琳他们连扶带拉的把老奶奶带到大门口,拖拉机早就从新庄的街上开过去,拐过弯不见了。为了实现老奶奶这个愿望,慧琳他们花了不少心思,始终没有成功。为这个,慧琳经常闷闷不乐。小姨家右边的窑洞里住着来宁爷爷,说是爷爷,其实挺年轻,跟爸爸年龄差不多,不过是家族辈分高。他家的萍子比慧琳还小几岁呢,所以从来不在一起玩,她们另有玩伴,就是春兰老姑家的琴和丽,她们几个喜欢玩土土,萍子拿破瓦片挖来一些土土,琴和丽就把土拍成一个圆圆的土堆堆,然后插上一个小旗旗,学着大人的样子嚎哭,那个土堆堆就是墓,大人们听见,还以为出什么事了,都出来看,才知道她们玩死人游戏,学大人嚎哭,来宁爷爷就骂她们:“以后不许你们这样玩了!晦气败家的,像什么话!”琴和丽赶紧告饶:“舅舅,我们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可是过不了几天,就又嚎哭,大人们管了几次,不见效果,也就由着她们了,萍子可是没有再跟她们玩过那个游戏,宁可站在旁边看慧琳她们跳皮筋。



        这天晚上,村里放电影,消息很快就传开了。晌午第二节下课的时候,建根哥就来了,自行车后座上带着电影机和片子盒,男生们赶紧帮着卸下来,搬回办公室,然后围着建根哥打探演什么电影,建根哥看见他们猴急的样子,就笑着说:“今晚演《英雄白跑路》。”男生们奔走相告:“演电影了,演电影了,今晚演《英雄白跑路》!今晚演《英雄白跑路》!”那股高兴劲儿,绝对不亚于过年。建根哥个子不算高,穿一身灰色中山服,千层底布鞋,一条棕色围巾,上衣口袋上方戴着鲜红的毛主席像章,口袋里别着钢笔,小分头,头发梳得齐齐整整,浓眉大眼的,说起话来声音柔和亲切,慧琳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村里像建根哥这么大的小伙儿也不少,也有长得好的,但是穿戴可没有这样阔气。慧琳喜欢比较,她希望村里的哥哥们也能像建根哥一样精神,劳动完回家就穿戴整齐,多好。放学的时候,电影幕已经挂起来了,用绳子拉住四个角,绷在两棵杨树上,喇叭里反复播放着《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慧琳感觉村子里就像披上了一层光辉,哪里都红彤彤的。天擦黑的时候,人们开始带着凳子陆陆续续往庙院走了。建根哥把电影机架在上面院里,上下两层院子里都已经坐满了人,大人们拉着闲话,有的带着自己炒熟的南瓜子,黄豆,边说边嗑瓜子,吃炒黄豆,庙院里香气弥漫开来。男孩子们跑跑跳跳的,互相追打闹腾,几个半大小伙子围在电影机跟前,看建根哥倒片子,电影机打开的时候,片子转动起来,发出好听的铮铮的声音,一束亮光打在银幕上,四个大字出现了:“新闻简报”,然后大家欢呼起来:“毛主席!毛主席!”毛主席笑着,在和外国朋友握手,座谈,挥手告别,庙院里安静了,大家看着毛主席,崇敬之情油然而生,都顾不上说话了。加演的新闻简报不长,很快就演完了,大灯泡把庙院里照得亮堂堂的,大家期待着接下来的电影,电灯熄灭的时候,一束光线射向银幕,银幕上出现了放着金光的红五星,红五星中间写着两个字“八一”,原来是八一电影制片厂的,那就是战斗片了,大人们有懂行的。接着打出几个字《闪闪的红星》,慧琳看着潘冬子那可爱的样子,感受着红军带给他的勇气和信心,也痛恨着胡汉山欺压潘冬子的丑恶嘴脸,如果自己生在旧社会,也一定会像潘冬子那样加入儿童团,站岗放哨,消灭坏人,胡汉山逃跑的时候被潘冬子发现了,气急败坏地把潘冬子打得晕过去了,慧琳的心悬起来,她是多么希望自己能去救人啊,很多男孩子也着急起来,跑到银幕后面去追胡汉山了,但是,银幕后面什么也没有,他们才恍然大悟,那个坏蛋已经跑远了。电影演完了,慧琳还沉浸在刚才的情节里面,这就是老师平时讲的阶级仇,民族恨吧,慧琳的心里升起一种特殊的感情,她要把从电影里学到的精神发扬下去,像潘冬子一样,做革命事业的接班人。回到家里,躺在炕上,电影里的潘冬子还在脑海里盘旋,想了好长时间,慧琳才进入梦乡。



        正睡得香呢,外面有人大喊:“起火了!起火了!快救火呀!”慧琳爬起来,打起窗帘一看,学校那里浓烟滚滚,火光把天都映红了。爸爸妈妈,哥哥姐姐已经穿好衣服,拿着水桶脸盆跑走了,妈妈让慧琳在家看着弟弟妹妹,慧琳真想自己也跟着去救火,可是弟弟妹妹太小了,家里没人又不行,慧琳只好在窗户跟前守着,好在弟弟妹妹都睡得很香,没被吵醒,慧琳看着庙院的火光,心里想,不会把教室也烧了吧,那明天可怎么上学啊。慧琳心里很难过,干着急不能去看,只能听见人声嘈杂,后来火渐渐熄灭了,烟也小多了。等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救火回来,天已经快亮了。爸爸边洗脸边说:“幸亏救得快,要是把教室窗户都惹着了,那损失就大了,办公室的桌子椅子床都是木头的,那要是着了还了得!”妈妈也说:“是啊,也不知道是谁在那个木仓上面坐的来,那么大的庙院,坐哪里不能看电影,非要坐那么高,还抽烟,肯定是抽完烟把烟头头扔到木仓里了,里面有麦秸,就惹着了。真险啊!”慧琳这才想起来,从上面的圆拱门进去,那个角上是放着一个大木仓的,平时都不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现在知道了,晚了,都烧了,真是可惜。



早上来到学校,高年级的大哥哥大姐姐们还在收拾校园,昨晚看电影,人们扔下不少垃圾,还有火灾烧过的地方,黑色的灰烬,墙上烟熏得黑乎乎的,大家心里都不好受,都在低头干活。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田园,原名耿凤琴,山西省灵石县夏门中学语文老师,语文教研组长,爱好朗读写作,灵梦朗读创始人之一,散文和现代诗多见于国内各大公众平台,灵石县作家协会会员,晋中市诗歌协会会员,执手天涯诗歌版版主。散文《那些走过我心的人》发表在浙江绍兴《鉴湖》杂志2017 年第三期,诗歌《七月(外一首)》发表在《野鸟》诗刊2017年第三期。目前在学习写旧体诗和小说。


特邀主编:今  音  吉玉


本期主编:田  园

责任编辑:燕小六

投稿邮箱:1096991538@qq.com

主编微信:13834842048


(投稿请加主编微信,关注平台,提供近照及简介,作品推出后作者应积极转发分享,如果一天后点击率不超过五十,留言不超过五条者,拒绝再次推出该作者作品,赞赏金额不超过十元的,留作平台运作费用。超过十元的,百分之五十留作平台费用,其余发放给作者。)


关注平台    优先发稿


有愿意成为田园漫步首批赞助商的有识之士

请加主编微信,具体事宜详谈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