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笑话

科普君XueShu 2020-02-17 12:44:41

每一个笑话都像是一个未解的谜语,写作的过程其实很像制作谜语,而理解它的过程就像猜出谜底,不过通常是不知不觉中进行的(也有人称之为梗,本文暂不采用此种角度)。谜底常常是一个事件,某种知识,经验,情绪,感悟,共识等等。简而言之,它可以是任何东西,这里有无穷的自由度。它是一件工艺品的里子,决定了它的深度和内涵,而谜面则像包裹着它的材质和装饰的纹理,决定着它的观赏性。

一个笑话的谜底多数时候含而不露,若隐若现,等待你去联想贯通,有时也会比较明显,但仍需领悟。你领悟到谜底的时间长短大致反映了对你而言这个笑话的晦涩程度,有时瞬间即可领悟,有时冥思数日尚不可得。

晦涩的冷笑话便是将这种智力上的挑战性推向更高的层次,一些数理笑话甚至只有经过长年累月的刻苦学习的人才能领悟。譬如下面这个有名的笑话:

Q: What’s the value of a contour integral around Western Europe?A: Zero, because all the Poles are in Eastern Europe.

笑话是不便解释的。下面的解剖是为了说明,你至少得提前具有以下知识(谜底),才能在读到它时有笑果:

1. 你得学习并掌握留数定理。 它通常会出现在数学系或物理系高年级研究复变函数(以复数作 为变量的函数)的课程中,如《复变函数》《复分析》或《数学物理方法》。这意味着你之前 起码已通过了低年级的高等数学的洗礼,并且没有吊死在这课树上。当然,数学系的课程就不是一棵树那么简单了:吉米多维奇六卷本的习题集正散作一页页的树叶,挂在阴森森的树林 里热情地抖动着,向路过的学子们微笑着问好。

留数定理用不太严格(数学家们会说这是很不严格的)的语言可表述如下:若解析函 数(最重要的一类复变函数)f在曲线L环绕的某区域内除有限个孤立奇点外解析,则它沿L的环 路积分(contour integral)可以转化为f在闭合回路内所有奇点(Pole是奇点的一种)处的留 数。留数的定义是f在奇点的无心邻域的洛朗展开(比泰勒展开更高级更神奇的一种展开)中 的幂次为负一的项的系数。

插播几句,留数定理可以大大简化某些解析函数环路积分计算,甚至可以用来很漂亮地计算一 大批复杂的实数领域的积分(就是那种高数里常见的积分)。这个定理及其应用可以作为数学家 Hadamard 那句名言的最佳注脚:

The shortest path between two truths in the real domain passes through the complex domain.

美中不足是此定理只适用于单变量复变函数,数学家们费了好大劲却不能推广到高维空间,乃一 大憾事。

2. 你还得知道pole除本义外还是 一个数学专有名词(得多翻翻英文版数学教材),还得知道Poles指波兰人,你的地理也不要糟糕。

3.你得足够博学和幸运,才能在初次读到它时会心一笑。你还会忍不住咂摸它回味它。等等!你 不由皱起了眉头:越品味越发现这个笑话有很多瑕疵。这里就不赘述了。用心的你应该经常碰到 类似情况,有时不过是白璧微瑕,有时瑕疵却大到再也不想直视。完美的笑话是极少碰到的,就 好比有些女人,你猛的一看感到惊艳无比满心欢喜,再仔细看就觉得还不如猛的一看。

上面当然是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极端的好处是片面的深刻与彻底,把笑话的某个侧面赤裸裸地展现在我们眼前。

这里举了一个数理例子纯粹是出于个人偏好。题材本身并无先天贵贱之分,呈现出的格调却有高低之别,表现的方式很重要。内里空空的花瓶若材质图案俱佳也是赏心悦目的。一个黄色笑话也并不就一定意味着低俗。以前读《金瓶梅》时摘抄了一支《踏莎行》:

我爱她身体轻盈,楚腰腻细。行行一派笙歌沸。黄昏人未掩朱扉,潜身撞入纱厨内。款傍香肌,轻怜玉体。嘴到处,胭脂记。耳边厢造就百般声,夜深不肯教人睡。

列位为看官读到这里有一小撮可能已脑补了心中的女神身下承欢娇喘连连的画面,这么想倒也不错,但却低估了这位旷世奇才的功力,而且高估了“她”的魅力——人家这是描写蚊子的。

上面着重阐述了什么是晦涩的冷笑话。晦涩的冷笑话不一定就是好笑话,它仅仅表明谜底比较生僻艰深复杂。譬如上面所举的数理笑话虽然晦涩,但它的形式就偏于简单,一问一答,过于直接,甚至稍显生硬,并非笑话的上品。晦涩的笑话与一般笑话的区别仅仅在于能轻易领悟它的对象变得更少了。事实上任何一个笑话都必然存在一部分人不能领悟(这或许可以作为一个数学中的存在性定理)。晦涩只是一个相对的概念,哪怕只有一个人能领悟,它也是一个笑话。因此,归根结底,什么是好笑话?这个问题的答案就过于丰富了,但也存在着一些公认的标准,比如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应该算作一个。

照我看来晦涩的笑话更适合文字的形式呈现,这样宜于回味琢磨,更能体现出一个好笑话的价值。而像脱口秀这种节目现场,解谜时间不过数秒,如果扔一堆高冷的数理段子或程序员段子出去,就只能等着鞋子和口水飞过来了。

有人曾总结了人类发笑的原因:

we laugh out of surprise.we laugh when we feel superior(优越).

这里不得不提的就是解谜成功surprise出现之后带来的成就感和优越感,它很类似于解决一道难题的心理状态,也有别于自己对笑话里的人或事的那种优越感。

此处强调的是

We feel superior for at least one reason,that is,we CAN find the surprise.

因而在幽默理论的两根支柱间建立起了桥梁,使其更具有统一性。这种优越感会给笑话的内容涂抹一层火热亮丽的底色,对笑果起到催化剂的作用。不消说,优越感和挫败感是一对无处不在相依为命的孪生兄弟,是太极图里那互相依存的阴阳两极。这就是为什么自古以来一个冷笑话下面的回复里总是激荡着两种声音:“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啥意思啊谁给解释一下?”。


Copyright © 保定网络笑话联盟@2017